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五十三章 药膏卖断货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胡曜心里道:璃儿姐姐,你说,你接着说。反正你说了,也没人会信。总之,弟弟我说过,要喝到你和三公子的喜酒的。

    既然说了,就得让璃儿姐姐和三公子,帮他实现这个愿望。

    胡曜听了,虽然不信秦璃说的话,却也不说出自己的观点。等到秦璃不提这事了,他才问道:

    “呵,璃儿姐姐,你写的书信,我送过去给三公子了。他回的书信,我也拿给你了。若是没别的事儿,我就先去磨药粉儿了。向公子今天会来拿药,我得准备着。”

    “向公子要给他母亲拿的药,不就是泡脚的药粉儿么?”秦璃对胡曜说道:

    “我备的还有一些,你先不必准备了。”

    “多备一些,也无碍的。”胡曜微笑着说道。

    心里明白,璃儿姐姐昨晚去救庞氏,今早又陪着庞氏他们去衙门。帮庞氏他们报官了之后,又回到药铺里来做活儿,都已经够累的了。

    哪怕璃儿姐姐备的有药粉,他再准备一点,也能让璃儿姐姐过的轻松一些。

    胡曜找了个瓷碗,好拿去装磨好了的药粉。

    秦璃感激地看了看胡曜,随后转身离开库房,接着去柜台边忙活。

    今儿个来抓药的顾客们,不管是老人,还是年轻人,一见到秦璃了,都会跟她提到付公子快娶亲了的事。

    秦璃也没觉得有啥不妥的,反正她又不喜欢付煜,人家要提一提,那也和她没啥关系。

    她依然还和从前一样,接过顾客们递来的药方,细心的为人家抓药,或者是拿冻疮膏卖给人家。

    在给一位妇人抓药了,双手递给妇人之时,只见妇人伸手接过了那包药,问秦璃道:“秦姑娘,我听庞氏说,你给她涂抹的那药膏效果不错,用了后,脚不那么疼了。你也卖些给我。”

    这一下,可让秦璃感到犯难了。

    在这个时空,中医们制药,都是自个儿制作的,又没有可以使用的机器。其制作工序可不是一般的复杂,这比起她在新世界之时,是为了好玩,才跟她的祖父学习手工制作药膏,那完全是两码事。

    偶尔体验几次,而且还有她祖父帮忙,制作药膏就没多麻烦。哪怕累,可是在制作了药膏之后,还能得到祖父给的奖品,能吃到祖母做的美食。那是一种享受。

    可她在这个时空做药膏,几乎全程都是她自个儿在做。

    不仅她是这样儿,药铺里的其他的医者们,也是这样儿。

    自个儿做药膏,以保证药效。各人做各人的药膏,做好之后,在盒子上标记好,卖出去了,都只得自己的那份药膏的钱。

    在这一方面,胡记药铺里的医者们,都是挺自觉的。

    她比较慷慨,把她在新世界之时,跟她祖父学过的制作药膏的法子,也会说给这个药铺里的医者们听。

    当然,他们也会分享一些制作方法给她,大家在一起相互交流,也很开心的。

    只是她制作的冻疮膏,早还在昨天上午就卖完了。

    昨晚在为庞氏医治,也没顾得上去做别的事。而且只一个晚上的时间,她也没法儿把药膏制作出来。

    秦璃微笑着对那位妇人说道:“您是说的冻疮膏,我这儿暂时没有了。不过我这儿还有好些冻疮膏,药效也不错。您可以买点回去用。”

    自己制作的药膏没有了,可以帮别的医者们推荐一下,也好让人家多赚点钱回家过年。

    妇人连连摆手,“我不要那些。因为我在这儿买过几次药膏了,只有胡郎中的药膏还管用,可是一个冬天都难得买到一盒。至于别人捣鼓的药膏么,我用了后,该肿还肿,该痛还痛,该痒还痒……”

    一听这话,站在柜子边整理药材的吴安仁,气的险些骂人。

    那个妇人真是惹人烦,只是涂抹药膏,不加强锻炼,那冻疮能自个儿消了?自个儿天天懒得只晓得烤火,动都不动一下,没效果,怨谁?

    用了嫌弃不好,再不买就是。跑来在这药铺里说三道四的,让别的顾客们听了,多影响他的声誉不是?

    秦璃并没往柜子那边看,也就没注意到吴安仁脸上的表情,更不知,妇人上次来买的药膏,是谁制作的。

    但摆放在柜子里的药膏,最多的,就是吴安仁制作的药膏了。就是不问妇人,买的药膏,是谁制作的。她也能知晓答案。

    秦璃只听到妇人还在说,买的药膏有多没用什么之类的话,赶紧劝道:

    “您不能对药膏有甚看法。每一盒药膏,都是我们辛苦的熬出来的,药效都是差不多的。您生冻疮,不是一下子长起来的,这康复呢,也要一点时间……”

    妇人一想,似乎也有理,就点了点头。

    “还有啊,您也别只顾着涂抹药膏,或者是服药治疗。更关键的啊,是您得多活动筋骨。”秦璃劝道。

    从妇人披在身上的狐裘就可以看出来,妇人的家境不错。

    能想象的到,妇人平日里在家,肯定是有好些人伺候的。在这寒冷的冬季,只怕就是往软榻上一倒,在暖阁里一躺就是大半天。

    那种人,根本都没怎么锻炼过身体,血液循环肯定也不好,自然就会影响康复。

    “这天气,还是算了。”妇人似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道:

    “待到明年春暖花开,我倒是可以去放放纸鸢。”

    秦璃只能回给妇人一记微笑,不好再劝什么了。身体是自个儿的,妇人她不好好儿锻炼,生病了,也不能只怨人家的药膏没啥效果。

    妇人问秦璃道:“你何时再熬药膏?”

    “我尽快地去熬一些,等我熬好了药膏,一定告诉您。”秦璃微微一笑,答道。

    “那行。”妇人注视着秦璃的双眼,感觉这女子的一双眼睛清澈明净,一看就知道是个心思纯净的。她比较信任她。

    “实不相瞒,我也住在墨兰巷,就住在庞氏和万氏隔壁。我家正好在他们两家中间。听庞氏说,你今晚还得过去给她换药,等你哪天儿熬好了药膏,也给我送一些过去。我会付路费给你。”

    秦璃听了妇人的话,点头答应了,“好的。”

    真没想到,住在付煜和庞氏他们那边的人,今天来了。可又不好问这位妇人,她家官人是哪位。

    能住的起那么豪华的宅子的人,必然不是一般人。

    反正她也不好找谁打听。

    妇人收好了那包药,走到门口,就有位守候在那儿的女子,伸出双手接过妇人手中的药,毕恭毕敬的道:

    “夫人,马车仍在药铺对面儿……”

    “回。”妇人的话语分外简短。

    等到那位妇人离开了药铺,就有好些人们,在议论与妇人有关的事了。

    有一位妇人甚至还好奇地问秦璃道:“秦姑娘,你怎会答应她,要给她送药去啊?”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