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八十七章:震撼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机舱门关闭的时候,远方碎裂的声音与人群发出的巨大声响终于传了过来。

    脸色涨红的钟永明浑身僵硬的颤抖着。

    其他理事包括华亭市长在内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茫然。

    甚至包括了古仙颜身后那两位昆仑城的惊雷境巅峰高手。

    “怎...怎么了?”

    不知道是谁突然问了一句,问出了所有人心里的疑惑。

    他们刚才确实看到了那位东皇宫的年轻陛下。

    短短的时间里,他一步一步走下了舷梯。

    每个人都在看着他。

    那是一瞬间的事情。

    他的双脚落在地面上,向前迈了一步。

    然后他转身,又走了回去。

    舱门关上了。

    “这...搞什么啊?”

    出身于太子集团的副议长茫然的自语着,随即变得有些恼怒。

    不是说要来找无敌境的杀手吗?

    人来了,露个面,话都不说,就要回去了?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钟永明。

    又看了一眼华亭市长周宇。

    周宇的表情平静而淡然,甚至还带着一抹笑意。

    出身于北方集团的他能够从北方市的副议长位置一步坐在华亭市长的位置上,绝对可以算是破格的提拔,华亭在中洲的地位太过特殊,市长的位置,向来都比其他行省总督的位置更有含金量,甚至比一些落后行省的议长都更有吸引力,更比北方市副议长有分量的多,北方集团出来的他能够成为华亭的市长,是过去两年来北方集团紧跟着学院派和太子集团最成功的运作之一。

    而且很多人也都很清楚,周宇与东皇宫的军师韩东楼交往极为密切,眼下新集团的传言沸沸扬扬,新集团正式出现的时候,周宇必然会是其中的中坚力量。

    这并不是普普通通的转变。

    因为所有人都很清楚周宇在北方集团的地位。

    周云海的外甥,更确切地说,如果没有新集团出现,周宇就是未来北方集团的接班人。

    他进入新集团,意味着太多太多的东西。

    周宇的姿态摆的很正,没有半点被李天澜冷落的怨念,眼底甚至带着些许的笑意。

    他看了钟永明一眼,眼神玩味。

    钟永明死死咬着牙,极致的愤怒中还带着些许的疑惑。

    他也不知道李天澜在搞什么。

    他很确定,自己刚才确实握住了拴着金毛的铁链。

    所以...

    李天澜不远万里飞过来,不是为了找绝,只是为了让自己欣赏一下他养的金毛?或者说是让自己品鉴一下那条狗链?

    他只是给自己看了一下!

    这么吝啬!!

    胡思乱想着,他的内心愈发愤懑,忍不住向前迈了一步。

    对讲机里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所有人再一次呆滞在原地。

    “报告,机场大厅九号登机口发现目标。”

    发现目标...

    钟永明迟疑了下,拿起对讲机:“什么目标?”

    对讲机那头顿时陷入了沉默,似乎有些吃惊这个问题的脑残程度。

    顿了两秒,对方才小心的开口道:“报告,目标已经确定为无敌境杀手绝,目标已经确认死亡。”

    清晰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到了十三位理事的耳朵里。

    钟永明呆在那,不敢置信的盯着手里的对讲机:“什么...呃...确认死亡...”

    他喃喃自语着,猛然反应过来,高声道:“怎么死的?!”

    “被人一拳贯穿心脏,力量粉碎了目标的五脏六腑,杀机似乎来源于机场大厅之外,因为巨大的力量出现的一瞬间,直接粉碎了大厅的玻璃墙,呃...具体死因还有待研究。”

    对讲机那头的声音最后变得有些迟疑。

    他是被华亭议会安排在机场大厅的高手,虽然距离无敌境很远,但惊雷境的实力也意味着他的精准眼光,可如今那样一位老将,竟然无法确定绝的死因?

    什么情况...乱七八糟...莫名其妙...太假了...不可能....

    乱成一团的想法在脑子里冒出来,某一秒,钟永明的身体猛地僵硬。

    他自己回想着刚才那一瞬间的画面。

    他接住了那条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狗链。

    那条金毛抬起头,无辜的看了他一眼。

    他低头看着金毛眼睛的一瞬间,看到的却是一只沾满了鲜血的手掌。

    那只手掌从他手里将链子拿过去,沉默着走上了舷梯。

    所以...

    就是刚刚那一秒?

    那一秒钟,李天澜松开了铁链,直接出现在了千米之外的机场大厅里,轰碎了巨大的玻璃墙,一瞬间找到了绝,一拳砸碎了他的心脏,然后又出现在飞机前,接过了铁链?

    绝...

    死了?

    真的死了?

    就那么一秒钟?

    赤手空拳,上千米的距离,上万名游客...

    瞬间锁定,一击毙命?

    钟永明的愤怒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股莫名的冰寒将他笼罩起来。

    他只觉得这个世界无比的虚幻,刚才的一切似乎都是幻觉。

    怎么可能...

    为什么会这样...

