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9.高手沈秋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琴台乱战之间,沈秋手持贪狼刃,脚下挪动,使身形轻盈,如风中落叶,在那群围攻者前后左右,闪来闪去。

    以图打乱贼寇阵型。

    但这以往无往不利的秋风刀,这番却遇到了阻碍。

    就好似秋风吹在高墙上,每每挥出刀式,便被那些凶悍的圣火教人抵挡住。

    再无一丝圆润之意。

    这些家伙,人数虽少,但个个都是精锐,身上武艺并不弱。

    让沈秋再没办法,和以往一样玩无双割草的游戏了。

    但这也难不倒他。

    临近敌寇,沈秋刀式一变,待眼前圣火教徒以长兵抵住刀刃时,将那轻快的刀刃变为厚重劈砍。

    巧力变蛮力,重压劈削之下,刀破灼热气劲,将眼前那人带起鲜血,砍翻在地,又回身一刀,试图偷袭的,也被一刀砍翻。

    他回头看东方策那边。

    有这七截剑客的协助,岌岌可危的墨家阵线很快安稳下来。

    但贼寇之中,那名双手握持光明杵的蛮横大汉,却也不再攻击那些伤亡惨重的墨家人,而是如找到目标一样。

    狂乱虎吼中,便窜上来与东方策缠斗在一起。

    那七截剑客的剑式精妙轻灵,颇有道家韵味,而那凶蛮大汉手中两把沉重光明杵上则缠绕着诡异火花,身上缠着灼热霸烈之气。

    这骤然交战,那邪异内功,便让东方策压力骤增。

    打一个人,和打一群人,自然是不同的。

    铃铛摇摆之间,沈秋闪身掠入东方策身前,随手一刀劈出,覆盖匹夫刀意,将那蛮横大汉逼退几步。

    他回身甩出一记秋风扫叶。

    寒气喷涌间,便将扑来的几名圣火教人逼退开。

    寒冰烈火,自是相对,朔雪寒气对这些家伙的压制,比对其他对手更强。

    “东方兄,助墨家守住此处!”

    沈秋对身后持剑的东方策说:

    “你七截剑式以慢打快,以柔破刚,最善防守反制,待我先缠住这等邪异凶蛮之徒,你清理了那些妖人,再来助我破敌!”

    东方策看到沈秋手中刀刃带着寒气,他眼睛眨了眨,心中有疑惑,但知此时不是多问之时。

    便反身退了两步,守在墨家伤者前方,防着眼前死战不退的魔教中人。

    他朗声问到:

    “沈兄,那人乃是罕见锻体武者,你一人对他,行不行?”

    “有何不行?”

    沈秋甩了甩手中贪狼刀,一抹寒气在刀刃上逸散开,周身气势也变得阴寒,正与眼前那圣火教大汉的灼热霸烈之气相互抵消。

    大家都是地榜中人,恰好还是对立的属性攻击,谁怕谁?

    沈秋脚下轻点,身形摇摆之间,铃铛声中,便闪入那大汉身前两丈,一股灼热之气扑面而来,就如煌煌烈日,烤炙大地。

    早就听说西域圣火教真气如烈火翻腾,打中对手便是火毒入体。

    若有死伤,便是伤口焦灼,犹如烈焰加身一般。

    今日一见,果然神妙。

    “铛”

    贪狼刀若无影斩落,划开那西域教徒繁琐的衣裳,留下冰冷伤痕,沈秋长刃轻摆,抖出几道刀影,要顺势拉开伤口。

    但下滑刀刃,却被沉重的光明杵抵住。

    这奇门兵器,像极短矛。

    中部有握柄,前后两端有六棱尖锥,三尺长,上面还有金色纹路点缀,如火焰花纹一般。

    说是兵刃,倒更像是祭祀用的玩意。

    这种兵刃,并不是中原自古就有的,据说是千百年前,虽着佛教从阿瑜陀耶那边传入中原的,本是佛家兵刃。

    在雪域一些密宗传承中,这种武器象征着所向无敌、无坚不摧。

    只是发展来发展去,也不知道是中间出了什么问题,这本该是佛家兵刃,却成了圣火教那边的制式武器。

    魔教势大后,甚至成了那些圣火教妖人,在江湖上的身份象征。

    “啪”

