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四七章 徐义的点石成金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徐义看到了哥舒翰的失望,也看到了哥舒翰带来的那两位下属的不屑,同时也看到而来崔珪不断的给自己使眼色······

    唉,说你们一声土鳖吧,那是我猖狂了。

    你们是吃青盐了,还觉得自己特高贵······在这时代,能吃上青盐,确实算的上是贵人了。

    你们那里知道,在徐府,所有的盐,不管是不是青盐,在食用前,都是要经过处理的。

    而经过这么多年的琢磨,徐府基本上达到了物理方法中的极致来制盐。

    都懂得屁呀!

    “二叔,我说了,是制盐,却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制盐。等一会儿我这边制出来盐,你不掺和就行······”

    徐义这话是对崔珪说的,却是说给哥舒翰听的。

    听到徐义这话,崔珪就不再多嘴了。

    鉴于对徐义的了解,崔珪知道徐义不会无的放矢。至于哥舒翰,崔珪觉得自己两边缓和已经尽力了。

    而哥舒翰,也在听到徐义的这话后,猛然间醒悟了。

    徐义是谁?

    不管是运河转运,渡口设计,马车、牛肉干等等,几乎是每一样物事,那都是如今整个大盛,乃至周边王朝趋之若鹜的物事。

    自己孟浪了。

    “徐侯,这制盐之术需要多久?”

    哥舒翰仿佛自己从来都没有失望过,很快的调整好心态,很配合的开始问询徐义制盐之术了。

    “且瞧好吧······”

    徐义手一挥,那些已经很熟练的工匠就开始干活了。

    三四口大缸,三四口大锅,有点像解州盐池的做派,看不出有什么异常来,唯一的区别就是徐义这边好像多了些所谓的医疗兵用的麻布······哦,不是麻布,好像是白叠布。

    真够奢侈的,甚至有点二,白叠布是什么价?为点青盐,至于浪费白叠布吗?

    众人就这样看着,带着不信和疑惑,甚至有点等着看笑话的意味在里面。

    徐义这时候已经懒得跟他们解释了,事实会证明一切的。

    看到那些工匠将土盐块砸碎,甚至带着磨盘将将土盐块磨成碎末,哥舒翰和崔珪就越发不理解了。

    就是青盐,那些工匠也是用同样的方法,砸碎,磨成粉末······

    一堆粉末丢进大锅里,不停的搅和,看到了粉末融化咱水里,、直到锅里的水颜色变成了棕黑色,很污浊。

    自己平时吃的盐,居然如此的脏······

    让那些看这些过程的人,都有一阵恶心。

    “崔叔,使帅,要不到屋里等着吧,稍后等成品出来了,咱们再看。”

    倒不是徐义要藏什么技术,这没多少技术可言,只要看过一两遍,随便一个人都能明白的。

    这就是一层纱,或者说一层纸,戳破了都明白。

    崔珪和哥舒翰不可置否,解州盐池的工艺,即便他们没有见识过,从抵报和记载也都看到过,看上去没什么区别,看的也确实没什么兴致。

    一干人,就是徐义也陪着都退到了屋子里。

    下人再一次奉上茶,可惜就是都没什么谈兴。

    徐义是不想跟他们说废话,就等着细盐的成品出来后,用事实证明。

    而崔珪和哥舒翰是不知道说什么,这时候恭维和赞扬肯定不合适,又不知道徐义即将要做出什么来。

    至于说贬低,他俩还没那么轻率,就是徐义真的做不出什么新花样来,说不定还会劝慰几句。

    就这样,三人干巴巴的坐着,偶尔说一些这西域的风土人情,都心不在焉的。

    有一阵吧,很是有一阵。这等待的过程,特别是有期待又有怀疑的等待,让人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

    好不容易等到了有人奏报:“主公,第一道的细盐出来了······”

    徐义还没怎么呢,崔珪和哥舒翰就都站起来了,似乎有往后院跑的意思,两人相互看了看,不好意思的笑了一笑,又停下了。

    “呈上来吧。对了,把最好的青盐也带过来一些。”

    徐义随意的招呼一声,就跟这里不是鄯州城府,而是在长安的徐府一样,徐义很有做主人的姿态。

    呈上来了,两只托盘,一边是市面上的青盐,或者说是鄯州府衙里上好的青盐,一边是······咦,这怎么跟面粉一样?

    不管是崔珪还是哥舒翰,都看到了除了青盐意外的物事,似乎就是面粉,只不过比面粉多了一份亮晶晶的感觉。

    “这是······”

    “义哥儿,这就是你制的盐?”

    崔珪还算没有糊涂了,还记得徐义刚才是指挥人制盐,不会是面粉,更不会是其他物事。

    “是盐,刚制的盐,我叫这个为细盐。崔叔和使帅可以尝尝,做一下对比。”

    细盐和青盐,乃至土盐最大的区别,就是细盐过滤了原料盐里面过多的杂质,不管是从手感上还是味道上,都要纯粹。

    当然,所谓的含有杂质,对身体有害还是有益那么深奥的问题,徐义就不显摆了,也没人懂。

    最直观的感觉,那就是各自都用舌头舔一舔,感受一下两种盐的不同······

    青盐坷垃,不管是后世的还是现在的,徐义都尝过,那根本就不是个味,更别提土盐了。

    可细盐,那是真的可以含在嘴里品尝咸味的。

    徐义没这个喜好,可崔珪和哥舒翰,都扣一点细盐先品尝了,在将那喊着杂质的青盐扔嘴里······

    “这味道,真的不是青盐可比的。徐侯,土盐也能这样?我是问,是不是只有青盐能到了这地步?”

    “当然不是,不管是青盐还是土盐,按照此法都可以达到细盐的程度,无非是工序的多少而已。”

    “不仅仅如此,就是卤盐,就是那种可以吃死人的卤盐,同样可以提取成这般的细盐。”

    哥舒翰听完,就开始转圈了。

    他不是鄯州府尊,他是陇右节度使。在陇右,并不是所有的地方都像鄯州一样守着一片盐池之地,更多的地方是蛮荒。

    而那些荒山野岭,在陇右最常见的便是那种土盐的矿产。

    徐义果然是徐义,果然名不虚传,真是有点石成金的能力······哥舒翰现在想的是,如何能让人家将这门手艺留给陇右。

    也幸亏刚才没有出言讥讽,否则接下来都没法开口了。

    而哥舒翰的那几位随从,更是在品尝了细盐的味道后,一脸急切的看着自己的主帅······倒是赶紧求呀,转什么圈!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