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解脱(大结局)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还记得那一杯奶茶吗?我亲手为你煮的,亲手递给你,然后,亲眼看着你失去理智发狂,你逐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意识错乱被迫与我发生口角争执,直至将我推下阳台……

    我告诉你,这一切都是盛家的阴谋。

    韵声不是一直说,盛家没一个好东西么?是的。盛家是一个魔窟,深不见底,吃人不吐骨头。

    宁祁萝,我想告诉你的是,你从来没有对不起我,从来没有意图伤害我,是我错了,我受盛家控制,终究……我失去了你这个最好的朋友,唯一愿意陪我一起欣赏玉兰花盛开的朋友……

    ……

    看完盛长袖的这封信后,我哭得差点喘不过气来。

    当年的那一幕被重新还原在我眼前。

    清晰又模糊,又好像很复杂,连我自己也看不清了……

    这些年来,我无数次说服自己忘记那一幕,忘记自己给盛长袖造成过的伤害,忘记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

    可我总是无法原谅自己。

    从内心深处我知道,我欠盛长袖,永远都欠她。那时候我天真的想,除非她那一双腿变好,或是,我也废掉一双腿,来偿还。

    我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不是没有去实验过。

    但自暴自弃最终带来的伤害,只会翻倍加注在爱我的人身上,他们替我承受这些痛苦,我意识到,我不该这样自私。

    ……

    那天。

    盛长袖来找我,她穿了一条她最喜欢的白裙子。虽然是白色,但花式一点也不素,款式是按照法式款式设计的,刺绣蕾丝花边,漂亮又精致。

    她还戴了一顶洛丽塔草帽,三厘米宽的带子系在了下巴,栓成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那天,盛长袖像一个公主出现在我面前。

    我们去了比拉湖,正值玉兰花盛开的季节,盛长袖告诉我:“祁萝,我想在这住两天。”

    我说:“好。”

    盛长袖挽住了我的胳膊,把头偏靠在我的肩上:“你陪着我吧,最近我好无聊的。而且每次都是我一个人欣赏白玉兰,你都不同我一起欣赏。都道有福同享,有花也要一起欣赏,你说是不是?”

    我很听盛长袖的话。

    觉得她说得都对,便答应了她。

    白天玩得太开心了,我们自制了烧烤,盛长袖还教我学会了制作奶茶,是麦香味儿的奶茶,那是我第一次自己做出一杯,虽然味道很奇怪。

    盛长袖还夸我:“你喜欢喝奶茶,可是祁夫人会控制你喝奶茶的次数,我也觉得外面的奶茶喝多了不好,不管有多贵,哈哈,我是不是和祁夫人一样会让你烦恼?”

    盛长袖把她特制的那杯奶茶递给了我,还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以后你要是特别想喝奶茶,可祁夫人又不同意你买的时候,你就可以自制解解馋。味道不一定比外面的好,但一定比外面的健康。”

    “你看这麦香,是曼洲的特产,回去我让朋友从曼洲多寄点过来,你想喝了自己动手就行。要是实在懒得动手做,你给我打个电话,我做好给你送过来。”

    我很感动。

    也是那时候我发现,友情的长存是在于双方的付出,我对盛长袖很好,盛长袖对我亦是。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要好下去,她会是我永远的朋友。

    但,她递过来给我的那一杯奶茶,打破了我的一切幻想。

    喝了那杯奶茶后,发生的事,让我持续痛苦多年。

    至于奶茶里面到底有什么,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怎么了。我为什么会变得那样狂不可遏,问题的起因在哪里我始终记不起来,唯一只记得,我和盛长袖争吵不休,最后我一怒之下将她推下了别墅阳台……

    那一幕永远刻在我的脑海里,深深的,挥之不去,像阴影一样笼罩我多年。

    当时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正趴在阳台上,手伸向下方,那是一个试图抓住的手势。

    可惜我没能抓住她。

    盛长袖从别墅的三层摔下去,幸得保下一命,可不幸的是,她没了一双腿。

    这一切是我亲手造成的,我毁了她的一辈子。

    我疯了一样只想还她一条腿,因为这是我欠她。

    如果不还,我想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了。

    后来,盛家多次以盛长袖毁了双腿这件事,找上祁家讨要一个说法,祁家都应付了,因为这的确是我犯的错,家里每一个人都在替我买单。

    可盛家的目的不止于此,久而久之,丑恶的嘴脸就彻底露出来了。他们像吸不饱血的水蛭一样,试图用各种办法来依附住祁家,困住祁家,从祁家获得巨大的利益来壮大盛家。

    他们每次讨要利益之前,都会以我害了盛长袖这个借口为由,实行他们肆无忌惮的借口。

    祁家的退让是诚意的,可是盛家的嘴脸让人怒不可遏,祁家也意识到这已经是一个无底洞,再这样纵容下去,盛家会再而三的得寸进尺。

    是以,祁家不再接纳盛家的任何要求。

    可在尝到祁家给的甜头之后,被压下气势的盛家必然不会就此甘心。

    于是盛家使出了盛长袖这个杀手锏,他们让盛长袖出面找我。

    那天,我见到了另一个盛长袖。之所以说是另一个盛长袖,因为她与曾经那个一心对我好,像姐姐一样照顾我的盛长袖不一样了。

    她坐在轮椅上,表情依旧那么温柔,只是眼里却没了光。

    她声泪俱下对我说:“宁祁萝,你把我害成这样,毁了我的一生,你让我今后怎么办?”

