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十九章 谁敢不服?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蔡家主果真给我面子了?”

    众人顿时不安定了!

    “袁大师竟然从缅南回来了?”

    “这下子可以当面对质了!”

    “不错,是出好戏,我等就好好看着便是!”

    众人言语不断,声音很小,但是袁国辉还是听得见的。

    袁国辉此时面色异常的冷漠,淡淡说道:“好你个蔡家,文家,趁我回东山当晚,竟然派人来暗算我?若不是有叶先生相助,我恐怕今日就看不到诸位了!”

    袁国辉的一席话,让在场的人大吸一口凉气!

    “蔡家疯了不成,敢杀袁大师?”

    “看样子事情不简单啊!”

    周余泰一眼便望到了叶枫,心中顿时一喜!

    而蔡文两位家主,更是说不出的震惊!

    “叶枫?你竟然还活着?”

    叶枫微微一笑,嘴角露出了一丝玩味,“是不是很惊讶?你的人回去了吗?”

    文两金顿时心沉大海!

    黑白无常自从上次一出,便再也没有回来,原来是真的死在了他的手上!“叶枫!你到底是何人啊!我文家的靠山就这么没了?”文两金内心不断地嘶吼着。

    蔡文彪是个老狐狸,袁国辉的介入,这个场面目前已经开始转变,他是个变数!

    蔡文彪心里不断盘算着,该如何反客为主。

    “呵呵,袁大师,莫要听信他人谗言,我为何会派人陷害袁大师,在场的诸位谁不知道,我蔡家在缅南做的就是玉石生意,一切全凭袁大师仰仗啊,我怎么会做出这种不仁义的事情?”蔡文彪一番言辞,倒是唬的旁人一愣一愣的。

    “说的有些道理,我觉得这其中应该是有什么误会,既然袁大师在这,大家不妨敞开了说,免得伤了和气!”在场有人说道。

    旁人点头附和。

    袁国辉没有说话,但是脸色依旧如之前那般淡漠,他确实拿不出证据,因为该死的都死了,死无对证!

    这蔡文彪正是抓住了这一点!

    袁国辉冷哼一声,便不再理他,朝前走去。

    “这位就是叶小兄弟吧,幸会幸会!”蔡文彪依旧佯装不认识一般和叶枫打招呼,但嘴中的牙齿早就咬的咯咯直响!

    叶枫微微摇头,淡淡一笑,便跟着袁国辉一起走了。在他心里,蔡文两家早就被叶枫宣判死亡了!

    不远处,迎面走来了两位老者,满面红光,龙行虎步,精神烁烁。周余泰紧随其后,神色恭敬!

    “哈哈哈,三年未见,两位老哥这是有返老还童的趋势啊!”袁国辉有些感概的说道。

    二人相视一笑,摇头扶须!

    “叶先生,这两位是我的好友,青衣这位乃是华夏的首席书法大师,人称‘刘一手’,来自京都;白衣这位是微雕界的鼻祖,姓古,就是咱们东山本地人!”

    袁国辉一一介绍,叶枫抱手还礼!

    刘大师轻轻颔首,说道:“老袁,这位应该就是之前传闻切出血母玉的那位少年吧!嗯,果然是天纵之才,老夫略懂面相,小友将来成就不可限量啊!”

    “刘老过誉了!”

    “周先生,为何面色如此难看?”叶枫看着站在老者身后的周余泰,有些好奇的问道。

    周余泰露出一丝苦笑,“哎,原本看到你前来,我觉得咱们周家还有希望,可现在….”

    叶枫了然,他明白了周余泰的苦衷,定是以为陈国安没有和叶枫一到前来,有些心灰意冷了!虽然有袁国辉镇着,但是他说话,不能代表所有的商人,起不到决定权。

    叶枫附在周余泰的耳边,轻声说道:“放心!应该会来的,之前他答应过我的,你继续演戏,今天咱们就把那几个世家扳倒!”

    叶枫的话,让周余泰内心一震!他强忍激动,不让微妙的表情显露出来!

    演戏?是个商人都会!

    蔡文彪这边也是舒了一口气,众人都被他的一番言语搪塞了过去,此事应该不会有人再提。对他而言,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拿下商会会长的职务。而他知道,现在没人能阻止得了他,袁国辉不过算是一个见证人的身份,他无权干涉商会会长的选举,只要继续给别人施加压力,那今日这事就算是成了!

    蔡文彪给了文两金一个眼神,示意他安心!随后自己慢慢走到台前。

    “各位!我蔡文彪今日就是为了你们而来,我蔡家在缅南做的生意大家都清楚,缅南这个地方,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宝贝,我想大家能够明白吧,周会长现在的情况已经自身难保了,我觉得出于人道主义,咱们还是让他少点麻烦,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怎么可能会为你们付出呢?”

    蔡文彪一席话,让场下一片哗然!

    “他蔡文彪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就是咱们让他当会长,缅南的生意他会跟咱们合作!”

    周余泰愤恨不已,这个时候,还不忘踩他一脚,那王家虽说想收购周家,但是也没有这般侮辱!

    “蔡文彪!你可真会添油加醋,不分事实!我周家现在是不如以前没错,但我何曾害过诸位?”周余泰脸色铁青的说道。

    文家之主文两金不知何时站了起来,脸上讥讽之色赫然浮现!