    光明杵向外拨动,贪狼刀被挑开一瞬,又在沈秋手腕微摆之间,如飞虫嗡鸣,重新滑向那凶蛮大汉的脖颈。

    武器碰撞,一触即分。

    霸烈真气顺延光明杵打出,被沈秋一指玄冰点碎,灼热消散,也让手上覆盖的冰甲融化。

    眼前那高大汉子眼中一片冷漠,他将被割开的上衣撤下,随手抛走。

    衣物离手瞬间就开始燃烧,火光点点飞舞。

    在那一身夸张的腱子肉上,沈秋寒刀划开的伤口直到真皮层。

    毫无血液渗出。

    他健硕肌肉上布满了各种旧伤,就如被不停锻打的铁块,已铸成真正的铜皮铁骨。

    毫无疑问了。

    这是极其高明的横练功夫。

    那筋肉大汉双手持光明杵,灼热真气在体内游走,让这人周身空气都不正常的扭曲,锐利双杵锋刃之上,如高温聚点。

    被那玩意接触到肉身,便是灼烧的血肉窟窿。

    沈秋面色肃穆。

    他在这人眼前,就如面对一团滔滔烈火。

    煞气灼人。

    朔雪真气奔涌开来,将灼热霸烈之气冲开。

    寒风与高温纠缠,让这大地周围的气旋,都开始呼啸拉扯。

    这应是真正意义上,生死对博的第一个地榜高手,济南阴阳刀杨复,是地榜末流,其真实实力应是介于地榜与人榜前列。

    半步地榜,这般称呼更合适一点。

    不管是气势,压力,还是作战信念,杨复,都远不如眼前这个圣火高手。

    “圣火助我!”

    那人紧盯着沈秋,低声颂了句经文,便如蛮牛般奔腾刺来。

    金刚杵出手,大开大合的招式。

    电光火石,十几刺出手,看似胡乱戳刺,但又封堵沈秋躲闪空间,炽烈真气在刃尖燃起,如镜子反光。

    每每看去,光明大作,乱人目力。

    这一手光明杵法,被这蛮勇大汉,耍出了张飞穿针般的精细凶险。

    沈秋长刀在手,脚尖点地,不停后撤。

    时刻与那大汉保持丈远距离,周身寒风漫卷,如惊涛拍岸,消磨这大汉锐气。

    待退出十步,后者那光明杵向前急刺数分,被沈秋以魅影步法侧身躲过。

    圣火高手旧力已尽,新力未生。

    致命破绽!

    沈秋双眼眯起,右手握刀,左手以玄冰指扣住刀刃,做拔刀状。

    便见眼前寒刀一闪。

    白龙出鞘,如吹雪秋风。

    刺骨寒气迎面而来,三分舍身决的推进,让贪狼刀上布满一层冰刃。

    十步躲闪,积蓄力道。

    只为这反戈一击。

    “唰”

    沈秋身影急掠,如幽鬼前行,三丈之地,一闪而过。

    维持着劈砍动作,手中长刀刃上冰霜尽褪。

    刀刃灼热,还有丝丝血气翻腾。

    就像是被蒸发的水滴。

    他之前并未敌对过有横练功夫的江湖人。

    这横练功夫,重锻打肉身,什么金钟罩铁布衫,都讲求极致锻体。

    功夫相当难练。

    但炼成之后,却效果非凡。

    面对这等对手,寻常刀砍剑刺,便就如刮痧一样。

    与之对敌,务必要积蓄气力,抓住一丝破绽,一击破敌。

    在沈秋身后,圣火大汉转过身,自胸口到腰腹,已被一刀斩出伤痕,有血迹点点溢出,但灼热光明杵护着心窍。

    让那破敌一击只差一丝。

    却未竟全功。

    “铛”

    大汉手中光明杵,被贪狼削断大半,刃尖掉在地上,发出清脆声音,可惜刀上剩余力道,已不足破开横练之躯。

    “可惜。”

    沈秋舞了个刀花,心中遗憾。

    拔刀术电光火石,快若迅雷,又有凶狠突击之力。

    却依然不伤那人心窍,又寻不得横练罩门。

    这地榜中人大都是尸山血海里杀过来的,搏杀经验极其丰富,果然每一个都不好对付。

    那西域大汉见沈秋一记凶狠拔刀术,也未能打破自己的防御,圆盘脸上便露出一抹轻蔑,他丢掉手中断裂光明杵,活动了一下强健肌肉。

    “中原人...弱!”

    那西域汉子用腔调古怪的声音说了一句,还故意对沈秋甩了甩小拇指,又握成拳头,在筋肉健壮的胸口上拍了拍。

    似是挑衅。

    他武艺重于横练功夫,靠着一身千锤百炼的蛮力纵横西域,论起提纵轻功,自然是不如沈秋。

    刚才十步后撤,打出十几招都没碰到沈秋。

    就如大炮打蚊子。

    威力够大,打不到也没用。

    他便要用这挑衅,来诱使沈秋继续贴身肉搏,继续蛮干,好给自己制造出破敌机会。

    “好啊!”

    面对这挑衅,寒风吹拂之中,沈秋轻笑一声。

    他将贪狼归鞘,又在背后刀匣轻拍一记,隐约虎吼之间,沉重的七星摇光落入手中。

    利器在手,凶戾刀意扑面而来,刺的那大汉皮肤生疼。

    眼见沈秋握持摇光,再次做出拔刀术动作。

    这一脸轻蔑的大汉铜铃眼中也闪过不安。

    “卑鄙!”

    那人大吼一声,一手抓着光明杵,如暗器般激射而来,被沈秋闪身躲过。

    灼热兵刃砸在假山上,打的假山碎石横飞。

    他双掌飞舞,脚下碎石崩飞,如霸烈蛮牛朝着沈秋奔来。

    一掌又一掌向前打出,手掌缠绕火焰真气,又急又快,试图压制沈秋,不能让沈秋再拔一次刀了。

    刚才那把刀,他的铜皮铁骨挡得住。

    但这把刀,挡不住!

