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十章渴求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阳光透过纱窗投射在斑驳灰暗的墙面上的光影从这一头移到了那一头。

    思雨将自己关在屋里已经一天了,不吃也不喝。

    其间任谁也敲不开她的房间,她不是不想开门,她只是害怕。

    她只想一个人冷静一下。

    一直以来,她每日奔波辛劳,也从没有一刻空闲,能让自己静下来,好好想一下。

    而今,怕是以后自己会有大把的时间闲瑕下来了。

    昨天发生的种种好似一场噩梦,她希望那不是真的。

    可是,身上的酸痛和脸上的青肿,清清楚楚地向她表明,这不是一个梦,这是真的。

    糟糕,这是一件多么糟糕的事情啊。

    思雨想哭,却发现自己,哭不出来。

    她不知道事情,怎么忽然一下子就会演变成这个样子。

    昨天上午,她还庆幸自己,只用了短短一上午的时间就挣够了,将近四百两银子。

    天呐,这可是四百两啊。

    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挣到了这么多。

    当时她还在想,看来一个月还一万两银子也不在话下的哟!

    正在她还沉浸在对未来甜蜜的憧憬之中的时候,怎么这事情忽然就急转直下了呢?

    是不是自己太不小心?让对方发现了自己女扮男装的事实。

    是不是自己太过炫耀,让别人发现自己兜售那些小册子的原因。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也不应该成为那位贵客,左明珠对自己如此生气的原因。

    她还欠自己五十两银子呢!

    按她的吩咐,已经给沈沧浪,写了情书了呀,而且她写的很认真。

    只是对方并没有按照先前的承诺,兑付那五十两银子。

    从左明珠进门的那一刹那,她起先还以为,是来给自己兑付银子的呢。

    现在想来,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情。

    正在这时,敲门声再一次响起,“思雨,思雨,你起来了吗?你好歹吃点儿东西吧,都饿了一天了。”

    这是母亲的关切的声音。

    思雨在那一刻,留下了眼泪,看来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比自己的母亲更关心自己了!

    哪怕全世界都抛弃了自己,母亲也不会放弃的。

    思雨在那一刻,再也忍不住了。

    她轻轻地啜泣道:“真对不起,我怕是把书院的差事丢了,就怕是连范院长也会受到我的连累,都怪我,我不该那么贪财的!”

    陈母听了思雨这几句话,心中更是十分的难受。

    思雨在门里哭,她在门外流泪。

    她哽咽的劝道:“思雨,你现在什么也不用想,听话,开门,先吃点儿东西,书院的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范院长,并没有受到任何惩处,那个富家小姐,也已经回京城了!”

    “我再挣不到银子了,至少再也挣不到那么多的银子了,弟弟一万两赌债,我该怎么还呀?”

    陈母听了这话,心中更是酸楚,“思雨,这事情跟你没关系,你现在只需好好嫁个好人家,不要想这些了,允植自己欠的银子,让他自己去还,实在不行,再搭上我这个老太婆,乐善堂要登门的话,连这破房子,带娘这条烂命,就让他们一并拿去好了,但是你不同啊,你只需嫁个好人家,远远的离开这里,不要再管这个家了,行吗!”

    思雨听到这话,心如刀绞,她怎么能够放弃这个家。

    不管自己的弟弟和娘,无论如何,她也要挺住。

    想到这里,她幽幽说道:“实在不行,我就嫁给人家当妾吧!”

    她话还没有说完,陈母立刻厉声打断,“你是不是想气死我了?我说过,我陈若兰的女儿绝不给别人做妾,你弟弟已经成了一个烂赌鬼,你又在不听话,还不如让我就此死去,你到底还想让我跟你说几遍,那姓左的要来,把我这个病老太婆娶走,我去替你弟弟还债。”

    “我是绝不会放弃你们的!”

    思雨稚嫩而倔强的声音响起。

    陈母听了这话以后,心中酸楚,那种疼痛让自己喘不过气来,好半天才缓和道:“思雨,你现在真的什么也不用想,把房门打开,擦干泪,吃饱饭,好好睡一觉!明天,我相信明天,一定又是个崭新的开始,说不定到了明天,事情就会有转机。”

    思雨擦干了脸上的泪,仔细想一想,也许娘说得对,也许事情到了明天会有新的转机。

    这有谁能想得到呢,她就这样想着来安慰自己,更多的她也不想,也想不到。

    怕娘为自己担心,便把门轻轻地打开,陈母这时候看到自己女儿脸上充满了泪痕,红肿一片,就连那一头飘逸的长发,也被那些泼妇揪得乱糟糟。

    她的心里心疼极了,“思雨,你什么也别想,这是娘给你炖的鸡汤,你好好补补身子,书院的差事,不去就不去啦,你每天女扮男装,一样让娘担心,一个女孩子,每日扎到男人群里,厮混,娘也担心啊,我还怕你还嫁不出去呢!”

