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五百八十章 疑前路(上)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牛鬼是个很浮夸的家伙,但这回,它大约是在说实话。

    因为它现在和此前被“斩舰刀”追杀,又或者在罗南刑讯下丢掉牛角、剔掉头皮的情况都不一样。

    它是在一个肚破肠流的状态。

    在它异化最严重的胸腹连接部,开了一个前后贯穿的大洞,血液掺着奇怪的幽灵荧光,喷涌出来,很快将泳池中心,染上了一层妖异的颜色。

    这个水生物种,此时正拼命把自己顶上水面,生怕从“破洞”中间灌进去的池水,把它的五脏六腑都淘洗出来——如果它有这些的话。

    “这个有意思哎!”

    先前遭罗南无视的黑狮,很懂得自找乐子,当下拍了拍粗壮的大腿,露出满口黑金尖牙:“嗯,阳光下满满的香火味儿。”

    现在有个屁的阳光,不过如果代指“天照教团”的话,那就很妥当了。

    罗南终于往那边瞥上一眼。

    黑狮这家伙很懂行,就是卖起人来没商量。其他几位未必不知情,口风可严得多了。

    罗南仍没有接茬,视线转回。

    牛鬼身上的伤势,是先前交锋时,被罗南从空间断层中强召出来作为云气运转中轴,才被屠格打穿的。

    要说罗南有“云母”在,本来用不着它,只是借着打了个掩护,调动屠格的注意力。

    对牛鬼来说,也算是无妄之灾。

    只不过,罗南不准备向这种食人族道歉就是。

    “我真要死了……”

    就算是嘴碎如牛鬼,重伤至此,也确实很虚弱了,以至于连番挣扎,都没能浮上水面,倒是嚎叫声更加凄惨。

    终于,罗南对它开了口,慢条斯理,重点突出:

    “想再补上,很困难了。要换个活法吗……我的意思是,换个存在方式?”

    池中、池畔,真没有谁完全听懂这句话。

    罗南也不管大家理解力如何,继续往下说:“这种方式这条路,你其实已经有半边身子探过去了,却是被人推过去。接下来怎么走,你是不知道的,知道的

    人,怕是不会轻易告诉你。

    “至于我,知道一些,但有些细节问题,还需要计算一番……”

    说到这儿,罗南倒是自顾自一笑:“给你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不管你乐不乐意,如今这形势,也是由不得你。”

    “大、大佬……”

    牛鬼的惨叫声也消停了,它张大嘴巴,后续却是半个字也吐不出来,呈现出一个惊悸惶恐的牛头形象。这其实是颇有些滑稽的——在外人看来是如此。

    对牛鬼自己……

    它因为重伤而开始混沌的脑袋,已经不足支持支撑太复杂的考虑了,甚至于那些奔涌出来的情绪,也在罗南那重意不重形的云气假身之前,被强行扼住。

    事实上,罗南这具还没有完全凝实的假身,已经投射出无数肉眼难见、精神感应也很难窥探的“操纵线”,渗透进了牛鬼体内,并完全控制了它一切的机能。

    牛鬼安静下去了。

    罗南对这种模式已经驾轻就熟,牛鬼本身,对他几乎没什么秘密可言,非要说有的话,那盲区大概就存在于其胸腹连接处——那团放射着幽灵荧光的“虚无树丛”区域,亦即大泽教团的暗龙神信仰体系多年来积累沉淀的“结晶”。

    这片由“荧光”分化延伸的结构,是生灵信念的组合与扭曲,不再依存于感官层面,形成了一种脱离了具体物质形态,纯精神向的表达。

    这就是一种“植物型”的信仰体系结构具现化。

    这个东西,就像蒙冲曾说过的那样,可以是渊区固化构形的雏形,也能够作为一个教团祭器的胚胎,可以在秘密教团这个领域转化成为无价的宝物。

    但在罗南这里,落脚点颇有不同。

    他目注白日里愈发黯淡的“虚无树丛”,在牛鬼濒死的状态下,反而能够看得更清晰。

    在这份纯精神向的表达中,隐约盘绕着一种奇特的生机。它与牛鬼的关系,如同抱胎的婴儿,却无那般纯净;又像是宿主体内的虫卵,也不至于过分阴毒。

    若即若离,若真若幻。

    罗

    南对此下了一个初步的结论:

    幻想种!

    这团“虚无树丛”,也许就是一个孕育中的“幻想种”胚胎。

    当然,罗南现在也不是去解析“虚无树丛”或“幻想种胚胎”的结构,而是一路渗透过去,尝试跨过时空间隔,直指孕育出这具幻想种雏形的不知几十、几百甚至可能上千万的生灵信念源头。那是一片隐藏在虚无之后的……

    丰饶的资粮。

    只是遥遥地“看一眼”,就有种极紧迫的力量在他心里头作用,抓心挠肝,迫不及待。

    翻译成具体的说法,大概就是:

    饿,饿,饿!

    这并非来自于他本体的自然反应,也不是他新近造就的假身出了问题,而是在那仍与假身保持密切联系的厚重云层里,某个挣扎欲出的类生命结构。它与“虚无树丛”有点儿类似,但运化的方式和层次,又有天壤之别。

    “云母”,嗯……貌似不太准确,姑且先用“云母”来表述吧。

    其实,这种经历,罗南已经有过一次,可上一轮造就的云母,不是让某个“怂货”给劈了么!

    如今,重新塑造的这个成气候了,那种感觉也就又回来了。而这时的罗南,与昨晚上又不相同。

    不久之前,他刚和两位超凡种进行了一场短暂又高端的对抗。他用出的时空秘术,证明了其在实战中的价值,代价则是水汽假身的崩解,以及明显加长的重塑期。

    因为受灵魂披风和云母结构高度融合的影响,这时的水汽假身,已经越来越渗入云母的特性,以至于要完成相应的构建,单纯的构形设计已经不够了,还需要有新的燃料注入。

    罗南比先前任何时候,都更饥饿。

    所以,他才抛下其他,先处理牛鬼的事情——不在于牛鬼生命垂危,只因为罗南在这里,才嗅到了“食物的香气”。

    某种意义上,这是进步。

    因为,罗南已经在“云母”基本生命结构的基础上,延伸出了“第二端”,发掘到了自主维持这一生命结构的驱动力量。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