    他站在飞机前,仰头看着冰冷的机身,恍惚的想着。

    怎么可能...

    为什么会这样...

    机舱的大厅里,鲜血顺着平整的地板流淌着。

    他安静的躺在那,大厅的暖风似乎带着无比冰寒的温度灌入胸口。

    天花板上耀眼的灯光洒落下来。

    人群慌乱的轰鸣声持续回响着。

    有人接近过来了,似乎在说着什么,那声音无比模糊,根本听不清楚。

    绝安静的躺在那。

    他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但无敌境高手强大的生命力仍旧让他保留了一丝最后的意识。

    不能肯定发生了什么。

    那一眨眼的时间里,密密麻麻的剑意瞬间涌入大厅,笼罩了整个机场的每一个人。

    剑气在触碰到他无敌境领域的瞬间,他整个人就已经被完全锁定。

    来不及起身,来不及逃跑。

    磅礴的力量瞬息之间从远方涌动过来。

    他的领域,他的身体,他的隐匿,他引以为豪的一切在磅礴的力量面前都变成了一个笑话。

    是李天澜亲自出手了。

    那只拳头在瞬息间粉碎了他所有的抵抗,在远方还声势惊人的力量在击穿他胸膛的瞬间已经凝聚到了一点,全部在他胸口彻底爆发出来。

    五脏六腑,全身各个关节,无数的肌肉,血管,甚至皮肤都在巨大的力量下彻底破裂。

    玻璃墙破碎的声音如此的震撼。

    但真正的凶杀却无声无息。

    跨越了千米的必杀安安静静,甚至没有波及到附近任何一个人。

    那一拳的力量凝聚到了极限,直接作用在他身上。

    他身下的座椅甚至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是李天澜...

    秒杀...东皇...黑暗世界...真的要死了。

    视线中的灯光变得越来越暗淡。

    最后的生命力缓缓消失,意识开始不断沉沦。

    绝想要握一下拳头。

    残存的意识中,恐惧和怨恨都已经消失。

    只剩下不甘。

    他是黑暗世界如今唯一的无敌境杀手。

    他已经成立了自己的势力,已经有了非常不错的起步。

    他今后应该站在黑暗世界新时代的巅峰翻云覆雨,让所有人都活在恐惧和阴影里。

    他还有很多事情没做,还有很多计划没有实施...

    成为无敌境高手以来,他甚至还没有真正刺杀过一个有分量的人物。

    可是现在。

    他死了。

    被人一拳秒杀。

    无敌境的实力已经变成了一个笑话。

    为什么会这样...

    他努力张着嘴,眼前的光线却越来越暗淡,最终变成了一片彻彻底底的黑暗。

    飞机前,所有人都还沉浸在绝突然死亡的震撼中。

    巨大的震撼让每个人一时间都无法组织语言。

    于是他们僵硬在原地,犹如一尊尊雕像。

    夜色变得深沉。

    机场的灯光开始闪耀。

    钟永明终于再次向前一步。

    但所有的愤怒都已经被他完全收敛起来。

    他的语气平和,但却带着明显的退让:“殿下,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跟你谈谈。”

    他的声音不高。

    但对于李天澜这种几乎已经非人的人来说,再低的声音,只要他想听,总是可以听到的。

    飞机内一片沉默。

    机长耐心的等待着机场安排航线,准备返航。

    里面似乎有人汇报了什么,又好像没有汇报什么。

    两分钟后,机舱门再次打开。

    舷梯落了下来。

    一名身材窈窕看上去文静甜美的年轻女子出现在机舱门前。

    华亭每一位理事都认识这个年轻女子。

    韩东楼的女儿韩新颜。

    也是东皇宫如今的首席秘书。

    钟永明心想总算不是颜面扫地,松了口气,下意识的向前迈步。

    下一秒,他的脚步凝固下来。

    韩新颜的声音在他迈步的时候响了起来:“周市长,陛下要见你。”

    钟永明一脚向前,另一只脚呆在那,整个人尴尬到了极点。

    最让他尴尬的则是韩新颜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她一眼,带着些许笑意的温和目光始终在看着周宇。

    周宇似乎也有些意外。

    但更多的则是惊喜。

    十三位理事中,一位比较靠近他的副市长同样也一脸惊喜。

    周宇深深呼吸一口,笑着点了点头,走上舷梯,同样也没有看钟永明一眼。

    钟永明的脸色已经变成了黑色。

    他的声音一瞬间变得高昂起来:“韩秘书!”

    他的声音缓慢而威严,在夜空中似乎带着难以形容的力量:“我同样有事情要跟殿下谈谈。”

    他一直坚持着殿下这个称呼,而且这个时候提出这种要求,已经有些无礼了。

    其他理事都回过神来,诧异的看着钟永明。

    还沉浸在绝的死亡中的理事们此时都只有一个想法。

    议长这是想死吗?

    周宇已经走上了舷梯。

    机舱门口,韩新颜面无表情的看了钟永明一眼,淡淡道:“陛下说懒得理你,议长先生,还请自重。”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