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六十七章 生米煮成熟饭(二)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怎么可能是他?这里可是太子妃换衣裳的屋子,那床上的女子无疑便是太子妃,他们俩怎么可能?成国公夫人和几位尚书夫人大气不敢出一声,她们俩现在都颇为后悔,当初她们就不应该一时冲动,跟着出来寻找太子妃。这下好了,真的骑虎难下了,出去也不是,站着也不是,恨不得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永和郡主用手指着床上的男子,皱眉道:“怎么会是你?你怎么在这?你可知道这是太子妃······”

    “住嘴,翩翩!”林夫人狠厉的瞪着永和郡主,眼底闪过一丝不悦。她将对嫡长子的爱都寄托在永和郡主身上,但是永和郡主实在太让她失望,一点儿也没有大家闺秀该有的礼数。外面传言,永和郡主娇宠跋扈,原本她还不相信,定是外面的人谣传,见不得她的孙女好。

    如今林夫人是相信了,她的确是有些骄纵,被晋阳长公主宠坏了。连最基本的礼数都不顾了,祖母的话都可以不听了。日后出嫁了,可如何是好?林夫人在心底想着,得找个时间亲自去一趟晋阳长公主府,好好的跟长公主谈一谈。眼下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将此事善了了,千万不能传出去,这可是天大的丑闻。

    永和郡主才不会听林夫人的话,她挣脱了林夫人的束缚,冷声道:“祖母,你害怕什么,他们应该害怕才是,是他们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湛王,你还想狡辩不成?”真的很想在心底哈哈大笑,她今日总算是逮住太子妃的小尾巴了,万万没想到,她居然私下跟湛王在林夫人私会,这分明就是在太子的头上戴了一顶绿帽子,回头太子妃能得到什么下场,可想而知。

    一想到以后没了太子妃给她添堵,让她难受,永和郡主脸上因着林夫人的怒意淡去了不少。她直勾勾的盯着床上衣衫不整的湛王,当然还有缠上湛王的女子,她背对着众人,让众人看不清楚她的脸。

    可纵然是这般,众位女眷也可以确定她就是太子妃,没有她人。

    “怎么了,众位夫人都在这里,这么热闹?”

    这是太子妃的声音,她在哪里?不应该是床上,怎么会从外面发出声音,众位女眷们的目光齐刷刷的往门口看过去,果然是太子妃韩氏,身后还跟着她的两个丫鬟,缓缓而来。

    只见她一身彩虹般七彩刻丝烟霞凌罗衣裙,色彩绚丽,轻薄柔软。宽大的水袖,飘然欲飞,展开时有如七彩的羽翼,巨大的裙摆逶迤于地,转动时如浮云飘动。腰侧系一丝带末端系着几个小巧精致的玉玲儿,舞动时清灵作响,煞是好听,发上簪着三对碧玉簪,末端垂着珍珠串,玉是蓝田碧玉,青翠欲滴光泽和润,珍珠是南海明月珠,润白明华,流光盈动,更加衬托的人清雅绝尘,高贵雍容。轻移间,珍珠垂帘摇曳而动,风流乍现,舞动时飞旋而起,如银帘环绕。长长的珍珠链摇曳间轻触脸颊,温润光滑。

    她飘然如仙子般出现,最震惊的人便是湛王,她怎么从外面进来?那床上的女子是谁?湛王的脑子渐渐清晰了,紧盯着韩锦绣的目光变得深沉起来,这会他在愚蠢也知道,他被算计了,算计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韩锦绣。

    永和郡主诧异的张大嘴巴,难道床上的女子不是韩锦绣,真是太可惜了,怎么就不是她,还等着瞧她的笑话呢?

    林夫人和成国公夫人等人快速的俯身给韩锦绣请安:“见过太子妃。”

    韩锦绣微微颔首:“众位夫人快快请起,这里怎么这么热闹,本宫走一圈回来,看着人头攒动,这就进来瞧瞧,这是怎么了?四皇弟,你为何会在这里?还有这床上的姑娘她是谁?四皇弟,这不是皇嫂说你了,就算你喜欢一个姑娘,也不应该用强,直接上门提亲便是。你是父皇的皇子,难不成还娶不到意中人,你这般做,岂不是要生米煮成熟饭,让姑娘难堪。”

    这些话不费吹灰之力就从韩锦绣嘴里说出来,她脸部红心不跳的盯着湛王,心底冷笑了起来,你也有今日。

    林夫人:“······”

    成国公夫人:·“······”

    永和郡主:“······”

    徐梓娇:“······”

    她们不能否认太子妃说的一点儿都没错,湛王身为陛下的皇子,喜欢哪位姑娘,直接上门提亲,何必闹成这般?