    “呵,西域人...垃圾!”

    沈秋将刚才的挑衅原样归还。

    这摇光刀刀身这么厚重,怎么可能做出如贪狼一样迅捷凶戾的拔刀术?

    他只是吓唬一下这个夯货。

    却没想他居然真的上当了。

    打一个寻常地榜,不用摇光,沈秋只是吓吓他罢了,他躲闪攻击,收刀还鞘。

    既然外部强横,就要转换思路,从从内击破。

    眼见沈秋起了刀,这西域汉子眼中也闪过一丝欣喜。这狡猾的中原人脑子怕不是有问题?

    没有了那宝刀,就沈秋这豆芽菜体格,都不够他一拳打的。

    他信心上涌,便虎吼一声,拳式再猛几分,周身灼热更甚。他要一鼓作气!

    以西域人的无双力量,把这个跟兔子一样的豆芽菜打倒在地!

    沈秋不使兵刃,走拳掌路数,让他动作再快三分,搭配上魅影步法,铃铛叮当乱响之间,便有好几掌,打在那西域汉子健硕的肌肉上。

    拳掌碰撞,那坚固皮肤竟发出如枯木般的声音。

    沈秋的力量不是强项,打在西域汉子身上,就如蚊虫叮咬,看似软弱无力,如跳舞一般,但后者不动真气还好...

    体内烈火真气刚一运作,一股痛楚便从肝部升腾。

    就好似好几根冰冷的针,在疯狂戳刺穴位经络,真气流通不畅,还有剧痛翻腾。

    他手掌上燃烧的灼热火焰,也像是供气不足一样,一闪一闪,几近熄灭。

    “这鬼爪,滋味可好?”

    就在那大汉咬着牙,用真气冲开体内“气针”的一瞬,沈秋阴测测的声音自他身前响起。

    他猛地回神,便见眼前沈秋变掌为爪。

    在寒气飞舞的鬼哭狼嚎声中,绝影七杀施展而出,两爪在眼前舞起漫天爪影,就好似沈秋凭空长出七八只手。

    筋肉大汉将双臂交错,挡在身前。

    下一瞬,阴森气息便捶打在他千锤百炼的身躯之上,朔雪玄功塑造阴森寒气,化作十数根气针入体。

    就好似在烧红的油锅里,倒入了一瓢冰水,刹那间就是火星四溅。

    这西域汉子修灼热真气,被这寒气在体内激荡,承受的痛苦,是寻常人的数倍以上。

    他惨叫一声。

    防御动作登时变形,又被沈秋挥拳一击,如战锤猛袭,打在肩膀上。

    “哐”

    高大汉子如高山崩溃,被一拳打的跪倒在地。

    屈辱异常。

    一身铜皮铁骨,明明还有再战之力。

    但寒气气针入体,却将他体内浑厚烈焰真气制得死死,就如无形锁链缠于身上。

    一身高明的圣火武艺,十成中再难发挥三成。

    “铛”

    沈秋自手中翻出黑色鬼影针,要以鬼影针法,制住眼前这筋肉大汉。

    但谁知细针扎在这家伙皮肤上,竟发出铁石之声。

    针根本就扎不进去,就像是扎在铁块上。

    想想也是,贪狼刀这等利器,都只能破开血肉,无法伤到骨骼,更遑论这寻常精铁做的针呢?

    “唰”

    眼看西域大汉还要挣扎,沈秋后退一步,并指为剑,若幻影急掠,点在他胸口檀中穴上,朔雪寒气注入穴位。

    以寒气化作气针。

    如此再点十几次,以这寒气气针,代替锐针,将这人全身气力被锁死,使他就如瘫痪一般,躺在地上。

    全身都失去知觉。

    只有头颅和五官还能再动。

    沈秋收拢真气,使周身寒气尽消,衣袍也是无风自动,背着刀匣,头发都不乱一丝,在旁人看来,更显手段高超。

    若是之前轻取阴阳刀杨复,让沈秋对自己的地榜实力还有所怀疑。

    经此圣火教高手一战,他心中怀疑,便尽数消退。

    不动摇光,已赢得轻松。

    若是动了摇光,再辅以舍身决爆发,怕是五招之内,就能砍掉这莽汉脑袋。tv首发

    他不用再有什么怀疑。

    也不用再有什么疑问。

    无数个日夜在幻梦中苦修武艺,如滴水石穿,聚沙成塔,一步一步默默向前行走,无数次搏命厮杀,在江湖行了一遭后,量变,终于引发质变。

    以习得朔雪玄功为契机,今日沈秋,已真正脱胎换骨。

    刀术,拳掌,提纵,每一项都已有了长足的突破,已从末流突破,如鲤鱼摆尾,逆流而上,终跃龙门。

    一年前的江湖散人,老路头那曾昏聩不堪,让人失望的弟子沈秋。

    如今,已是,真正的江湖高手了。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