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428章 闺房中的技术革命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自当初京师分别后,李春来与毛文龙、满桂,包括戚元攻、陈国威、杨老四等人的来往,虽不是太过密切,却也一直有着联系的。

    毕竟,大家都明白,辽地目前的局面,再次爆发冲突,包括大冲突,已经是必然。

    这种状态下,大家‘拉帮结派搞山头’,也是人之常情。

    这次毛文龙的来信很长,足有七八页之多。

    信中,他很详细的分析了他对未来局势的预测,包括他的战略方案。

    究竟是正儿八经的科班出身,又在基层打磨了二十年,毛文龙对于局势的判断,还是颇为靠谱的。

    他也认定,此时的后金,不论是内部因素还是外部因素,都会让他们瞄向辽地的大城沈阳和辽阳。

    不过,对局势的判断,毛文龙还是趋向于乐观的。

    他对沈阳和辽阳的防御都比较有信心。

    其实仔细想想便也释然。

    大明究竟底蕴雄浑,纵然萨尔浒之役,明军一片倾颓,不成模样,但即便如此,此时大明在辽地,依然还有二十几万大军。

    其中还有着不少精锐。

    另外,大明虽已经失去了对抚顺关等几个要塞的控制,但卡点的屯堡,尤其是大屯堡,还是有很多的。

    这一来,后金想吃下沈阳、辽阳这等大城,便必定是艰苦卓绝的攻坚战,机会也就暴露出来。

    毛文龙竭力邀请,李春来在年末再来驰援辽地,然后,‘重走当年路’,直取老寨。

    放下了信件,李春来有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用力的揉捏着印堂。

    不得不说,毛文龙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人,言语中有着很强的鼓动性。

    但是任凭他说的天花乱坠,李春来却是很清晰的捕捉到,毛文龙此时在沈阳的发展,并不够顺利。

    别看他已经升任了游击,却是依然没有质的改变。

    想想便也释然。

    便是青州、沂源这等承平日久的地区,李春来有着京师和内廷的很大支持,扩军整军都如此困难,况乎是风口浪尖上的辽地呢?

    乃至别说毛文龙了,便是他李三爷到了此时的辽地,想从辽地起家,怕也会是事倍功半,很难达成想要的效果。

    核心资源说不上话呀。

    思虑良久,李春来并未给毛文龙回信,而是选择把自己闷在屋子里,让自己放松一下。

    对毛文龙,李春来还是很尊重的。

    只是,种种原因之下,此时的毛文龙就有点像是个急切的赌徒,有点过于着相了。

    倘若李春来现在便给了他什么回复,后面还不定要出什么幺蛾子。

    而且,若李春来此时便彪呼呼的答应下来,到了辽地之后,主次又该怎么分?

    别以为这是李春来‘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

    这种东西,若是在前期不解决好,确定好主次,一旦在进程中爆发——

    想想吧,那到底是什么后果!

    古往今来,这样的事例还少么?

    ……

    晚间,李春来回到老宅吃饭。

    随之一起过来的,还有陈如意和风娘。

    二少奶奶倒也想过来,可此时她后面的事情还没处理完,而且这个时候也不好处理,便只能是先搁置了。

    而陈如意和风娘这次过来,俨然也是个相当重要的信号。

    她们,要进李家的门了。

    本来,李春来也想拉秦玉奴过来的,奈何秦玉奴今天来了红,对这种东西,她还是比较在意的,不想给李春来添晦气,便再等几天,再过来也不迟。

    毕竟,事情到此时,她与李春来的关系早已经稳定下来。

    关键今天只是认门,又不是进门。

    家里还是最惬意的地方。

    虽说这大宅并名不副实,却也同样是五脏俱全。

    加之李春来这些时日一直忙于军务,很久没回来吃饭了,杨氏一大早便已经招呼人手,张罗了一桌子好菜。

    大家热热闹闹的聚在一起,时而便是充满着欢声笑语。

    只可惜,俞瑶虽然掩饰的不错,却是依然被李春来发现了端倪。

    这小娘皮,远没有她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啊。

    不过李春来自也理解俞瑶。

    这种事情,除了李春来这个男主人和杨氏及李秀莲,宅子里的其他女人,又怎会真开心?

    吃过了晚饭,李春来便笑嘻嘻来到了俞瑶房中。

    别看这个时代的男人很幸福,三妻四妾。

    实则,跟后世在某种程度上,并没有什么太大差别,是一妻多妾制。

    纵然俞瑶此时还不算真正进门,但她俨然已经是李府中实质上的女主人,若这等事情她不点头,李春来一时怕也没有什么好办法的……

    “姐,这件事,我得跟你承认错误……”

    一来到房中,李春来首先便是表明了态度,姿态摆的很低。

    “呵。”

    俞瑶显然还没消气,不由冷笑:“李将爷说的这是什么话?妾身区区一个妇道人家,怎敢管李将爷的事情?”

    说着,她便是倔强的转过了头,不去看李春来,但美眸中,泪花已经在隐隐打转。

    她此时已经比较显怀了,比之前时要丰腴了一些,但造物主就是这般偏心。

    饶是此时的俞瑶,无法施粉黛,跟巅峰时远无法相比,却是平添了一种母性的光辉,更为吸引人。

    眼见走正面不行,李春来反正脸皮厚,直接便嬉皮笑脸的搂住了她,开启死缠烂打模式。

    不多时,在李春来的连连解释和保证之下,俞瑶的脸色便是转缓了,破涕为笑。

    其实,她也很明白,这种事情,她根本阻止不了的。

    甚至,非但不能阻止,还要亲自张罗了帮李春来物色新人。

    到这里,便不得不感谢一下宋时的那两位老爷子了。

    他们的思想肯定不能说一定就是正确的,但起码在此时,李春来俨然是既得利益者,给他们添点香火,也是人之常情了。

    就比如此时的俞瑶,一旦沾染上了‘妒妇’的头衔,事情可就不是好玩的了。

    就算李春来能忍,但李春来此时的盘子已经这么大,底下人也忍不了了。

    若李春来子嗣单薄,麾下弟兄们,又怎么可能踏实了?

