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83章 在线承接祈福、求平安等业务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三人眼神交流了一波,夜明率先点了下头,随后黄一峰和沈沉影均点头示意。

      意见一致,这个任务可做。

      夜明打断店家的喋喋不休,问道:“店家,你好好想想,你们村究竟是近三年新生孩子少,还是五年?”

      “呃…”店家眨了眨眼,拧眉细思,回道:“五年,是五年。”

      “可别记错了,再想想,到底三年?五年?”黄一峰着重强调了一句。

      店家瞧了他一眼,只觉得这位身形魁梧的壮道士挺厉害,不敢有半分怠慢,笃定地点头道:“错不了,一准是五年。村里头六、七岁的娃娃有不少,一到五岁就只有两三个。”

      夜明又问:“那你们村共有多少户,多少人。大概有个数吗?”

      “我们善源村可是十里八乡最大的村儿,三百来户,千儿八百口人。”

      黄一峰递了个眼神给夜明,意思是‘这家伙貌似不是很靠谱啊’。

      夜明心里有数,回了个眼神,继续问道:“村中青壮多还是年老者多?”

      “那当然是青壮多了。太太平平的,又没处打仗,家家户户都有几个大小子。唉…”店家叹了口气,一脸不满道:“我那婆娘肚子不争气,就给我们家添了一根独苗…”

      沈沉影微微皱了下眉头,夜明再次打断啰里八嗦的店家,抛出重磅问题。

      “还记得五年前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儿吗?”

      “特别的事儿…”店家压着眉头,苦思冥想起来。

      “譬如天色异象之类的,或者谁家有婚丧嫁娶,哪里动土修建宅子。”

      夜明提醒了一句,店家眉头当即舒展开来,伸出双手道:“哦,要说这个,那可就多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五年前大暑那会儿下暴雨,老人们说一甲子都没遇上那么大的雨。还有李财主家嫁女儿,那排场,嚯,光嫁妆就挑了八十多担……”

      这个嘴碎的男人,说的尽是些茶余饭后闲谈的屁事儿,一桩桩、一件件,极尽详细、如数家珍。

      听得黄一峰额头挂黑线,超想把这家伙摁桌上打一顿。

      直到胖婆娘做好几道菜,端来桌上,店家男人都还没说到一条有价值的线索。

      “说啥呢?”

      “老爷们说话问啥问,干你的活去。”

      胖婆娘被自己男人训了一句,转身刚要回厨房,被沈沉影叫住了。

      “大嫂,你可知道,五年前村里发生过什么大事?”

      客人开口,店家也不好说什么,咂咂嘴瞧了自己婆娘一眼。

      “咱小地方能有啥大事儿,要说得上光宗耀祖的事儿,咱们村口那座牌坊就是顶长脸的了。”

      胖婆娘刚说完,店家男人就嗤了一声,不冷不热道:“妇道人家,守贞那是天经地义的,值当立那么大块牌坊。”

      夜明双眼一虚,问道:“村口那座贞节牌坊,是五年前立的吗?”

      “是嘞。”胖婆娘点头应道:“就是五年前立的。”

      夜明:“谁立的?为谁而立?”

      “说是县里大老爷赐下来的...…”

      .........

      ………

      迅速吃完饭,夜明走到停在院墙边的车厢旁,轻声与秋玉荷交待了几句。

      随后,三人离开客栈,前往村头。

      这个剧本空间年代背景设定,基本是一比一复刻的辫子朝。社会形态,首先是阶层制度,其次是男尊女卑。

      毋庸置疑,女性在这种生存环境下,几乎没有话语权。

      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便是三从。

      至于四德,平民阶层基本对此没什么要求,那是有钱人家、上层贵族家庭才有资格讲究的。

      最初,‘贞节’二字,指有纯正高洁道德观念的女性。而贞节牌坊,是那些由母亲含辛茹苦独自拉扯大的儿子,为纪念自己母亲而立的。

      后来,朝廷及各州县城,为一些死了丈夫也不改嫁,或者索性殉葬的女性,立碑以示表彰。

      渐渐地,【贞节牌坊】慢慢演化为一个符号,代表荣耀的符号。

      再后来,愈演愈烈,大户人家比拼牌坊数量,地方官员以此为自己的政绩明证。

      于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不少丧夫的女子,被逼守寡、甚至被活活饿死。

      自愿守寡或殉情者的女子有吗?自然是有的,但绝非多数。

      试想,十七、八岁正青春年华,早早嫁作人妇,刚生下娃,男人就没了。二十出头,一生就此到头。

      要是敢与别的野汉子眉来眼去,管你滚没滚过床单,分分钟浸猪笼。

      巍峨冰冷的贞节牌坊,本质其实就是座巨大的墓碑。

      “明哥,如果真是那个秦财主家的儿媳,怎么搞?”黄一峰有点为难道。

      “给你五秒钟,重新组织语言。”

      黄一峰立马反应过来,顿时额头挂满黑线,抬手勉强勾在夜明肩上,压低声道:“想什么呢,我又不是亡灵骑士。女同学在旁边呢,你收敛点啊。”

      夜明不以为然地边走边说道:“看情况。”

      “看什么情况?如果真是秦财主为了赚座牌坊,逼死自己儿媳。那这鬼,你可别给弄碎了。”

      “胖子,答应我,回去以后多看点书。实在看不进书,翻翻新华字典也好。不是搞、就是弄的,这都什么词汇量?

      还有,鬼,从某种层面来说就是一团能量体,任何物理攻击都不可能将其,弄、碎、的。”

      “你都说了物理攻击不行,那化学攻击不就可以了。”

      夜明不禁看着胖子,一脸认真道:“我发现你最近的推理能力见涨。”

      “必须的,近墨者黑嘛。”

      沈沉影走在前头,听着兄弟俩日常互怼,哑然失笑。

      几句话的功夫,三人已走到牌坊前。

      进村之时,确定自己因开启式能序列而拥有了‘阴阳耳’的夜明,经过此处时并没有听到任何奇怪的响动。

      所以,要么那冤死的秦家儿媳,是个不爱说话的孤僻鬼;要么,冤魂不在此处。

      到底如何,很快便见分晓。

      经过几次实践,夜明已经非常熟练了,未见他有任何多余动作,双眼一闭一睁。

      【梦泽水镜】启用,天眼,开。

      全副武装并随时准备应战的黄一峰与沈沉影,在侧旁静静等着,却没听夜明说什么,只见他眉头微微皱起。

      据那胖婆娘所说,五年前,善源村首富秦财主家的大儿子病死了,六个多月后,儿媳秦叶氏投河自尽。

      这事儿后来不知怎的上报到了县里,没过多久,县太爷亲自带着朝廷颂发的‘贞节烈妇’匾,敲锣打鼓送到秦家。

      再之后,更是敕造了这座六米多高的贞节牌坊。

      善源村人丁凋零、出生率断崖式下跌的时间节点,也是五年前。

      据店家所说,村中多青壮,此前每年新生儿说不上很多,但也不至于仅个位数。

      这两者之间绝非偶然巧合,必有因果。

      冤魂作祟,这是三人首先想到的。

      但是此时夜明所看到的,却并非想象中的那样,有怨力血气之类的附着于那牌坊之上。

      相反,整座牌坊在天眼效果下,居然很奇妙地散发着‘圣洁’的光芒。

      洁白、通透,且有数朵像是祥云之物,漂浮在牌坊顶上。又有白色藤蔓攀缠着牌坊,叶片繁茂,还结着一颗颗拳头大小的果实。

      “这是葫芦娃?还是人参果呢?”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