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五百零二章 肯定不是田十一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梅儿姑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迷迷糊糊就被这书生引着向和平饭店走去,都到和平饭店门口了,宋梅儿的脑子里还在不停回想着,自己到底是怎么答应要请涮羊肉的。

    舟山万国港口的名头如今算得上实至名归了,来自各国的豪商富贾数之不竭。和平饭店虽然贵,但没有预约却依旧不可能有位置。

    听门口的迎宾说没有预约不能吃饭,宋梅儿偷偷松了口气。骤然间与一陌生男子对座而食,怎么着都有些尴尬,就算长得帅也还是尴尬。

    这时年轻书生却掏了个小巧的牌子出来,声称他是这里的vip。迎宾看了牌子一眼,连忙热情的将书生和宋梅儿迎了进去,还大喊了声有贵客到。

    宋梅儿刚松的一口气又憋了回来,不知这书生是什么身份,竟然是这里的“胃挨劈”。话说“胃挨劈”是什么,难道是要吃斧头吗,要不然胃又怎么会挨劈?

    饭店里的掌柜、管事、伙计等人急急地跑了出来,夹道欢迎“胃挨劈”到来。

    脑子里本就有些凌乱的宋梅儿看到,迎宾队伍的末尾是一手大勺、一手铲子的厨子,那大勺里还有一尾没烧熟的大鱼。梅儿姑娘的脑子里更乱起来,不禁奇怪那条鱼是哪桌客人点的,一会吃出没烧熟可怎么办。

    宋梅儿跟在年轻书生的身后,被掌柜引着自一道僻静的小楼梯上到三楼,却发现这里是一间被独立隔出来的雅间,落地窗子面向大海,远远便能看到海军一号的魁伟身影。

    宋梅儿看到雅间便吃了一惊,不必说暗花的壁饰、落地的阳台和各种华丽的装点,单单墙上的玻璃灯台便不知要多少黄金才能买下来。而且玻璃灯台还不是一个,而是一排,在这雅间里吃上一顿饭,不知要多少锭金子才够。

    本来说好了要吃涮羊肉的,可是根本没有服务员来点菜,很快各种菜肴便堆满了一桌子。

    酒是葡萄酿,年轻的书生说了句极其土老帽的话:“唉!可惜没有雪碧。”

    宋梅儿不知雪碧为何物,看着满桌子菜没有一道是自己认识的,她突然觉得自己这公主是白当了,来到这和平饭店,自己咋就像土老帽一样了呢?

    眼见着宋梅儿不停摸自己的衣服角,估计里面缝了金叶子。但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梅儿姑娘对于两片金叶子能否付清一顿饭钱,心里有些没底。

    年轻书生把掌柜叫了上来,说是要先会账,免得一会喝醉了忘记。掌柜恭恭敬敬送了账单过来,说贵客是高级胃挨劈,所以打“点一折”,一共七贯三百文钱。

    宋梅儿听了这话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不明白“点一折”是什么意思,七贯三百文却是听清了的。

    从手帕里取了一个银锞子出来,宋梅儿豪气地告诉掌柜,多的算赏的。

    梅儿可不是笨丫头,田十一的海军一号刚刚靠岸,那个捕快见了这书生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还有和平饭店的胃挨劈,价钱又这么便宜,眼前的少年到底是何人,宋梅儿觉得已经不用问了。

    虽然和陌生男子同席有些尴尬,但毕竟是个年轻英俊的少年,到也算不得吃亏。

    宋梅儿有意谈论起西楼大家的诸篇佳作来,可万万没想到,这少年竟是背不下来。

    心中奇怪之下,宋梅儿便直接问道:“你到底是何人?”

    少年听了这话,看了看四周无人,这才小心地取了块牌子放到桌上。宋梅儿拿起一看,却见牌子前面是“王牌”两个字,后面是“李拼搏”。

    本来以为这少年便是田十一的,没想到竟然是“天赐盟四犬”中的李拼搏,那个率领五百天赐军大破五万叛军的李拼搏。

    虽然少年取出了李拼搏的腰牌,但宋梅儿仍是没有全信,话里话外小心套着话。最后她无奈的发现,这人是不是李拼搏不知道,但肯定不是田十一。

    田十一号称西楼大家,连蔡京都夸赞其堪比“李杜”,而且还是杭州府的解元,万万不会如眼前这般四书五经全然不懂的。

    少年不是田十一,宋梅儿有些遗憾,但却没想到这李拼搏虽然不通诗文,却每每妙语连珠,让宋梅儿也惊奇起来。

    “若不是出身卑微,谁愿意把自己弄得一身才华。”

    宋梅儿低头品味,觉得很普通的一句话却又暗含道理,带了一分无奈、两分自嘲、三分骄傲,细想之下竟还有些心酸酸的感觉。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穷和单身却可以。”

    梅儿“噗”的一声笑喷出来,连忙用心相爱纸巾遮住了嘴,保持自己的形象。

    “为什么有钱有权的男人都会买小妾?因为没钱没权的男人买不起。”

    宋梅儿再喷。

    “不要以为拼命读书的人有多么勤奋、多么自律,他们不过是想要通过读书获得所有想要的一切而已,是**、是野心、是不甘。”

    梅儿暗自点头,突然想到朝堂上若都是这种人,大宋朝岂不是很危险?

    ……

    一顿饭吃到满天星斗,走的时候依旧是夹道欢送,大厨依旧在,只是手里少了大勺。

    微醺的少年将微醺的梅儿送到家门口告辞离去,躺到舒适床榻上的宋梅儿却怎么也睡不着。

    “问你个事,你是春天生的还是秋天生的?”

    “夏天。”

    “哦,是我多心了,我还以为你是你娘生的。”

    回想到这里,宋梅儿“哼”了一声,有些微恼。

    “那天有个妇人来投案,问我说孕妇打人算不算群殴?”

    回忆中的宋梅儿“咯咯”笑了起来,笑得肚子都疼了。

    “有的人梦想做诗词大家,有的人梦想成为画家,你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吗……和你成家。”

    “登徒子。”宋梅儿想到这里不禁骂了出来,只是脸上却没有怒色,两只嘴角微微上翘,一双剑眉都舒展开来,到有些像弯弯的月牙。

    月儿高挂,星斗满天,有些人,已注定要失眠……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