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两千两百一十八章 叛军首领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海德拉在骑士团的几位副团长中排名最末,脾气最好,因而这位刚过不惑之年的副团长在骑士团中颇受普通骑士的爱戴。只是,这位平日里见了谁都笑脸相迎的骑士长在那个叛乱之夜如同从地狱中爬出来的魔神一般,两把百磅的战斧在他手中抡得如同无物一般。没有人知道那两道锋利的斧刃在那晚究竟收割了多少条性命,也没有知道死在斧下的人有没有这位副团长大人的簇拥者,但所有人都知道,团长奥尔德斯身上那道见可见骨的伤口,便是这位体形和身手丝毫不逊色的海德斯副团长留下的。

    自那晚率队叛出骑士团,海德拉便带着手下众人驻扎在岛上的一处学校内。刚开始,他那两名忠心耿耿的部下还担心这支人马的粮草供应问题,等到一车接一车的补给给圣殿马车运进他们的临时驻地时,包括二人在内的大多数人都开始明白,胜利的天平终于还是倾向了他们忠心拥护的海德拉副团长。

    操场上的篝火发出劈里啪啦的声响,火焰映得那张原本白净的面孔微微泛红,两把收割了无名性命的战斧就放在身体两侧,他就算是坐着,也随时保持着进可攻退可守的姿势。海风将那篝火吹得四下摇曳,作为哼哈二将其中之一的部下从远处快步走来:“团长,斯芬克斯派了人过来,说是想跟您通个气,圣殿那边说是已经派人去那边,大概就是今晚了!”

    海德拉淡淡地看了部下一眼,沉声道:“没有圣皇手谕,绝不可轻易开拔。谁派来人,都不管用!”看转头看向在风中跳跃着的火陷,想起很多年前,黄金圣座上的老人将自己召进议政厅中的场景,不知为何,他长长地叹息了一声,才又转向那一脸为难的部下,道,“把斯芬克斯的人带到我的临时办公室!”

    临时办公室其实便是这处学校的校长室,那晚过后,便被这位副团长当作了临时办公地点。

    “戈耳工,你回去告诉斯芬克斯,今晚没有陛下的指令,我的人,谁也不许踏出营帐半步!”海德拉语气平静,看着被对方派来传信的戈耳工执事,说道,“血影军团就在我们对面,若是斯芬克斯大人愿意用自己的人试试血影军团的实力,在下愿带人在旁呐喊助威,但要我派人前去挑衅,我想还是算了吧!”

    那戈耳工原本就是外事厅中口才极佳之辈,此时闻言,也不生气,只笑着道:“海德拉团长,您是说只要有陛下的手谕,你便出兵,对吗?”

    海德拉看了他一眼:“我知道你口才很好,但如果你再在我这儿搬弄是否,我不介意让人把你舌头割下后,再送回到斯芬克斯那儿,我想眼下这个节骨眼上,就算你是他的得力爱将,他也对我奈何不得!”

    戈耳工微微一笑,伸手入怀,掏出一张叠得四方的金色纹纸:“具体内容是什么,海德拉团长还请您亲自过目。”

    海德拉皱眉,接过那张纸展开,而后眉头猛地一皱:“开什么玩笑,让我去找你们外事厅的麻烦?”

    戈耳工轻笑一声,说道:“陛下还是很体谅我们的,你们跟骑士团有袍泽之情,我们与外事厅也有同门之谊,既然这样,让你们去找科托斯,而我们去找奥尔德斯,如此谁也不会尴尬,谁也都能下得了手!海德拉团长,您难道不知道,一旦过了今晚,那骑士团团长的位置就是您的,而科托斯也要把鸢尾花神座让给我们的斯芬克斯大人。”

    海德拉眉头紧锁,略一思忖后,道:“血影军团怎么办?虽然我们都知道血影战符在普里阿摩斯手中,但以普里阿摩斯的威信,根本不足以驾驭这支虎狼之狮。”

    戈耳工轻笑道:“海德拉团长您多虑了,一群羊跟着一头狼和一群儿狼跟着一头羊,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啊!”

    海德拉还有些不太理解:“这么说,斯芬克斯的意思是,血影军团可以忽略不计了?”

    戈耳工微笑点头:“至少暂时可以忽略不计了。”

    海德拉皱眉问道:“裁决大神官呢?”

    戈耳工神秘一笑:“大概十分钟前,暗影军团集军人直扑裁决殿,照他们的进军速度,这个时候,总该到了裁决殿了。”

    海德拉略一踌躇,问道:“阿佛洛狄德当真会束手就擒?”

