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百六十六章 嫁妆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砰!!

    血色符文破碎,江景滑退三丈,饮血剑翻转刺入身后地面,止住身形。

    一招略占上风,星史官攻势不止,又是勾画出数道符文落下。

    募然,江景眼中幽蓝色光芒亮起,双腿微屈,旋即纵身冲向空中。

    面对袭来地数道符文,江景面无惧色,手中剑锋横斩竖劈,符文接连破碎。

    呼吸间。

    冲破符文攻击,饮血剑扫向对手腰间。

    铿!

    红笔挡下剑锋,星史官面色不改,手中红笔翻转,震开饮血剑,幻影般扫向江景咽喉。

    笔锋锋利之极,不输剑锋,江景不敢大意,连旋身闪避,剑挑八方,攻势瞬间达到白热化。

    “战斗开始了!”

    暗魔灵气中,无数道人影站在半山腰处,望向云峰之顶。

    只是,视野被毒水阻隔,羽界也探不过去,他们只能从打斗声来判断。

    “星史官乃涅羽初期,比战神还弱许多,这一战,江景必胜无疑!”

    “不错!能杀掉战神,对付星史官应该不难!”

    “不好说啊!星史官手段特殊,所画符文异常玄奇,不能以常人评判!”

    众多羽境强者议论着,即便只能听到战斗声,也能在心中大概推测出战斗形势。

    “何况,若星史官不敌,此地还有其他强者,甚至冥司也可能亲自出手!”

    “江景孤身杀来,怕是九死一生啊!”

    “呵!只要冥司出手,他是十死无生!”

    何况他还有战境未开,真武战甲没有附身!

    锵!

    剑锋斩落,红笔横档,江景另只手猛然一握,听雪枪化现,砰然砸落。

    星史官一笔难敌双兵,身影如炮弹般砸落。

    嘭!

    碎石四溅,星史官金袍染尘,半跪在深坑中。

    “哥哥赢了!”远处,观战的花解语大喜。

    “还没呢!”花祭夜摇头,反手取出两串糖葫芦,“吃不吃?”

    “嗯!”花解语接过一串,咬下一口,腮帮子立即变得鼓鼓。

    花祭夜也边吃边欣赏战斗,“不过大哥也没用全力呢!”

    深坑中,星史官直起身,挺胸抬手望着空中,手里红笔再次勾画起来。

    江景手持枪剑,俯冲而下,白袍咧咧作响,一双幽蓝色目光平静之极。

    ‘困’字符文破空飞出。

    江景剑锋斩下,血色困字一分为二,紧接着又如液体般再次合拢,将江景困在其中。

    下方,星史官挥笔如影,一个个小巧符文相连,竟组成一柄十丈长的血色巨剑。

    这巨剑随着星史官笔锋不停,又渐渐缩小,上面也同时散发出强大而诡异的气息。

    空中,江景感受到下方气息,心中一凛,枪剑交.合横斩八方。

    轰!

    困字破碎,渐渐湮灭,江景凌空而立,剑在前,枪背后,面色凝重的俯视眼下。

    “来!接下此招,让我见证你之成长!”星史官眼中带着期待,面前血剑已经缩小至一尺长,但这一剑却是豁尽全部实力的一招。

    咻!

    小巧剑光破空直上,肃杀之意直入心间,江景不敢大意,背后黄泉听雪翻转,倾力刺出,同时脑海中神魂也变成枪形。

    超越归一的一枪,不带一丝锋芒,看似朴实无华,爆发之时才能看到其强大威能。

    叮!

    针锋相对,江景身形受到强大冲击,向高空飞退。

    “力量只有如此?”后退千丈,江景感到冲击力减弱,正要一剑斩碎精小血剑。

    嗖!

    却见,血剑似乎化作无形,直接穿透听雪枪,刺入手臂。

    “这……”江景大惊,还来不及反应,血剑顺着手臂眨眼冲进脑海。

    瞬间,江景头脑一疼,视野内陷入黑暗。

    那枪形神魂静静悬浮在漆黑之中,精小血剑如一道血色雷霆直袭而去。

    “原来这才是此招真正威力!”

    江景瞬间明白过来,心念一动,神魂枪形化作弓箭,弓开满圆,一箭射出。

    神魂无比脆弱,就算分裂出一丝神魂做箭,也绝不能让血色小剑靠近。

    最精纯的神魂箭矢,眨眼射在血色小剑上,叮!

    轻微脆响,在江景意识中却如同天崩之音,神魂都微微颤震。

    意识空间被其他力量入侵,若是别人,就算不死也是重创。

    但江景神魂不同,之前还分裂过三次,危机袭来,瞬间分裂一丝,那是轻松自如。

    血色小剑微颤,威能减弱,变得有些虚幻,神魂箭矢却已经消失。

    “麻烦!”

    江景心念再动,化作弓形的神魂再次射出一枚箭矢。

    咻!

    箭矢打在血色小剑上,小剑变成虚影,神魂箭矢再次消散。

    总共用了四箭,血色小剑才彻底湮灭,江景终于长出口气,视线再次恢复光明。

    临危之极,短时间神魂分裂四次,虽然消耗的神魂对江景来说九牛一毛,可分裂时那瞬间的痛苦他却必须承受。

    “真不想再经受这种折磨啊!”

    别说经历过数次早该习惯,这种痛苦根本就习惯不了。

    而江景也清楚,今后不知道还要经历多少次灵魂分裂的痛苦。

    想想就是一阵惶恐!

    “你已尽全力了!”江景飘身落在星史官面前,黄泉饮血剑指他眉心。

    似乎已经放弃,似乎知道不是江景对手,星史官嘴角一挑,“我败了!你杀了我吧!”

