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十章、幸存者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众人问声进入客房之中,只见床上躺着一个晕厥的少女,一旁的博德一阵低呼,正是二组的光明圣女玛丽亚。

    只见女子只有一个伤口,大概有手指大小,贯穿了整个左肩,看来攻击几乎就是擦着心脏而过的。伤口此时正冒着黑气,正是污秽之力,而她的神圣之力虽然极为萎靡,但还是在自主运行,消磨黑气,因此她显得无比虚弱。

    “看伤口的情况应该的有4天以上了应该是先前就受到了袭击,而后才来了问鼎门儿寻求帮助。”觋焘仔细看看玛利亚的伤口道:“段藏、莱夫,你们继续跟着伍德的残影去寻找一番,如有危险立马示警并赶紧回来。”

    留在房间里的博德急切地问道:“老师,有没有办法让她回复?或者先让她苏醒过来。”

    此时一边的贝利维正在给卡丽等人讲八卦呢,什么入学博德就对玛利亚一见钟情,还去送情书,最后就没了下文。显然觋焘也听到了他们的交谈,一脸坏笑地看着博德说:“这颗驱邪丸给他吃了吧,不过让她立马醒过来,你还得找徐睿。”

    徐睿看了面前伸手的博德也很无奈,自己也没把握啊,难不成再用回魂插上几针?脑海里迅速过了几套方案,对了。徐睿转身向克里讨要了一个光元素球握在右手,左手单手出现了一瓶汽水。徐睿闭幕集中精神,按照诸如五行之力的方式把光元素慢慢注入汽水中。

    “给,不保证绝对起效,但这是我目前能想出来最稳妥的方法了。”徐睿伸手把瓶子递给博德,有些歉意地说道。

    “哪的话,不管怎么样,兄弟我都谢谢你了。”博德也不犹豫,结果瓶子就回身往玛丽亚走去。

    看着躺在床上的金发女子,博德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飘着的,和被风元素缠绕不同,他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软了。看着女子白皙的脸颊和略微有点干涩的嘴唇,博德感觉自己的心都有点不争气得乱跳,拿着药丸正好塞过去的手也抖了起来。

    房间里安静得可怕,博德吞咽了一口唾沫,发现喉咙干得要死。博德突然感觉到什么事情有些不正常,回头一看,差点被身后贴着的几人吓到。看着身后这些用暧昧的眼神看着自己的队员,博德心虚得说道:“干…干什么啊,你们,吓死我了,别站这么近好吗,走走走。”

    “博德小子,要不老夫帮你喂药?医生,专业的。”说着,为老不尊的觋焘还对着博德挑了挑眉。

    “我,我自己来。”经过这么一出,博德就并没有开始的尴尬,只见他拿起药丸塞入玛丽亚的樱桃小嘴之中,然后打开瓶盖,托起女子的后颈,斟酌着灌了一小口。

    觋焘的药丸还是挺好用的,别看弹珠大的药丸,那可谓是入口即化,除了味道那是真的不敢恭维外,疗效都是极好的。众人可以清楚地看见,玛丽亚嘴里的药丸一粘到汽水,就立马化成了一股青涩液体流入喉管。

    干渴已久的嗓子突然接受到了汽水的刺激,只见晕厥的玛丽亚咳嗽了几声,脸上竟立马泛起了血色。博德在觋焘的示意下,继续灌了玛丽亚一口汽水,只见里面的光元素如同乳燕归巢一般,融入了她的体内。顿时,玛丽亚体表竟然泛起一层淡金色的光膜,伤口上的黑气也在以极快的速度消减。

    不过一刻钟,玛丽亚的伤势便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在光元素的刺激下,她体内的圣光之力也更加浓郁,但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竟然迟迟不能苏醒。

    觋焘皱着眉看着房间的情况,开口说道:“从房间的情况来看,非常整洁,小女娃应该是没有在此遭遇污染,但是从刚才伍德的行动轨迹来看,应该是有组员发现了外面有危险,主动出门分头引开了敌人。因此老夫猜测,小女娃应该是由于重伤过久和过度焦虑导致的现在无法苏醒的。”

    “那我们该怎么做?”博德急切的问道。

    “让徐小子再练练手吧。”觋焘摸了摸唏嘘的胡渣说道。

    身后的徐睿早已掏出了金针,拍了拍博德的肩。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鬼针的记载,当睁眼的一刻,徐睿眼中竟有金光闪动,眼前的玛丽亚好似全身都被标注了穴道,如一个医用人偶一般,甚至都感觉自己能透过皮肤看到皮下的筋膜和内脏。

    一旁看着这一幕的觋焘也是分外吃进,没有想到徐睿居然那么快便领悟了了鬼针中的鬼眼秘术。

    觋焘的鬼针也是恰巧所得,上面除了记载9种针法外,还隐藏了4种医道秘术,觋焘也是经过数百年的研究才发现,而鬼眼则是最为基础也是最为重要的一项。此术其实是一种瞳术,初时便能看清周身穴道,之后能透过皮肤看到内脏,精通之后甚至能看到他人体内能量和血液的走向,就和徐睿看过的《火影忍者》中日向一族的白眼一般。

    有鬼眼的辅助,徐睿只感觉下针说不出得轻松,手腕快速扭动下,凝神针法依然施加在玛利亚身上。

    众人只感觉一阵清风吹过,卷动着一缕缕能量进入玛利亚眉心之中。当即,博德就看到他的女神手指一颤,眉头紧促,好似感受到了痛楚。而后便慢慢睁开眼睛,在众人的凝视中苏醒了过来。

    “玛丽亚学姐,你感觉怎么样?”博德急切地问道。

    “你是…博德?”玛丽亚显然对博德有些印象。“还有你们…难道是第四组的学弟学妹?”

    玛丽亚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但随机慌忙喊道:“快救救伍德、塔利他们!他们有危险!这里有污染入侵!”。

    觋焘拨开几人走了上来,嘴里说着:“冷静下来,我们到这里时战斗已经结束,我已经安排人去寻找你队员的下落,能和我们说一下前几天的事吗?”

    听到了觋焘的话,玛丽亚时间平静了下来,只见她眼角一丝泪痕划过,开口轻声讲述她所记得的一切。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