    戈耳工微微一笑:“除此之外,您觉得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海德拉微微点头:“手谕留下,你可以走了。”

    戈耳工欠身行礼:“那,我们便各自期待好消息了!”

    待戈耳工离开,海德拉最信任的两名部下同时走了进来,刚刚他们就在外面,将里面的话也听七七八八,此时一人抱拳劝道:“团长,科托斯那边虽说出走了一半人马,但留下的多半是精英,最近这段日子,科托斯也没有闲着,似乎他也对黄金圣座动了心思,所以,属下猜测,他一定不会没有准备,而且以斯芬克斯的性命,应该不会念及什么同门之谊,他一定是觉得外事厅是个极难啃的骨头,才将那脏活儿累活儿扔给我们!”

    另一人也连连点头道:“团长,斯芬克斯根本就不值得我们信任!”

    海德拉却苦笑一声,将那金纹纸递给二人:“陛下手谕,我们有得选吗?”

    两名手下面面相觑:“会不会是伪造的?”

    海德拉摇了摇头道:“现在这个时候,牵一发而动全身,斯芬克斯除非不想活了!”

    两名手下同时叹息一声:“那属下去点兵了!”

    “属下也去了!”另一人也随即离开。

    海德拉将那金纹纸摊平,仔细端详了片刻,才又长长叹息一声,收好那手谕,正欲拎起放在桌上的两把战斧,却陡然心头一惊,拎起其中一枚战斧便掷向门口。

    一位不速之客伸手轻轻一抓,便轻轻松松地抓住了斧柄。那人冲着他憨憨一笑,也不说话,径直往前两步,冲他勾了勾手指头。

    海德拉心中一沉,自己刚刚掷出去的战斧速度和力量都用足了八成,这人却毫不费力地接住了斧柄,这已经不单单是速度和力量了,还有时机的把握和无以匹敌的胆色。

    手中的另一把战斧无论如何是掷不出去了,海德拉警惕地看着那身材比自己还要高大和雄壮的年轻男子:“你究竟是什么人?”

    那如同铁塔一般的年轻男子嘿嘿一笑,说了一串他听不懂的语言。

    海德拉这才微微一惊:“你是华夏人!”

    若是他能听得懂,必然能听得出,那年轻男子只说了三个字:“李弓角。”

    只是,那人的话还未曾落音,便见那华夏年轻人开始抡转手中的战斧,脸上却依旧是那人畜无害的微笑。

    海德拉大惊,正欲摆出防御姿势,华夏年轻人手中的战斧便已经脱手而出,带着一阵雷霆般的破空之声。海德拉低吼一声,高高抡起手中那柄战斧,他已经放弃了用手去接的打算,而是想将那飞过来的战斧劈飞出去,却在两斧相触的那一刹那,心中猛地一沉,砰地一声,飞来过来的战斧的确被他劈飞了出去,但他手中的那柄也随便脱手——巨大的力道直接震裂了他的虎口,整条胳膊此时立刻垂落下来,连抬起了力道都没有。

    那一脸憨笑的华夏年轻人满意地点了点头:“还行,再来!”

    这一次变成了赤手空拳。

    海德拉哪里敢还大意,抬起另一只胳膊。

    可是,他突然发现那身材高大的年轻人速度却丝毫不慢,眨眼的功夫便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

    拳头对拳头。

    轰地一声,那海德拉庞大的身躯砸在一排书架上的声响。

    落地后的海德拉猛地吐出一口鲜血:“华夏人……你们想干什么……”

    弓角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再次憨憨一笑,上前一步,一脚将海德拉踹晕过去,往他嘴里塞了块破布,绑好后扔进办公桌的下面,而后这才拿起海德拉脱放在一旁的战甲——他的身材与那海德拉很相似,只穿上骑士团战甲,放下面罩,在这漆黑的夜里看上去与那叛出骑士团的海德拉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肃杀笼罩着整座骑士团驻地,奥尔德斯一身戎装,眯眼看着面前的岛域地图:“差不多了!”

    身后数名腋下夹着头盔的骑士长轰然应道:“杀!”

    奥尔德斯淡淡一笑:“都说血影军团战力第一,暗影军团天下无双,今天倒是要让他们好生见识见识咱们所向披靡的骑士团。”

    “报!”有哨兵快步入营,单膝跪地,“暗影军团已经全线压向裁决殿!”

    “斯芬克斯那边有什么动静吗?”奥尔德斯问道。

    “目前斯芬克斯叛军已经出营,目标不明。”

    “海德拉呢?”提到这个名字,奥尔德斯咬牙切齿,这几天他一直在告诉自己,待大事一成,定要将这个叛徒碎尸万段!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