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十四 落户小木镇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楚璃非常满意这个介子空间,在如今的修真界,这可是足以引起高阶修士窥觎的至宝。

    “突”的心中忽生警兆,身上一寒。这个认知,让楚璃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个秘密一定要死死地埋在心底,决不能够让任何人发现,或知晓,否则这是十分危险之事。这是将自己的今后,架在了火上烤的节奏。

    楚璃深吸了几口气,将情绪平复片刻后,望向了对面空白的墙壁,将神识探了进去。墙面如波纹般抖动起来,出现了一个模糊画面,画面正是外界的情形。自己全身上下,都是黄乎乎的泥水,正坐在小河里一动不动,两眼发直,如同一个木偶娃娃。

    楚璃赶忙抽回了神识,身体马上恢复了知觉,自己手里还拿着那颗珠子,楚璃四下看了看,发现没有其它人,就将它收入识海中。

    这才觉得一阵阵的疼痛感袭来,低头察看起了自己的身体,白嫩的皮肤上,如今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有些地方破皮渗出血来,全身脏乱不堪,泥浆从头上“嘀嘀哒哒”的往下流着。

    打量了一下四周环境,离小河不远处,有条坑坑洼洼的土路,弯弯曲曲的从远方延伸过来,又向前方延伸过去,路的尽头不知在何方。这里灵气十分的稀薄,与灵气充足的天璇大陆相比,相差无异于天壤之别。看此情景,像是传说中的凡界。

    此刻,方园十里内不见人烟。偶尔有天空中有飞鸟经过时发出的啼鸣声,远处山林中的兽吼声。白日里,有一种说不出的的萧条,孤寂之意。

    楚璃此刻心有些慌乱起来,她不知道自己这是到了哪里?眼神呆呆着低头定定的看着胸前的木牌,半晌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刚才在小河里翻滚时,胸前的木牌掉了出来。于是把它取下来,收进入了空间。

    然后思维渐渐地清晰起来,此时想起了生死不知的祖父,久无消息的爹娘,家族被灭时的惨烈景象,不知路在何方的茫然无措。一股惶恐不安涌上心头,不由得悲从中来,“哇哇”的大哭起来,哭声传出了老远。

    她毕竟只是一个三岁的小女孩,这一段时间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情绪压抑到了极点,急需要发泄一番。如果一直压在心底,对她以后的修练是极不利的,因此,大哭一场,对楚璃来说,应该算是好事情。

    远方的官道上,正有一老一少两个人坐着马车过来。马车后面,黄色的尘土扬起老高。赶车的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马车里还坐着一个十多岁的小男孩,长得虎头虎脑的,皮肤微黑。

    离的老远,他们听到了一个小女孩,嘶心裂肺的哭泣声。近前一瞧,就见离小路不远的小河里,坐着一个满身泥浆的小女娃,大约三、四岁的样子,也看不清模样,张着嘴,正哭得嘶声力竭,脏乎乎的小脸上,被泪水冲出了两道雪白的痕迹。

    “得儿”拉了拉缰绳,老者停下马车。跳下马车后,急跑几步,就把坐在河里的小女孩,抱到了岸边。楚璃小身子一抖一抖地不停的抽泣着。

    小男孩也跳下了马车,“蹬蹬蹬”几步跑到楚璃面前,蹲了下来,笑嘻嘻的对着坐在地上的楚璃哄道:“小妹妹,不哭了,不哭了,要不会把狼召过来,吃了小妹妹的。”

    见楚璃眨巴着一双水洗过的大眼睛,听了他的话,扁扁嘴,又想哭。忙道:“小妹妹,不哭啊,不哭,哥哥给你好玩的。”说罢,往楚璃手里塞了一样玩具。楚璃看到了手里的东西,也顾不上哭了。

    老者见她不哭了,忙笑呵呵的问道:“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啊?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你爹娘呢?”

    “爷……爷,我叫阿璃,没有爹娘。我不知怎么到了这里,是坏人把我扔到这里的,唔,唔,唔……我好害怕……”楚璃抽抽哒哒的边哭边说道。

    老者见她只有三、四岁,却说话清晰,条理分明。旁边小男孩一双晶亮的眼睛里,满是祈求的看着老者说:“爷爷,我们带小妹妹回家吧,我会好好照顾小妹妹的?”说完满含希翼望着老者。

    老者见楚璃浑身狼狈,衣服上还留有血迹,额头上磕了一个大包,不由就动了恻隐之心,笑呵呵的对楚璃说:“丫头,跟爷爷回家吧!如果你的家里人找你来了,你就可以跟着他们回家了。如果没人来找你,你就住在爷爷家,有你南风哥哥陪你,好吗?”