    思雨听到这里,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她的眼圈红红的,面前是一碗热腾腾的鸡汤,香气扑鼻。

    可是她的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滑落,掉进了碗里,她双手捧住那碗鸡汤,热乎乎的,喝了一口,暖暖的很是香甜。

    陈母一边爱抚着自己女儿的一头长发,慢慢的将那些杂乱如墨的长发用手梳理整齐。

    就在这时,院外响起了敲门声,程母连忙去开门,进来一个人,正是沈沧浪。

    思雨见来人是他,忙将鸡汤放下,赶紧跑回屋里,又将房门拉上。

    陈母这时非常客气的,将他让进屋中,“思雨,你看谁来了,是沈二公子,正是他把你抱回来的呀。”

    可是当他们进入房中这才发现,思雨早就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又把屋门关的死死的。

    陈母无奈的对他一笑,“沈二公子呀,我知道你对我们家思雨十分青睐,但是,我思来想去,觉得我们两家差别实在是太大,我们实在不敢高攀,你以后,就别再来打扰我家思雨了!”

    陈母说完这话,佝偻着身体,拉开房门,沈沧浪完全明白,这是给自己下了逐客令。

    他一脸失望地站了起来,无奈对陈母说道:“伯母,我发誓,我会对思雨好,你就把思雨嫁给我吧!我是真心喜欢她的呀。”

    陈母苦笑的摇摇头,“沈二公子呀,您那样的家世,就别拿我们小门小户家的女儿开涮了,我们实在是折腾不起!”

    沈沧浪还是不死心,使劲儿敲打着思雨的房门:“思雨,我不会放弃,我一定要娶你,你出来跟我说句话吧。”

    可是任凭他如何敲打房门,可那房门,一直在他们面前冷冷的关闭。

    那扇紧闭的房门,直让沈沧浪感到绝望,他多么希望下一刻,他的意中人能为自己拉开房门。

    他要求并不高,只想见思雨一面,他只想确定,思雨是否还安好。

    可是那紧闭的房门,直让他绝望,陈母只好上前劝阻他:“公子啊,你还是走吧!”

    偏偏沈沧浪执意不离开,惹得门里的思雨哭喊道:“沈公子,你快走吧,我实在是消受不起,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丢掉书院的差事,我也不会在那么多人面前,丢那么大的脸,这让我以后怎么活?以后谁还要我?”

    沈沧浪一愣,心想,是呀,女孩子的名节最为重要!

    经明珠这么一闹,思雨的名节,算是彻底毁了,想到这里,他心中万分的愧疚。

    如果不是自己好奇,来到封龙书院追她,也许人家还会每天开开心心的干着书院的差事,卖那些极为不健康的小册子,哄骗那些书生赚一点银子过自己的小生活,那不是很好吗?

    如此一来不但把人家的差事砸了,就连人家的名节也毁了,以后,她还怎么嫁人呢?想到这里沈沧浪又补充道:“思雨,我不知道,你对我是什么感觉,我这个人的确是有一些木讷,一紧张说话还会结巴,反应还有些迟钝,如果你没有意中人的话,就请你选择我,如果你觉得我的家世和背景有些让你紧张,那么我愿意带你出去远走高飞,离开封龙城,离开常山,离开京城,找一个无人的地方,我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好好在一起生活,你出来看一看,我觉得你很漂亮,可是,我也不太差吧。”

    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态度极为真诚,诚恳,发自内心。

    陈母就在一旁冷冷地看着他,随着他的一再请求,她内心最深处,也有些触动了。

    柔声地对他说道:“二公子,天色已晚,您还是先回吧,你一个大男人,在我们思雨的闺房内,总是不大合适,有什么话你明天来讲,我们陈家,随时欢迎你来。”

    有了陈母这一番话,虽然屋里的陈思雨没有一丁点儿反应,可是至少陈母这里对他的态度好了很多。

    他兴奋的看了看陈母,神情之中,充满了渴求,两只眼睛,闪闪发光,如此天真无邪的笑容让陈母为之感叹,看来沈家并不是没有好人。

    后者高兴地点点头,对屋里的陈思雨高声道,“思雨,你妈妈同意了,我明天还会来找你。”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