    “为何诬陷我须有罪名?”江景沉声。

    “血罪锁链断裂的那刻,这些便不重要了!”星史官淡然。

    “金书血罪中,那些人都死了?”江景记得,路过地有些村庄,他们离去时村民们都活得好好的。

    “不错!”星史官点头,“有些是蛊后,或妖族修罗所杀,有些是我亲手所为!”

    呼!

    空中,花祭夜兄妹飞来,“大哥,杀了他!”

    花祭夜眼中满是杀意,那与世隔绝的桃花村,还有单纯善良的画眉,他们本该平凡快乐的度过一生。

    一切,都被星史官给毁了!

    “桃花村的村民与你有什么仇?画眉那种普通女子,你怎下得去手?”江景声音森寒。

    ……

    另外四座云峰之顶,各站着一道气息强大的身影,他们都看着江景所在,四人暗暗传音。

    “冥司,真不救暗影?”

    “做好你们各自的事!”主峰上,冥司面具下的双目深邃。

    “可是……”

    其他三人是不解,是痛惜,更多的是不忍。

    “时机差不多了,如果告诉他真相,暗影不一定非要死!”

    “数十万人的命,此罪不该死了?”冥司声音淡漠,面具下的眼神却露出哀伤,“这是他的路,是他的天命,他做地很好……很好,我们应该感到欣慰!”

    人各有命,或轻或重,星史官的命,显然沉重!

    “无仇无怨便不能杀吗?”星史官嘴角带着微笑,目光淡然的看着江景,脑海中曾经一幕幕场景快速掠过。

    自江景走到绮云府边缘沧月城,他就一路暗中跟随,太多无辜的人们,死在他笔下。

    有老人、小孩、妇孺、壮汉,那一张张临死时的脸,都深深刻在他心中。

    “我想不通,落羽河换我一滴血,就是为了金书血罪,让我在刑法中身亡!”江景问道:“那在巴山城时,我对战蛊后陷入危境,你又为何暗中出手救我?”

    “重要吗?”星史官淡然,“在我眼中,只有任务,没有死生!”

    “大哥,让我为桃花村,为画眉报仇!”花祭夜恨声道。

    星史官意味深长的看向花祭夜。

    江景没理会他,继续问道:“明月还有紫薇是不是在这里?”

    “闯过那四座云峰,你便能见到冥司!”星史官淡笑,“或者……是看到公孙明月的尸体!”

    江景目光一冷,手中剑锋轻震,唰!

    血色剑芒刺入星史官眉心,一剑灭魂!

    花祭夜胸口起伏,眼眶都有些湿润,他双拳紧握,“画眉,终于为你报仇了!”

    星史官仰面到地,双目缓缓闭上,嘴角还挂着一抹诡异的笑容。

    江景总感觉事情并非如此单纯。

    “你们留在这里!”江景吩咐一声,再次腾空冲向下一座云峰。

    云峰下,无数羽境强者继续向上飞行。

    “战斗应该结束了!”

    一道道身影飞上云峰之顶,立即就看深坑中死去的星史官,还有边缘处花祭夜兄妹。

    “果然是江景胜了!”

    人影越来越多,片刻,峰顶就站满了,后来的强者则是悬浮在空中。

    “记住,不要离开此峰范围!”众人相互提醒,“此峰守关者身亡,我们可以短暂停留,直到江景战死或离开!”

    “嗯!此峰算是失守,在江景闯关失败前,审判者不会对我们出手!”

    数万羽境强者都望着其他云峰,也有实力弱些的盘膝而坐,炼化体内被侵袭的少许暗魔灵气。

    枪锋划线,没有言语,出招便是全力。

    刚才星史官说,他必须再闯三座云峰才能登上主峰见到冥司,或者是明月的尸体……

    这让他心中不禁着急,就算战魂戒内明月的灵魂玉签没有任何异样,他仍是担心。

    但凡与明月有关,他都难以再保持冷静的心。

    真武抢直取对手心口,枪势威猛。

    老者侧身跨步,让过锋芒,金枪横扫而出。

    江景左手竟是猛然抓住剑锋,砰的一声,身体威震,旋即,另只手旋枪劈下。

    天葬骇然,他哪能想到江景会如此强势,空中硬接枪锋?

    但见江景手上也是覆盖了一层紫黑色手套,握着金色枪锋的手分毫无伤,老者这才恍然。

    同时,头顶真武枪劈下,天葬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如江景那般,空手接下这招,二是弃枪!

    刹那时间,天葬可不敢迟疑,连松开金枪,飞身暴退。

    空手接真武枪?他可不敢!

    江景一枪落空,再次紧逼,双枪同时挥舞,老者顿落下风。

    面对凶猛双枪,老者捉襟见肘,在避无可避之时,真武枪他不敢碰,只能选择硬接自己的金枪。

    咔!

    手臂格挡,顿时扭曲,金枪狠狠砸在老者肩膀,嘭!

    天葬双膝一屈,砰地跪地,地裂三丈,江景攻势不停,真武枪再次砸在金枪上。

    这一下,让刚要暴起的老者,直接趴了下去,连金枪都被砸出弧度,上面出现裂痕。

    噗!

    一口鲜血喷洒眼前,老者单臂撑着地面,另条手臂耸拉着,额头冷汗直冒。

    江景瞥了他一眼,随即腾空而起,冲向另一座云峰。

    “哈……哈哈……”老者缓缓爬起,瘫坐在地,脸上露出复杂笑意,他望着江景远去的背影,白胡子都染满了鲜血,却在喃喃自语,“暗影,你得死,值得了!”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