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三十七章 青云布道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一剑断臂,一剑破阵。

    什么境界高深、人品高尚,说到底,还是要看实力说话,

    一个时辰之后,青云剑派剑气冲霄堂,方觉被凌云子客客气气的请上了主位,下面一排青云九老和同辈的师兄弟,恭恭敬敬客客气气的束手而立。

    堂外,涌来一大群弟子,拥在外面的院落之中。

    “你们要我讲剑道,非我不愿,只是这道,的确无法言传。”

    方觉微微一笑,入道之后,他深刻的领悟到了之前那些入道者、看见道门的人的感受,

    并不是完全因为吝啬装逼不肯说,而是道这种事,真的无话可说,

    所谓道,就是一条路。

    我告诉你,剑道就是在这条路上一往无前,

    有意义吗?有意义,但很小。

    真正促使入道之人能使出神妙手段的,更多的是坚定的心志,在‘道路’行走时候的情绪,看见道门后风景的心中感受,这种事根本无法用言语来说得清。

    就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在火灾之中为了救人,浑身的毛孔骤然张开,迸发出惊人的力量,让他说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力量?

    没法说,最多只能说当时很激动,真正管用的,是激动时候,人的‘情绪’为‘身体力量’带来的变化。

    当然,这也可能是方觉目前才入道,对道的领悟,时日尚浅。

    总之,若要靠着嘴皮子说,是无法说清楚的。

    倒是风云子那样,以身试剑,以身问道,生死之间,用自己的性命,去近距离体验方觉的感受,能领悟到的才更多,更真。

    然而这个世上,有多少人,愿意冒着残疾,甚至死亡的风险,去问道?

    也许残了,死了,什么都问不到,什么都感受不到,或者感受到那一点点,远远不足够入道。

    这是赌博,非重道而轻生死者,非大愚大勇者不可。

    所以方觉才说,未来风云子是有可能入道的。

    也仅仅只是有可能,一个勤奋好学自制力强的学生,是有可能考入清北的,但寒窗十年,最后的结果,谁也说不准。

    “仙长,莫非是我等心不够诚?”凌云子一改之前的态度,语气恭敬的说:“若是有所需求,还请仙长吩咐,我青云剑派几百年求道,如今终见真人,断然舍不得入宝山而空手归的。”

    “莫叫我仙长,一声先生、夫子足以。”方觉连忙摆手,

    越到高层次,越是发现自己不足,自己这点境界才哪里到哪里,就叫仙长,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自己惴惴不安。

    “是,夫子。”凌云子连忙点头称是,转身挥了挥手,

    人群散开,武君山和一个身材高大但脸色有些枯黄苍白的中年剑客出现在面前,

    “夫子!”见到方觉,武君山连忙抱拳,

    故人相见,又是此时此景,饶是方觉不是个爱显摆讲面子的人,也觉得心中别有一番滋味,

    和往常一样起身,扶了扶他,笑道:“武大哥,咱两这番见面,可是颇为不易,好在终究有了个好结果。”

    好结果这三个字,听得凌云子等人心头一苦,

    青云剑派三十六剑奴几乎废了一半功力,后山剑庐废掉,三大镇山长老全灭,武功最高的风云子断臂……这若是好结果,世上也就没有什么坏结果了。

    唯一一个看起来像是好结果的,就是出了一个不属于自己门派的剑仙,这位剑仙实力强大,脾气好像还不错,至少没有因为之前的无礼举动而大开杀戒,

    对于武君山的态度,明显与旁人不同。

    “夫子,在后山修行了这段时间,我也是颇有感触。”武君山苦笑道:“终究还是你那句话说在点子上。对了,这位是我师父。”

    又介绍了闲云子与方觉认识,

    闲云子武功与风云子不相上下,见众人对方觉态度恭敬,本能的就觉得有些不服气,可见到风云子那条断臂,一肚子不服气又压在心中,和众人一样,老老实实行礼见面。

    “君山师侄,夫子既然与你有旧,此番是来寻你的,又是从后山悟道入道,那你也算是为我青云剑派立下大功一件,之前过往种种,一笔勾销,不知你以为如何?”凌云子问。

    武君山这些年饱受挫折,明白了方觉的那句‘江湖终究还是弱肉强食’,自然也明白‘江湖终究是人情世故’这句话的意思,

    人情世故,弱肉强食,其实本就是一回事,并不冲突。

    对于掌门师伯前倨后恭的态度并未感到意外,只是觉得理所当然。

    看了眼闲云子,闲云子微微颔首,沉着脸说:“本就是师门内部纷争,既然揭开,日后不提再好不过。”

    说完,犹豫了一下,冲凌云子一抱拳:“这些日子还未有机会恭贺掌门师兄执掌门派,今日顺便恭喜了。”

    这便是化解前嫌,承认凌云子掌门之位的意思了,

    凌云子经此一番门派大难,心思和当初也不尽相同,能得闲云子一派认可低头,乃是强助,于是连忙还礼:“师弟仁义,师兄惭愧。”

    “夫子,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武君山有些尴尬的对方觉笑了笑,说:“不知可否在山上多盘桓几日,与我派弟子说些剑道心得体会。”

    武君山的面子,方觉还是愿意给的,之前不答应,也正是让凌云子请武君山出来说话,把这个人情交给他,

    笑道:“我之剑道,大部分来自你们创派祖师韩平,他既然成就了我一番机缘,我自然投桃报李。只是还是先前那句话,说得清,说不清,我说不好,听得懂,懂多少,看你们机缘。”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同时向方觉躬身行礼,口中道谢。

    ……

    接下来几日,方觉在青云剑派开坛讲道,

    所谓讲道,更多的还是把自己的壁画之中看到的那些故事,故事中韩平的经历、体会,告诉这些韩平的徒子徒孙,

    韩平经历了这些最终入道,或许能对他的徒子徒孙有一些启发也未可知。

    而青云剑派的一众弟子,也是第一次真正的接触到那位惊才绝艳却正邪难分的祖师真面目,私下引出无尽的议论。

    这一日,东方渐明,一轮朝阳越出地平线,几个专门派来服侍方觉起居的童子和往常一样,捧着洗脸水、早餐前来精舍,却发现精舍之中空空如也。

    只留下一张纸条,上面简单的写着后会有期四个字。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