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十九章 修炼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剑峰边缘,一棵树上。

    墨绝静静地坐在一根树枝上,脚下便是千姿百态的云层,头顶之上,一根半人粗的铁链一头深深嵌在山体内,令一个延伸出去连接着另一座浮峰。

    此刻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点点繁星伴随着一轮弯月出现在天际之上,在这万里高空之上,别有一番滋味。

    然而墨绝的注意力却不在这里,他在这里从正午时分一直坐到入夜时分,心中想的都是张子翼的话。

    如果张子翼说的都是真的话,那自己为什么会被封印记忆?

    如果是假的话,那自己为何这么快就破境?

    这些问题就像一根根绳索,将墨绝牢牢捆住,动弹不得。

    “找到了,原来你在这啊!”

    一道话语声把墨绝的注意力拉了回来,只见秦荡一脸兴奋地站在树下,手中拿着一只烤好的肉腿。

    在他身后,范文轩拿着一个葫芦,淡漠地看着墨绝。

    秦荡三两下就爬上了树,将烤腿递给墨绝说道:“饿了吧?赶紧吃吧,这可是我专门留给你的...”

    看着秦荡一脸得意的样子,墨绝心中一暖,轻声说道:“谢谢。”

    此时,范文轩的身体轻飘飘地落在树枝上,竟是从树下直接一跃而上。

    范文轩一言不发地坐在树枝上,拔开葫芦的盖子,很快一股酒香就萦绕在几人周围。

    范文轩拿起葫芦灌了一口,随后伸手递给墨绝,说道:“喝,有用。”

    没有在意范文轩惜字如金的性格,墨绝犹豫了片刻,笑了笑接过葫芦喝了一口。

    一股辛辣从喉咙处直通腹腔,墨绝脸色涨红,被呛得连连咳嗽,但他感觉这一口下去,心中的烦闷也去了几分。

    秦荡好奇地探过头来,说道:“我也要喝...”

    范文轩瞥了他一眼:“小孩子,不许喝。”

    秦荡撇过头去:“切,有什么好喝的,我才不喝...”

    随后三人便沉寂下来,范文轩和秦荡都很默契地没问墨绝,只是静静地陪着他。

    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早上,墨绝幽幽从黑暗中转醒。

    揉着发疼的脑袋,墨绝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回到了木屋中,此刻正躺在木床上。

    他只记得昨晚他和范文轩喝完了一葫芦的酒,之后就记不清楚了。

    墨绝缓缓站起身来走到门前,一推开,一股刺目的光照射在他的脸上。

    突如其来的光线变化,让墨绝不自觉地闭上眼睛。

    “哟,小子,来得正好。”

    适应了一会,墨绝缓缓睁开眼睛,就看到胡安平站在庭院中,朝着自己招呼道。

    范文轩和秦荡站在一旁,秦荡对着他笑了笑,说道:“快点,就等你了。”

    墨绝走到三人面前,歉意道:“抱歉,起来晚了。”

    胡安平摆了摆手:“行了行了,废话就说到这里吧,昨天老头探查了一下你们的身体,发现你们的基础都不牢靠。”

    说着,胡安平指了指范文轩:“文轩师弟,当中就属你的基础最不稳。所以,今天开始,你们都得巩固基础去。”

    好奇宝宝秦荡发问:“师兄,那怎么巩固基础啊?”

    胡安平欣慰地看了秦荡一样,正愁怎么说下去呢。指了指庭院外,说道“拿上这个,去执剑峰上打水,把那个水缸打满!”

    墨绝这才注意到,胡安平脚边放着几个木桶,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一个两人高的水缸立在庭院外。

    秦荡咽了一口唾沫:“师兄……这会不会太大了点?”

