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攻太微●第027章 凝一马锤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王金婵手中黄金锤一怒之下散发出流光溢彩,其实是她的一项特殊技能。

    这也是她的黄骠马为什么无毛的原因,终极原因。

    这是因为使出这一招的时候,需要人马配合,才能最大限度地出现最好的颜色。

    就是那种黄金的本色,那种金黄的颜色,使人眼前一亮不得不目眩神迷的奇妙魔幻色彩。

    王金婵本人是美女,当然就是美女的本色出场,她别说不是很喜欢黄颜色,即使喜欢,也不会把自己弄成那种颜色,她知道人要五颜六色才好看。

    其实,那是普通人的看法,她的看法更深入一层,就是人是否好看,端的看她的本色是不是浑然天成。

    当然是浑然天成地让人看得舒服、看得心旷神怡、看得心情舒畅。

    也就是不用任何装扮,而是天然去雕饰,靠天然本色胜出;当然就更没有后世的那种人造美。

    那不是人美,而是看一块塑料、一块合成材料,那东西好不好看,和人有什么关系。

    用这种东西取悦于人的,连人都不是,何来好看。

    不过,为了实现最好的效果,王金婵还是给予最大的配合。

    那就是自己保持天然本色的基础上,穿了一身杏黄颜色战袍,也就是那种古代的裙装,上身紧身束腰,下身修长直垂脚面,随着战马奔驰、大锤飞舞,裙带也是随风起舞、飘飘欲仙。

    虽然女骑士只能换上颜色相配的衣装,可是在兵器上、战驹上,王金婵可以做文章之处就宽裕多了。

    首先就是那匹马,开始的时候,她只是找到一匹毛发是黄颜色的战马,没有注意到马的皮肉,至少从表面上配上了她对颜色的要求。

    可是问题却来了。

    她一旦发出流光溢彩大招,那马的全身毛发就被瞬间气化,不翼而飞,如同一只被宰杀后退了毛的光猪。

    有些事也是奇怪,尽管那些马毛被什么强大的力量所气化不见踪影,可是女骑士的战裙却安然无恙。

    否则就不能容忍了。

    马可以成光猪,人绝对不行!

    作为一匹合格的战马,有毛无毛问题不大,可是那些毛发掩盖的地方一旦成了光猪,就直接袒露在人们的眼光中,露出了皮肉的本色。

    可气的是,那些该挨刀的傻马在好看的毛发之下竟然掩藏着难看的花花绿绿,简直就一个字:丑死人。

    关键不是丑不丑,而是丑影响了流光溢彩的发挥。

    因为那些花花绿绿的杂色不是配套需要的黄颜色,让需要在颜色上配套才能发挥出来的功效大打折扣。

    马丑可以容忍,可是影响武功则不能容忍。

    所以,王金婵挑马的第一个步骤,就是必须无毛,可以直接看到第二层。

    如果天然无毛,符合浑然天成,那是最好。

    如果有毛,其它方面都是上上之选,可以收入帐下,然后王金婵上手就给它一个流光溢彩,给它一个全身退毛,作为见面礼。

    见面礼给过,并不保证最后收录,而是再进行深入检查。

    可想而知,这种刁钻而又苛刻的检验方法和特殊要求,把大多数很好的战马拒于门外,哪怕非常神俊。

    到目前为止,王金婵只找到一匹,高度符合她的要求,就是目前她跨下的那匹黄骠马。

    难得的是,那是一匹天然无毛黄骠马。

    这次不但是王金婵被激怒,而且黄骠马也被那头嘴损的青面狻猊贬低,说它不如猪猪,因而怒不可遏。

    偏巧这个流光溢彩的发挥,和参与者的怒气值成正比,瞬间人马配合,将流光溢彩推向最高峰。

    这次新月娥要倒霉!

    因为这种人马凝成一体的功夫要比平常的攻击力至少高出一倍。

    新月娥久经战阵,感觉非常灵敏,立即就看到对手的组合中不管是人还是马都猝然一变,接着就是那两只黄金大锤化身流星,飞星赶月一般朝自己砸了过来。

    同时,那匹无毛黄骠马也是伸直前腿舒展后腿化身一只硕大无朋的飞矢,奔狻猊的脑袋射了过来。

    连那只狻猊锋利的独角都置之不理了。

    危急之中,新月娥使出浑身解数,把自己看家的本事用吃奶的劲头施展出来。

    也不知道她的暗器在哪里藏着,浑身一抖,至少超过一百只板门大刀飞了出去,迎上对手的人马合一。

    当然主要是黄骠马,为的是保护自己的狻猊不受伤害。

    虽然新月娥看上去冷酷无情,可是对自己的坐骑狻猊却非常好,因为在茫茫星海的异域他乡,她只有这只狻猊相依为命,甚至她的护卫人等都不如狻猊亲密。

    而且在战场上,狻猊也是无数次舍命救主,让新月娥免于横死战场。

    那些板门刀型暗器个个都是长宽一百丈,带着摄人神魂的尖啸,朝着黄骠马和王金婵飞扑而去。

    当然奔王金婵的飞刀目标实际上是那两柄黄金大锤,不期望打碎那只粗大楞的家伙,只是给它捣捣乱,不让它救那只黄骠马。

    看到这些暗器,王金婵当然轻易洞察新月娥的心中,不由骂道:“好个工于心计的肚腹!竟然给姑奶奶来个围魏救赵!我岂能让你得逞。”

    可是,即使识破了对方的计策,却不能避免被打乱自己的步调,因为她不能对干扰的那些板门大飞刀置之不理,因为别管是她自己还是坐骑狻猊,都不能硬抗一刀。

    结果,准备全力打人的一招流光溢彩还没有到人面前,就对上了飞刀阵。

    只听一阵嚓嚓嚓嗤嗤响彻空间,漫天飞刀消失一空。

    原来这道流光溢彩威力非凡,不但挡住了飞刀,而且强大的力量直接将那些飞刀气化!

    远处的新月娥看了心中大惊!

    那个狠毒的王金婵,这招也太损了!

    如果不是本姑奶奶的飞刀暗器绝技自保,直接遇到你的那招古怪的名堂,岂不是尸骨无存?

    我的板门飞刀我知道,我头铁可没有它们铁。

    那匹黄骠马也是气得暴跳如雷,果然人马一体,同高兴、同生气、同暴跳、同如雷。

    本来凝聚全部马力的决死一击,却被那些劳社子飞刀破坏了个干干净净。

    可是,那头死狻猊,你以为本马只有一次流光溢彩吗?

    老子还有,至少还有一次!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