    “我永远也站不起来了。”

    “宁祁萝,因为你我失去了一双腿,你让我从一个健健康康的人变成一辈子的残疾人,是你,宁祁萝都是你……”

    她几乎歇斯底里的声音,让我后退,害怕靠近她。我心里又是愧疚又是恐惧,脑海里不断的告诉自己,盛长袖变成这样是我造成的,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她。

    可是她还是害怕她。

    不敢同她说话。

    只能一味的逃避她可怜又悲剧的目光。

    “宁祁萝,你怎么不去死呢?”盛长袖目光变得怨毒,瞪着我:“你把我害成这样,你该用你的命才能抵债啊。”

    “不……”我害怕,脚下不断的后退,直至跌坐在地板上。

    地板的凉意隔着衣料渗入骨头,我冷得一颤,双腿屈起抱住膝盖,把脸埋在膝盖上不敢再抬头。

    盛长袖滑着轮椅到我身边,她的手触碰在我的手背上,轻声喊我:“宁祁萝。”

    我如同惊弓之鸟,被吓得反应极大。那一刻我仿佛被逼到了崩溃的临界点,我想,要是盛长袖再逼一步,只需要一步,我一定会疯掉,变成一个神经病。

    可是她没有再咄咄逼我。

    她只轻声说:“保我盛家辉煌,我就原谅你了。”

    我良久才抬起头,看着她那温柔却又平静的脸庞,久久的失神。

    ……

    那天之后,我生了一场大病。

    祁夫人说:差点要了我女儿的命。

    我折磨过自己,伤害过自己,在多次郁郁沉沉之下,我被家人送去了白山生活一年,之后辗转去了曼洲,待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进行治愈。

    自我治愈的这段时间里,我遇见了很多人,也遇见了我未来的伴侣,江映迟先生。

    他先动心于我,而我不知感情珍贵,多次无意中辜负了他的真心。

    我在外漂泊了几年,始终不太愿意回新吉利,往事太难堪,回忆起来会让我很痛苦,我不太想面对这些痛苦。

    于是我进了娱乐圈。

    起初只是抱着玩玩的心态,也是我不回家的借口。家里的每一个人都来见过我一次,但没有第二次,都被我拒绝了。

    我不想被打扰,估计是迟来的叛逆期,我讨厌和他们一起生活,甚至不接受他们的每一分钱,埋头在娱乐圈吃苦历练。

    家人当然不会真的不管我。

    他们总是在暗地里为我铺路,既然我要走娱乐圈这条路,他们就为我除去了这条路的大部分荆棘。以至于我只吃过被网暴的苦,从来没遇见过那些黑暗的潜规则以及循环淘汰。

    网暴从起初的心甘情愿,只为赎罪,再到后来我终是忍受不了这种满满恶意的谩骂,是以,我选择了退圈。

    确切说,大概是叛逆期过了,我想回家看看。

    但是发生了意外。

    我在回家的那天,出了一场车祸。

    江映迟亲自来接我,我当时不愿与他多接触。

    金叔安排来接我的车已经开来,我当着江映迟的面上了金叔的车,我以为我这样明确的态度他会明白,可是他拉住我,不让我上那车。

    我一怒之下对江映迟拳打脚踢,蛮不讲理:“我不要跟你走,我的态度还不够明确吗,非要我说出来吗?我不喜欢你,我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你不要再缠着我了,你很烦。”

    因为我不喜欢他,不想和他发展未来,那时候,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嫁给他,还会这样爱他……

    江映迟任由我胡闹打骂,只沉声对我说:“我送你,你要去哪里都可以,想做什么都行。”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坚持不让我上金叔的车。

    一转头,忽见金叔一脸的难色,仿佛欲言又止。

    可那时我并未去深想,正要拉开车门上车之际,却被江映迟一把拖走,带上了他的车。

    一到了江映迟车上,我更加变本加厉的挣扎:“你明知道我不想跟你多接触,你却总是强迫我,你这样只会让我愈发讨厌你。”

    “那就讨厌吧,反正你也没喜欢过。”他说。

    我语塞,竟不知怎么怼他了。

    便闭嘴不言。

    他开车很专注,一句话也不同我说,我开始坐立不安,越来越沉不住气,一时脑袋发热居然做出了我自己都震惊的行为,我去干扰他开车。

    “江映迟,你就近停车,我不要搭你的车,我甚至一秒都不想看见你。”

    她不管不顾的吼道,还不停的干扰他开车,甚至疯了一样试图去抢夺他的方向盘。

    他沉声喝止我愚蠢的行为:“我可以理解为你想拉着我一起共赴黄泉么?”

    “我疯了才会跟你一起死,就算死,我也会离你远远的,各死各的。”

    江映迟要应付我的干扰,我的发疯,要一边认真的开车。眼看着他就要靠边停车,却在这时左边冲出来一辆皮卡车。

    皮卡车与江映迟的车撞上了。

    我坐在副驾驶,按理说一定会受伤最严重的,可最后一刻是江映迟拼尽全力护住了我,承受了大于数倍的伤害。

    这场车祸由我引起,最终我的报应就是失去记忆。

    我恢复记忆后才明白,为什么当初江映迟在病房时会使唤我,会那样委屈,有苦难与我言。

    因为确实是我害了他。

    再后来,江映迟告诉了我真相,他说:“那天来接你的金叔,被控制了,对方是盛家的人。”

    但不是盛长袖做的。

    那时候盛长袖对这件事毫不知情。

    因为她已经严重抑郁,手腕无数疤痕,她已经起了自杀的念头。盛家多次救回自杀的盛长袖,意识到盛长袖即将控制不住,于是,盛家就故意引发了这一场车祸,最终盛长袖不得不继续被盛家操控。

    他们只想让祁家把这笔账算在盛长袖一个人身上,这样他们在祁家所获得的利益就永远不会断。

    我也终于明白,盛长袖为什么说她找到最终的归属了。

    更确切说,这也是盛长袖腌臜一生的彻底解脱。

    .

    (全文完)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