    胡安平嘿嘿一笑:“老头说了,你们什么时候把它挑满,什么时候开始教导你们。”

    说罢,转身离去。

    走到半途,胡安平好像突然想起来什么,扭头补充道:“对了,你们以后的日常用水也是从那水缸里取的哦,回来的时候顺便领几件彩云袍。”

    看着胡安平渐渐远去,墨绝三人对视一眼,又看了看偌大的水缸,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走吧。”

    最终还是范文轩开口说道。

    说罢,范文轩俯下身来,欲拿起木桶来。

    “嗯?”

    突然,他脸色微变,发出一道疑惑的声音:“这桶,有古怪。”

    秦荡还以为范文轩在逗他,一边伸手去拿一边笑道:“轩哥你别闹,不就是普通的……桶……好重!”

    木桶被抬起,又掉落在地,发出一声闷响。

    秦荡涨红了脸,牙关紧咬,却再也提不起来了。

    墨绝皱了皱眉头,这两人有点大惊小怪了吧。

    可当他去拿的时候,才知道这不是夸张,是真的重。

    入手间,一股沉重感传来,自从墨绝突破淬骨,气力加强了数倍,已经许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沉重感了。

    约摸估算了一下,这木桶居然重达千斤,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的。

    墨绝废了好大劲才提起来木桶,范文轩就已经一步一步地朝外走去了。

    秦荡还在那里挣扎着,桶却纹丝不动。

    墨绝调整好气息,感觉手中的桶没有那么沉重之后,对着秦荡说道:

    “别费劲了,这个起码得淬骨境才能拿起来。你在这里等着吧,我和文轩去提就行了。”

    说罢,学着范文轩的样子,缓慢朝外走去。

    “可恶啊……”

    秦荡虽然不甘心,却只能看着他两离开庭院。

    连接浮峰的铁链旁,

    墨绝和范文轩站在那里,眉头紧皱。

    他两都忘了,通往执剑峰的道路,除了会飞,不然就只能走这条半人粗的铁链。

    若是平时,还能勉强一试,可现在他们还要拿着重物,如何能过?

    身处高空,脚下仅仅只有一根铁链,稍不留神便有性命之危。

    “传说中仙人不是打坐修炼就可以了吗?怎么到我们这就变了样了……”

    墨绝呢喃道,显然是有些怕了,这和他想象中区别太大了。

    反观范文轩,拿着桶就往前走,丝毫犹豫都没有。

    在踏上铁链之前,扭头对着墨绝说道:“怕死,就回去,我一个人够了。”

    兴许是被范文轩话语中的自信感染,墨绝咬着牙就跟了上去。

    在踏上铁链的那一刻,墨绝的身体微微颤抖,这与怕不怕没有关系,仅仅只是自然反应。

    墨绝向下方看了一眼,云层翻涌,一股惧意涌上心头,手中木桶更是感觉重了数分。

    墨绝深呼吸一口,强迫自己别去看下方,缓缓向前走去。

    走至半途,一阵狂风吹过,吹得铁链一阵摆动。

    墨绝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落下去,幸好他反应够快,及时地半蹲下来,将重心集中在下半身,才避免了摔成肉泥的结局。

    待狂风停息下来,铁链重归平稳,二人才得以继续前进。

    墨绝两人提心吊胆地走了好一会,才终于登上执剑峰的土地上。

    放松下来的墨绝一下瘫坐在地,急促地喘息着,似乎这样就能平复激烈跳动的心脏一般。

    “谁?出来!”

    此时范文轩突然大喝一声,墨绝条件反射般站起身来,随着范文轩一同警惕地看着前方。

    片刻后,从墨绝二人前方的树林中走出一个白袍男子,双手虚放在半空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男子走到两人身前不远才停下脚步,对着他两说道:

    “执剑峰弟子,庞添见过两位。”

    庞添见墨绝二人眼中警惕未曾减退半分,又道:

    “听闻剑峰今年招收了三名弟子,其中两名甲等,一名乙等。想来,两位便是剑峰的甲等天才了吧?”

    范文轩冷哼一声:“哼,你是如何得知的?”

    庞添笑了笑,指了指两人身后的铁链:“这个方向,只通剑峰。更何况……也只有剑峰的那位,会这么做吧?”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