    湛王有些懵了,一时间竟然说不出半句反驳的话来。

    这时,韩锦绣继续道:“四皇弟,你能不能找找地方,偏要在你皇嫂换衣裳的地方,还有今日可是林夫人寿宴,你也太没有分寸。俗话说的好,长嫂如母,今日母后不在,本宫可要代替母后训斥你了。还不赶紧穿好衣裳,带着这位姑娘下来给林夫人和众位夫人们赔罪,惊扰了她们。”

    湛王:“······”

    永和郡主这会好奇起来,湛王喜欢的姑娘到底是谁了?猛地趁着林夫人不注意,她凑过去看了一眼,惊呼:“石姑娘,怎么是你?”

    听着永和郡主的叫声,众人都在脑海中想着石姑娘到底是谁?朝中姓石的大臣并不多见,只有一位,那便是大学士石鱼,石姑娘便是他膝下唯一的独女石媛媛。

    湛王不情愿的整理好衣裳,各位女眷们识趣的退出去,都在门外候着。还有那位床上的石姑娘,她身上只有单薄的被褥,现下要换一套新衣裳,她们这些人待在屋里,怕是非常的不合适。

    趁着机会,林夫人命人去将林次辅和石大人、石夫人请来,发生这么大的事,他们自然得在场。

    随同林次辅一同赶来的还有鲁王,恰好当时鲁王再跟林次辅喝酒,似乎听到了湛王的名字,鲁王便缠着一起过来。在路上,鲁王和林次辅从丫鬟口中知晓了湛王和石姑娘的事。

    湛王率先打开门走出来,之后没多久石姑娘,也就是石媛媛换好衣裳,羞涩的出现在众位女眷的面前,垂眸站在湛王身后。

    林次辅和鲁王来了,石大人和石夫人夫妻俩还没有到,太子妃也在。

    众人一番寒暄,湛王冷声道:“今日之事······”

    “住嘴,四皇弟,等石大人和石夫人来再说。”鲁王略微皱眉,父皇若是知晓,必定要雷霆震怒,豫王之事已经让父皇头疼,再来湛王这事,鲁王心底略略发沉,他跟永和郡主的亲事什么时候才能向父皇开口。

    思及此,鲁王的目光朝林夫人身边的永和郡主飞快的看了一眼,两人四目相对,永和郡主心里仿佛有一股暖流流过,甜甜暖暖的。

    鲁王刚说完话,石大人和石夫人就在丫鬟们的带领下急匆匆的赶来了,他们夫妻俩对着太子妃、鲁王和湛王等人行礼。

    紧接着林次辅朝林夫人看了一眼,她瞬间会意道:“成国公夫人,烦劳你带着几位尚书夫人回去用膳。”言下之意是不愿意让成国公夫人等女眷留下来,这些事,她们也不方便听。

    众位女眷巴不得能离开,听到这里,很快她们便离开了。

    永和郡主还不肯走,她留下作甚?林夫人皱眉催促着她离开,偏偏永和郡主向没看到一般,乖巧的站在林夫人身边,让林夫人一拳打在棉花上,气的脸色发青,只能朝林次辅无奈的看过去。

    众人进屋,石大人和石夫人得知他们的独女石媛媛跟湛王睡在一张床上,气的石大人当场便狠狠地打了石姑娘一记响亮的耳光,骂道:“混账东西,平日我们怎么教你的,你都忘记了?”礼义廉耻都抛之脑后!

    韩锦绣眨眨眼睛,抿嘴笑道,这石大人真是个聪明人,他心底有怨气,不能朝湛王发泄出来,也只能对着石姑娘发泄,谁让湛王是陛下的皇子。倒是传言有误了,都说石鱼铁面无私,怎么今日不对?

    紧接着石鱼朝湛王看过去,沉声道:“湛王殿下,今日之事我们等着您给我们一个交代!”

