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卷 南疆异塚 第四十七章 墓门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万恶的封建社会!”我咬牙切齿的说,“为了给自己修建这么个玩意儿,得耗费多少人力物力?咱不说那些王公贵族,就是个小小的邪教教主都能做到这个样子,由此可见权势这个东西真是害人不浅!绝对权力只会使人绝对腐化!这话说的一点也没错。”

    “说的倒挺义正言辞的,可是我看你的嘴角怎么还带着点点淫笑呢?”坛子瞅着我说。

    “你才淫笑呢!”我一拳打在坛子身上。

    “不不,不是淫笑,是意淫的笑!”坛子连忙解释。

    “那还不是一样?”

    “他嘴里骂着权势,好像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其实心底早在幻想如果是他得到那权势会如何如何了?”许云姝也是一脸的鄙视。

    “那是肯定的了,我就不信你不想君临天下,不想三妻四妾。如果让你穿越到古时候做财主,没准早就乐得屁颠屁颠的了。”坛子也加入到了“怒怼”我的行列里。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没办法跟你们沟通!”我说着话跟着马习文一起走向了另一边。

    既然墓葬大致的位置已经确定,剩下的工作就是找到它的正门了。我也问过马习文,为什么不随便找个地方开挖进入。他告诉我说,这个上巫教主宰传说中一直是神通广大,而且还很神秘,不知道这里会有什么,贸然出手可能会很危险。据说之前民国时期的北窃刘地龙、南盗杨南天也都是从入口处进入的。连他们这等盗墓高手都不敢从入口以外的地方进入,可见这里绝对不一般。更何况洛阳铲探到的底部是坚硬的石头,可见这墓室是用厚石板搭建的,要想在不动用炸药的前提下凭人力破开,恐怕有些困难,最主要的是......“我们要是从别的地方随意进入,那不是和那些无耻的盗墓贼一个样了?会破坏墓葬原有的结构的!”马习文语重心长的对我说。

    我心里暗暗的“呸”了一下,心说:“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过也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而已。没准你偷偷带回家的古董,比盗墓贼还要多!什么怕破坏墓葬的原有结构,那还不是做给别人看的。我看你多半还是怕了墓葬里的机关!”我心里虽然是这么想,可是脸上还是表现出一副虚心受教的神情。

    而在那边,凭借着探地成像仪的成像,王跃生等人也找到了墓葬的入口。只是......

    “教授,从成像仪显示的结果,这里确实是入口,可是从地下空洞的图像上看,入口的东侧部分好像已经塌了......”王跃生指着成像仪中显示的图像对马习文说。

    马习文看了看图像,点了点头:“年久日长,再加上这里常年这么潮湿,出现塌方也是正常的。既然东面塌了,那咱们就从西面入手开挖。”

    至于挖掘的事情,自然是由朴一男手下的人进行了。他们这些人都是保镖出身,一个个身强体壮,自然也有两膀子力气,再加上王跃生等人在旁边帮忙轮换,这挖坑的力工倒也够用。

    正如马习文所料,这里土质只有上面一米多是松软的,再往下确实较为密实,而且土里树的根须彼此盘缠,更是不好清理。纵使位置找的不错,可是开挖的进度却是不尽人意。只是几米深的坑,他们竟然用了近三天的时间才挖开。要不是朴一凡不想走漏风声,不肯找专业的土建人员来,以防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墓葬的事情,这个挖坑的活也绝用不了三天。当然,这个坑并不是像盗墓那种窄小的盗洞,而是一个直径两米的大洞,方便人员和工具上下进出。从这点上来看,花了这三天的时间倒也值了。

    我们先是用气体测试仪测试了下孔洞下方的空气后,才慢慢用绳索滑到了下面。

    你还别说,这上巫教主的墓室(也许不是墓室)还真挺气派的,并不像是平常矮小的墓葬一样。一进到里面就感觉到很豁亮,里面顶子与地面的距离大约也有三米多高,和赵峰的墓室有些像,因此并不会让人感到气闷。

    我们一到底下便看到了两扇石制墓门。这两个墓门也很高大,虽然感觉赶不上赵峰墓室的门,但是却感觉精致很多。石门并不是普通的花岗岩石,而是用的是汉白玉石。这一下子就变得高端、大气、上档次了。而且两扇门上还分别刻着两个稀奇古怪的人形图案,看起来像是什么鬼神之类的东西,可跟我们平常看到的又不太一样。一个赤膊裸身,高举斧头,青面獠牙,神情恐怖;另一个则是女子,身穿衫裙,样貌艳美,可是眼中却透出邪魅和诱惑。它们两个的眼睛都是看向门前的,只不过一个是狠狠的,一个是阴阴的。马习文告诉我们说,这是上巫教侍奉的神祗,那男性神祗名叫躯索,掌管疾病和死亡,那女性神祗名叫蕴奴,掌管着**和惩罚。根据上巫教的说法,在天地初开之时只有一个神祗,名叫诸天,是他创造了这个世间的万物,包括人类,当时的人类是不老不死的。后来他见人类繁衍过快,又无所约束,便想加以控制,可是又不忍心亲自动手,于是倾其神力创造了躯索与蕴奴二神掌管人世,诸天则因神力耗尽而永恒沉睡在了苗疆的大山之中。

    “这跟汉族的神话故事也很像嘛!”许云姝说。

    “确实有些相似。”我说。

    “看看,这过了气的人就是不行!赵峰当初虽然没有建国,但怎么也算得上是无冕之王吧,可是你看看他的墓室也忒寒酸了点吧?你再看看这个什么上巫教主的墓室,不用说别的,光看大门就甩他好几条街!”坛子在下面东张西望的看了半天后,偷偷得跟我说。

    “那你是什么意思?”我小声的回应他,“你是想说人应该死在自己最风光的时候,还是说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不用坛子回答,我也知道是后者。

    “你要是当了官掌了权,人民生活的前景堪忧啊!”我怼了他一句。

    坛子不以为耻的笑了笑:“也许吧!”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