    楚璃一双大眼睛,眨巴了几下,点了点头。小男孩帮着楚璃把头上,脸上的泥浆清洗干净后,换上了一身小男孩穿过的衣服。衣服太大了,只能将袖口与裤口,挽了好几折,只能暂时将就了。

    老者又打量了一下楚璃,心下一突,倒吸了口气。见她雪白略有些透明的肌肤,大大眼睛如星光璀璨,粉嘟嘟的小嘴,如同一个冰雪雕成的娃娃,穿着一身土布衣服也遮不住她的钟灵毓秀。

    这哪里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心中不免有些后悔,怕是找了个麻烦回来了。小男孩伸出手,捏了捏楚璃雪**嫩的小脸。“妹妹真好看,像个仙女。”

    老者想了想,转身从马车上找了一样东西,抹在了楚璃的脸上,手上。过了一会儿,才满意的点点头。只一会儿的功夫,楚璃就变得大不相同了,皮肤变黑了许多,乍一看,也只是比一般孩子好看一点,眼睛大一些,明亮一些。

    老者姓南,名高义,小男孩是他孙子,名叫“南风”。祖孙俩相依为命,在前方三十多里处,一个名叫“小木镇”的镇子上,开着一家杂货铺子。南风的爹娘,在几年前,被瘟疫夺去了性命,祖孙两个,靠着杂货铺子维持生计。

    祖孙二人,隔一段时间就会四处去,收购一些杂物,整理出来后,再卖出去,赚取中间差价。这次回来时,正好碰到了楚璃,就把她带回了小镇上的家。

    南记杂货铺子在小镇的南街上,前面是店铺,后面有个小院和几间瓦房,还有个马厩。

    杂货店本小利薄,请不起人。祖孙两人把收购回来的物品,搬入后面院子的一个库房里,把物品分门别类的整理好后,再放到店里的柜台上。

    南高义又收拾出一间空屋子,给楚璃住。三人吃过饭后,天也就黑了,南高义怕楚璃认生,叮嘱了几句话。

    楚璃回到屋中,安静的坐在床上,回想起了这一段时间,经历过的一切,想到了自己的祖父,生死未卜,心中就是一痛,眼泪就“辟哩叭啦”掉了下来。

    悄声的哭了一会儿,感觉心里好受了一些,平复了思绪,从怀里掏出一物,对着月光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是一只手,准确的说,这是一只不知什么材料雕成的手,很像女子的纤纤玉手,十分的漂亮,还连着一节手臂,手臂的断口,雕刻着精美的花纹。

    这个手很小,楚璃拿在手里,一共才有她的手掌大小。这是南风白天为了哄楚璃不哭,给她的。楚璃决定明天还给他,虽然她也很喜欢这只手。

    楚璃理了理思绪,首先,她神识可以外放了,就能使用储物镯了。但是还不能引气入体,虽然她知道自己的灵根属性,也有引气入体的法诀。

    但是,祖父说过,不能为了求快,过早的引气入体。这样反而会事得其反,孩童在六岁前,灵根发育不完全,过早的引气入体,会损伤灵根造成根基不稳。

    这就是为什么家族和门派在招收弟子时,要求年龄必须达到六岁,及六岁以上的原因。自己如今才三岁多,到六岁还有三年。而且这是在凡人界,虽然灵气稀薄了一些,总的而言,还是比较安全的。

    南氏祖孙俩个,瞧着颇为的良善,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坏心思。自己趁这段时间,正好可以了解一下这里的情况,再作进一步的打算。顺便打熬一下自己的身体,如今,自己的体质太弱了。

    第二天早上,楚璃起床后,找到南风,打算把那只小手还给他。南风说什么也不要,说是送给她的见面礼,楚璃只得收下。

    从那以后,楚璃就在南记杂货铺,留了下来。楚璃平时就帮着南高义整理,收购回来的货物,顺便看守店铺。

    闲暇时,就看店里收回来的书本,很是乖巧懂事。南高义对此并不觉得奇怪,自那日见到楚璃的形容打扮,及身上换下来的衣服。他就知道楚璃一定是出生在大户人家,听说大户人家,孩子启蒙很早。对于三岁的楚璃能认识字,就一点也不感到奇怪了。

    而且楚璃很是乖巧听话,南风自从楚璃来了之后,也很是欢喜。因为一直不见有人寻找楚璃,南爷爷也就慢慢地放了心。渐渐地左邻右舍也知道了,南家捡了个乖巧的小女娃。

    楚璃通过店里收回来的旧书,慢慢的了解这里。这里是天权大陆,而她所在的这个地方属于天权大陆中东面的一个凡人界,而小木镇是属于太渊国南部的边陲小镇。

    这里的凡人,是知道这个世界有修仙者的。只因为在太渊国的京都,每十年就由它所属的门派,“玄道宗”来招收新弟子,距离下次招收弟子的时间,差不多还有四年多的时间。

    玄道宗是天权大陆上有名的大宗门,这个大陆上,即有五门十宗这样排的上名的大宗门,同样也有数不上名的中小门派,这些门派多如繁星。

    在天权大陆上,玄道宗的宗门实力,排名第三,光元婴修士就有几十位,听说还有出窍修士。它门下所属的凡人国度,有数十个,太渊国与其它国家相比,不算大也不算小,排名中上。每十年一次的弟子招收,人数也属于中等水平。楚璃打算四年后,进入玄道宗。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