    众目睽睽之下,他石鱼的独女石媛媛跟湛王被人捉jian在床,他传出去还有什么脸面,一想到这里,石鱼胸中的怒火蹭蹭的往上涨。

    石媛媛垂眸在石夫人的怀里偷偷的哭泣着,石夫人只能轻微的出声哄着她。

    湛王还觉得憋屈,他今日想要的女人并非石鱼的独女石媛媛,而是站在人群中的那一抹亮丽的身姿,怎么就换成了石媛媛?

    鲁王见状,急忙作揖道:“石大人,息怒,此事定然是四皇弟做错了,他爱慕石姑娘,可惜用错了方法。等回头本王今日向父皇禀告此事,让他给四皇弟和石姑娘赐婚,石大人消消气。”

    “就是,石大人,三皇弟说的没错,王丽妃平日定是忙着照顾父皇,疏于对四皇弟管教,才会使得四皇弟做出今日的错事来。石大人,消消气,此事本宫会跟三皇弟一同禀告陛下,请求陛下为他们二人赐婚。”韩锦绣轻飘飘的说道。

    王丽妃平日忙着照顾陛下,疏于对湛王的管教。在场的可都是人精,朝堂之上混迹多年的臣子,岂能听不出韩锦绣的言下之意,王丽妃出身不高贵,乃是先皇后朱氏身边的宫女,没有强有力的母族支撑,王丽妃想要在后宫生存下来,自然得靠着陛下的恩宠,将心思都花费在陛下身上,对湛王自然疏于管教。这是说湛王没有教养了?

    湛王气的捏着拳头,这该死的韩锦绣什么时候变得这般有心计,说话那么难听,以前还当真是他小瞧了。

    蓦的,永和郡主朝石媛媛看过去,问道:“石姑娘为何会在这里?”直觉告诉她,肯定有问题,这可是太子妃换衣裳的地方,按理来说,石媛媛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莫不是石媛媛被太子妃陷害的?

    石夫人怀里的石媛媛抬起头,哭红着一双眼睛,呜呜咽咽最后还是没有回答永和郡主。

    倒是石夫人看不下去,心疼道:“永和郡主,都这个时候了,问这些有何用?”她女儿的清白已经被湛王给毁了,日后可如何是好?

    思及此,石夫人朝石鱼看过去,夫妻俩似乎心有灵犀。石鱼黑着脸对着众人作揖告辞,带着石夫人和仍旧哭泣的石媛媛离开了。

    林次辅和林夫人跟在身后送着他们一家三口离开,今日是林夫人的寿宴,发生这样的事,他们不愿意见到,但是事情已然发生,只能想办法去解决,让石鱼和湛王都各自安好。

    姑娘家的声誉可比什么都重要,从这一点上来说,湛王实在有些可恶了。正如太子妃所言,真心喜欢姑娘家,就应该登门求亲,三媒六聘,而不是这般行事。成国公和姚氏对视了一眼,他们俩心有余悸,得亏是吴贤妃上门替鲁王求娶徐梓娇,而非王丽妃替湛王求娶,太子妃说的一点儿都没错,湛王这般的确是没有教养,回府可得叮嘱徐梓峰跟湛王保持距离。

    一口气堵在胸中的湛王一直黑着脸,他现在能说什么,能说他想要欢好的人是太子妃韩锦绣,而非石媛媛。已经被众人捉jian在床,在他们眼底,他跟石媛媛是脱离不了干系了,现下他多说都是无妄的辩解,在他们眼底,会更加可恶。韩锦绣,她到底是如何识破,又是如何将石媛媛引导这里来的,这是最让湛王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闹出湛王和石媛媛这样的事,林府的寿宴太子妃、鲁王连同湛王那是没心思留下来,一行人便回宫去向陛下汇报。

    林次辅和林夫人将他们送到门口,目送着三辆马车一同回府。二公主的身子好些了,便跟着太子妃一同回宫。

    林夫人叹口气:“哎,老爷,这次都是妾身的错,要不是妾身要举办······”

    “夫人,什么都不要说了,此事不怨你,走吧,都回屋吧,还有客人们要招待。”林次辅淡淡的摆摆手,这些话现在说不合适,眼下还得招待宾客,也不知道太子妃等人回宫,陛下是何反应。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