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百六十四章:知老爷微服私访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这一日,一位穿着华服,戴了一顶帽子的男子,带着两个下人到了珠窝村之中。

    因为时不时的便有富商前去聚宝盆公司,村民们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并没有引起任何人额外注意。

    帽子男却并没有前往聚宝盆公司,而是沿着小路走上了田坎,看着生机盎然的稻苗满意的点了点头。

    正巧这个时候有个老农挑着一桶水从他的身旁路过。

    帽子男出声询问:“老翁,请问你们这儿的田里种的可是稻?”

    老翁整日挑水累的上气不接下气,那有心思回答一个陌生的人话:“那不然呢。”

    帽子男也不恼怒,吩咐身旁的人将老农手中的扁担接过,再次询问:“老翁的田地在哪儿,咱们一边走一遍聊可好。”

    卸掉了担子的老农有了心思交谈:“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就到了,不过看这位爷的穿着华丽,还能认识稻苗不简单呀。”

    “凑巧见过罢了”帽子男顿了顿又道:“咱们这儿似乎不适合种植稻,你们还种稻不就是白干吗?”

    老农笑着解释:“你前半句话说的没错,但是后半句就不对了,这稻谷是咱们的苏总提供的,您看看长的多好,怎么可能会白干。”

    老农又随意的指着一家人田地里稻苗,继续说:“咱们苏总还说了,种稻之前要育稻,你看稻发出来的稻苗茁壮生长,我种了几十年的地都没有见过这般好的,估摸着收成定不会差。”

    帽子男点点头:“听你这么一说看着确实是不一样,在下有些好奇苏总是何许人也?能否为在下解惑?”

    老农身上没有担子,恢复了他话痨的样子,开始喋喋不休:“你连苏总都不知道还来咱们的珠窝村?苏总可厉害了,你看看旁边的沟渠,也是苏总挖的,在雨季时落了雨,咱们就不用在辛苦挑水了,还有......”

    帽子男接连又询问了几个问题,满意的朝着聚宝盆公司而去。

    走了一刻钟到了聚宝盆公司的外面,帽子男径直就朝着公司走去。

    正在悠闲喝茶的葛大爷听见脚步声,抬眼一瞧是三个陌生的面孔,赶紧询问:“来做什么的。”

    帽子男身后的下人说道:“我们来拜访苏总。”

    葛大爷慧眼识珠,一眼就觉着帽子男非富即贵,不能得罪,恭敬的道:“老爷请等等,我这就去通知苏总一声。”

    “还麻烦大爷帮我传个话,转告苏总一句五百两即可”帽子说完此话便摇着扇子打量着四周。

    心头更加的满意。

    苏柏雅听见葛大爷汇报五百两银子,心头有了猜测,立马放下手头的事情,脚步匆匆的到了公司门口一看,当真是知县!

    “知.....”

    知县笑了笑打断苏柏雅的话:“叫我知老爷就可以了。”

    “这是什么风把知老爷出来了,里面请。”

    苏柏雅心中暗道,官不是很大,但是气派十足呀,还来搞微服私访。

    到了办公室,吩咐小桃上了上好的花茶。

    既然知县也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苏柏雅也就一切照旧,笑着问道:“知老爷这一次来到珠窝村是有何贵干?”

    知县轻轻抿了一口茶,微微的点了点头这才说:“我已经收到了确切的消息,你爹县丞的位置稳了,上任书应该不久之后便会发放下来。”

    “有劳知老爷费心了。”

    苏柏雅对于这个消息并不惊讶,毕竟当初可花费了好些银子!

    知县到微微有些诧异了,她调查了苏家往上数三代都是本本分分的农民,连个做生意的人都没有。

    也就苏柏雅以及苏老大出彩一点。

    这般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家,家中出了一位正八品的官老爷不应该欣喜若狂,不应该手舞足蹈吗?

    而且苏柏雅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面对知县的时候一对紧张或是混乱的神色都没有流露过。

    总觉得小小苏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般简单,难道是什么地方出了岔子?

    思来想去也没有个结果。

    于是又重复了一遍:“你爹从现在开始就是咱们县的县丞了,不再是代理县丞。”

    苏柏雅微微品了品这番,直觉告诉她是在暗示着什么,于是吩咐小桃去财务室那边领取了一百两银子过来。

    “知老爷没少为了这事儿费心,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知县嘴角抽了抽,这话说的。

    他虽然答应了苏柏雅要上书举荐苏老大,却觉着希望不大。

    毕竟他就是一小小的知县那有这般大的面子,同时还担心上面的人觉着他有私心影响了自己的前程,所以一直在思索完美的措辞。

    这一拖再拖的便拖到了年后!接着便收到了风声,上面有意要认命苏老大为县丞的确切消息了。

    说到底这事儿他什么都没有做。

    心中更加的觉得苏家没有表面上的这般简单了,否则苏老大凭什么能够拥有将军的拜帖,凭什么能在几月的时日又不声不响的升到了县丞。

    凭什么苏柏雅一农家女在见到一方的父母官时能够从容不迫。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知县笑了笑又道,“好好干,最近南方那边在闹饥荒,朝堂上正在为此事发愁呢,若是你这稻真如当初描述的那般厉害,或许对于你来说,或是对你爹来说是一个机会。”

    当然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机会,能否挪动一下位置恐怕是在此一举。

    苏柏雅听着知县这话里有话的意思,大概是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知县大人放心,我定尽力而为,不会让你失望。”

    知县满意的点点头:“若是遇上了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我,对了,前些时日你修渠的时候,你们村的村长是不是有意见?”

    苏柏雅心惊,看来知县一直在暗中关注村子中的事情。

    “意见也谈不上,只是村长为了稳妥起见,所以将修渠的事情往后拖延了一些。”

    知县点点头:“你们村的村长可是张...”

    苏柏雅接过话:“张阳平。”

    “张阳平”知县轻轻的重复了一遍,又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该说的话我都告诉你了,衙门那边还设有事情要处理就不多留了。”

    苏柏雅赶紧邀请:“差不多到晌午了,知老爷再忙也不能委屈了自己的身体,不如吃一顿便饭再走,我这就吩咐食堂准备佳肴。”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