    别忘了,便是在后世,某些思想,也是根本就无法抹去的。

    她俞瑶要的,不过只是李春来的保证和情话而已。

    说话间,两人已经躺在了床上,李春来也跟更为仔细的跟俞瑶说起了手榴.弹遇到瓶颈之事。

    毕竟,俞瑶可不是普通的弱女子。

    真算起来,她的军事经验与资历,比李春来还要更为悠久,而且是悠久的多,军事素养绝不是问题。

    “李郎,这东西,听着似乎很不错,只是……若万一在操作途中,出现什么意外,怕就……”

    俞瑶想了一会儿,不由有些用力的咬住了红唇,担忧的看向了李春来。

    她这话说的虽是不够清楚,但李春来对她何其了解?自是明白她的意思。

    这玩意,主要用途毕竟是辽地,长途运输肯定是少不了的。

    而且,按照李春来的尿性,就算去了辽地,极大可能也是条件极为恶劣的地区。

    这一来,什么效用力的就不说了,稳定性才是首要的。

    “姐,我也一直在考虑这个事情,本来,我都想用竹子的,毕竟这玩意便宜还好用,奈何保管存放是大问题。特别是辽地那种环境,简直冻死狗,就怕哪个环节考虑不到,出了意外,直接带崩盘那。”

    李春来孩子般贴着俞瑶的俏脸,肆意的嗅着她发丝间的幽香。

    对自己的大老婆,他显然不用掩饰什么,想说什么便说什么。

    俞瑶自也明白李春来的意思,点头道:“李郎,竹子倒也不是不行,可,竹子能发挥出砂石与火药真正的威力吗?”

    “呵。”

    “这有何难?”

    李春来也是刻意在俞瑶面前卖弄,解释道:“姐,手榴.弹这种东西吧,最关键的就是打一波的能力。真正大场面,那自然还是靠投石车投射大型炸药包的。那些寻常晒干的竹筒虽是坚硬,但只要咱们将其打薄、然后再在上面挖上些孔洞便是。”

    说着,李春来故意‘嘭’的一声,小小吓了俞瑶一跳:“只要这玩意能被抛射到敌人阵中爆炸,越是在空中,那等威力怕是才越强呢。”

    俞瑶登时没好气的白了李春来一眼,眼神中却满是欣慰的骄傲。

    这也是俞瑶一直以来,最为欣赏李春来的一点,他总能通过他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哪怕有些方式看起来很幼稚,但真实施起来,效果却是出人意料的好。

    眼见李春来说着说着就要毛手毛脚的,俞瑶也懒得理会李春来了,不过,正当李春来已经解下了她的薄棉衣,要更进一步的时候——

    俞瑶美眸忽然一亮,忙是阻止李春来道:“李郎,你说这样行不行?咱们手里现在还存有不少薄棉子,到时候,就跟匠户们拼砖头一样,十几二十个拼一箱,里面再撑起架子。到时,再多弄些鸡公车,能不能解决这防冻和运输的问题?”

    “嗯?”

    李春来登时一愣,忙是撑起身子看向俞瑶,“姐,咱们的薄棉子还有多少?”

    俞瑶对李春来何其了解?

    只看李春来的表情,她便是明白,这事情应该是靠谱的。

    忙是娇笑着对李春来说了一个数字。

    李春来不由大喜,狠狠的怼着俞瑶亲了好几口:“姐,你可真是我的福星啊。若这般,咱们可就省大钱了啊。我舅手下的一个仓库内,现在就屯着大半仓的竹子呢。”

    而说话间,李春来陡然又想起了一个更关键的事情。

    之前他与大卫??肯斯特聊天时,便是无意间提起过这件事情,却是由于事务繁忙,给往下了。

    此时跟俞瑶这般聊天,又让李春来一下子想起来。

    正是鸟铳兵‘定装火药’之事!

    别看这玩意儿只是个小发明,技术难度并不高,却是将大大提高鸟铳兵的效率。

    同时,也会提升他们的健康程度。

    须知,此时许多鸟铳兵,包括崔二等人,都是习惯用唾沫去粘火药的……

    he——tui……

    另外,有了定装火药,无烟火药还会远吗?

    这个时代的鸟铳兵,更准确的说,整个火器部队,之所以无法彻底成为主流,发射时的烟雾也是一个相当关键的原因。

    毕竟,不论是阵地战、伏击战,还是野战,你这一轮过去,哗啦啦全是白烟,视野必定会受到影响。

    若是打菜鸡,这自是没什么。

    可,打女真鞑子这种天生便充满战斗基因的纯亡命,肯定会有问题。

    别忘了,此时的大部分火器,对上鞑子的弓箭手,可是并没有压倒性优势的。

    眼见李春来关键时候居然发蒙了,俞瑶不由也有些翻白眼。

    这厮,总是这样。

    但很快,她又止不住的开心起来。

    如果这个事情,是在她这边解决,她不仅心里更踏实,俨然也会更有成就感。

    想着,她不由狡黠的一笑,偷偷靠在了李春来一边……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