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八十六章 再造血肉之术!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有时候,能够悄无声息接近你身旁的东西,不一定是强到你无法察觉,还有可能是弱到你直接忽略了呢……

    不过这事儿也挺奇怪。

    按理说地缚灵是生前死于一地,或有怨气不解,或有冤情未了,才会无法脱离,形成一个永生永世无法转世投胎的滞留之灵。

    一般这种灵体,都是怨气极其浓重的鬼魅,少说也得是个怨灵,甚至更高级别的存在,怎么会弱到只剩下一抹残魂呢?

    邪心一面思考,一面在松树上漫无目的地观察着四周,迟迟没有发现前来探寻秘宝的散修与门派。

    无聊之下,他干脆主动与那地缚灵打开了话茬子。

    “喂,你说你身为一个地缚灵,连怨灵都没有修成,是怎么苟延残喘在这个世界上的?”

    没有声音回应。

    “诶?你还敢不理我?要是再不开口我可就走了啊?”

    依旧没有声音回应。

    “好!咱们山水无相逢!”

    说罢,邪心第三次跳下树杈,准备走人。

    既然没人对刚才遗迹发出的动静感兴趣,那邪心也就没有继续待在这里的必要了。

    见他真的头也不回向白桦林走去,那声音当场就急了,马上大喊大叫道:“公子!要是您走了,世上恐怕便再也无人能够宁听到奴家话语,再也无人能够让奴家重见天日了!”

    嘁~!

    “你早开口不就完了吗?”邪心嘿嘿一笑,略显得意地一屁股坐在了八卦圆石上:“说吧,小爷我今天正好有空,你就好好给我阐述一下你的故事,要是有我能帮上忙的,那我就帮帮你。”

    身为一名驭灵使,摆渡魂魄可是他的份内本职。

    当然。

    前提是要在不妨碍保护虞曦萌的基础上。

    “谢公子施以援手!谢公子施以援手……!”

    据它陈述得知,它原本是神界远古神坐下的一个侍从,后在呈送重要物资时,一时失误,误将封印多年的妖蛋跌落下界,导致众神一怒之下将它也扔下了凡尘。

    “这也太狗血了吧?你端个盘子都能手滑?就算手滑,也不可能把东西掉到界道里啊?你还说你不是故意的?”

    “公子!此事千真万确!神界就是个悬浮在界道之外的独立空间,稍不留神东西便会落入界道之中,那日奴家也是被他人撞了个满怀才会有此一疏的!”

    邪心还是不敢相信它的话。

    说自己是神界远古神的侍从,这也太扯淡了吧?

    要知道,神界中随意诞生出一个生物都是胜过仙界所有人的存在!更别说远古神这种至高无上的神灵了。

    那种超脱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玩意儿,从万血方寂创世以来都没几个,它凭什么说自己是神界的人?

    神界他也不是没去过,的确是漂浮在界道之外的空间,要是没有实力,没走几步就会被卷入他界。

    只是那次他去的太匆忙,还没好好看清楚神界是什么样子就回来了,加上那货说的话逻辑不通,更不符情理,只有傻子才会相信呢。

    “喂,听你的说辞,你估计是从神界来的不假,但有一点我不明白,你为何没被法则力量反噬啊?记得上次我进入神界的时候,都差点被碾成了渣滓!”

    ——————————

    法则力量。

    会强行将所有神邸拉回神界。

    如若不依,便会形神俱灭!

    ——————————

    听完他的话,那货又沉默了,过去老半天才鼓起勇气来了句:“公子,您连地仙都不是,怎会登顶神界?”

    言下之意,就是他在吹牛逼。

    “我……!你……!你kin,你擦!”

    邪心也不想跟它解释什么,要是告诉它,自己去神界只是为了和另一个自己打架,别人可能会反过来嘲笑他是个神经病吧?

    “罢啦罢啦,既然你不是地缚灵,那我就没管你的必要啦,你还是老老实实待在这儿吧!”

    这次邪心是真不想和它再纠缠不清了,要不然早晚会被它气死。

    “公子!”

    “我说!我说!奴家现在这副模样就是被法则力量反噬而成!倘若您愿出手搭救奴家,奴家便亲传于您再造血肉之术!还愿意满足您一个心愿!”

    再造血肉之术?!

    听起来很牛逼的样子!

    不说别的,光是再造血肉之术就足够让邪心心动不已,别更说再外加送一个愿望了。

    毕竟这可是只有万血方寂才会使用的绝密武技啊!

    等…等等……

    万血方寂?

    邪心背脊一阵发凉,突然有了种不好的想法。

    “你……你该不会是圣灵皇万血方寂的侍从吧?”

    “万血方寂?那是何人?”

    那货发出了两个大写的疑问,仔细琢磨一下继续道:“血方寂的传闻奴家倒是听说过,但那也就只是个传说啊,世上根本就没有此人吧?”

    听它的语气好像不是在说谎,邪心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

    要是万血方寂的侍从,不管条件再如何优厚,邪心都是一万个不想管闲事的。

    “那就好……”邪心拍拍屁股站起来,微微一笑:“请把你的名字;效忠于谁;我该如何帮你说出来。并对心魔发誓,帮你之后你绝对不会以任何直接或间接的方法伤害我。”

    此话一出,空气再次陷入了一片安静,安静到简直连风吹落叶的声音都能听见。

    “好!既然你不愿意,那咱俩便就此别过,后会无期啦。”

    “公子且慢!”

    那货大喊一声,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支支吾吾道:“奴家名唤絮儿,生前忠于生灵神。今日愿对心魔发誓,绝不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谋害眼前这位公子!否则便……”

    “停停停!我叫齐邪心!什么这位公子,那位公子?重新来!”

    “奴家名唤……”

    一通誓言落定,邪心才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

    “说吧,我该怎么帮你?”

    “齐公子,眼前这个只是奴家一丝神识,而奴家的灵体就被囚禁在这地下堡垒之中,只要您跟随奴家指引前往,奴家自然会告诉您该如何行动。”

    啊?

    搞来搞去还是要进这个遗迹啊?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