    “周会长,你还没懂蔡家主的意思吗?你好好想想,这几年你要是把手伸得太远,你以为你还能坐在这个位置?这都是大家给你面子!既然实力不够了,那就轮不到你说话了!”

    叶枫站在一旁没有说话,但是内心却一阵叹息!

    人还是得靠地位说话,尤其是混在上流社会,一旦跌落,便是条狗,都不带正眼看的!

    周余泰带着满肚子怒火,慢慢走到台前,一把抢过话筒!

    “你!”

    “哼,我现在还是会长,还没有卸任呢,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周余泰一句话将他愣住了,一甩手回了自己的座位!

    “这周先生倒是不同于普通的商人,别人唯利是图,而他却是做人太过于真实了,斗不过他们也算正常。”古大师在叶枫的身边说了这么一句话。

    旁人都是点头赞同,他们虽说有些商业基础,但是和蔡文两家比起来,还是差的太远。这两家太过桀骜,别人也不知道他们的底细,以前凡是跟这两位作对的人,后来都破产被收购了。所以绝大部分人,在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都不敢和蔡文两家硬碰。

    “别废话了,今日这个商界会长,我是当定了,其他人敢有怨言?我不仅要当这个会长,还要让你周家彻底消失!”

    “你敢!”周余泰大喝一声!

    蔡文彪目露凶光,众人不知为何突然发难!

    “我有何不敢!莫说你是有袁国辉来给你撑腰,就算了神仙来了,今日也是我说了算!”

    “哦?那老夫说的话算是不算呢?”门外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

    借着宴客厅的灯光,门外黑夜之中,慢慢显现来人的身影!

    “还好来了!”叶枫总算是放心了,要是陈国安真的忘记这件事,他还不知道怎么跟周余泰交代呢。

    “这是谁啊?”

    有些人看着这幅面孔有些印象,而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见到这种层次的人物!

    “您是?陈司令?华夏军委主席?”

    不知是谁,在人群中说了这么一句话,顿时炸开了锅一般!

    而此时,最激动的,莫过于周余泰了,原本必死的局势,瞬间被扳回来了!周余泰朝着叶枫的方向低头表示感谢!

    蔡文彪内心震惊不已!他完全不知道,怎么会有这层次的人搅进来!

    陈国安抬着头,缓缓注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脸上神情淡然,光是这一份气势,就已经将一些人震慑的不敢言语了!

    叶枫,袁国辉和陈国安对视一眼,三人微微一笑,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而就是这一招呼,众人已经明白了,这个年轻人不简单!而之前年轻人和周余泰走的近,那今天的事情又是发生惊天大逆转!

    陈国安面带笑容走到周余泰面前,说道:“小周,可还记得我?”

    周余泰看着眼前六七十岁的老者,双眼竟然渐渐湿润了:“首长,我当然记得您,只是,我没有资格能做您的兵!”

    陈国安哈哈一笑说道:“哎,既然是当兵的,那咱们就是一家人,你只要在军营待过一日,那也是咱华夏的兵!”

    一个快五十岁的人,在陈国安的面前,哭的像个孩子,幸好周陌雅这小丫头不在,要不然就是看他父亲笑话了!

    来之前,陈国安便让人查了四大世家的全部资料,只要是能记录的,都逃不过陈国安的眼睛!而他不得不来的原因就是,蔡文两家都和修炼界有很大的关系!

    “小周啊,咱们当军人的,性子都比较直,说实话,做生意不适合咱们;不过,我知晓你的性格。所以,今天老夫就为你主持公道!”陈国安对此也感到于心不忍。

    桌旁,陈国安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身旁站着的是猛虎,一个武宗后期高手!

    他看着不远处站着的蔡文彪,眼神之中透露出一丝好奇。

    “你可是说,这个地方你说了算,其他人都算不得数?”陈国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问道。

    “陈老,不知您老怎么到这来了,若是知道您来,打死我也不敢说啊!”

    蔡文彪的确善于伪装,此刻便是换了一副表情。但是那眼中闪现过的一丝阴狠,全被叶枫看在眼里!

    “有猫腻啊,这蔡文彪有点不正常!”叶枫转头对着袁国辉说道。

    袁国辉有些诧异,照叶枫的猜想,那这个蔡文彪是谁给他的胆子?陈老的身份放在这,他要么就是疯了,要么就是不想活了!

    “叶先生为什么会这么说?”

    “因为刚刚,我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杀意!”

    陈国安不动声色,双眼依旧看着他,而蔡文彪也是保持着那略微上扬的笑容,那嘴角的轻颤依稀可见!

    “各位商界的朋友,我陈国安,向来对事不对人,周余泰的情况我已了解一番,这当兵的人,老夫信得过!所以,老夫觉得,这商界会长还是应该由周余泰继续担任,不知各位有什么意见?”陈国安站起身来环顾四周,开口说道。

    众人相互对视,对于这种情况都心知肚明,其实周余泰这个会长之位,对它们算是比较自由,今日纯粹是蔡文彪想要以势压人,拉众人下水!如今,陈国安的到来不仅给了周余泰信心,也给众人打了一剂强心针,直接摆脱蔡文两家的威胁,那蔡文彪就算是真的发疯不顾一切,那也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陈老,我们完全没意见,周会长这几年,也算是尽心尽力,若是这个时候落井下石,不免有些不近人情,我支持陈老的说法!”

    一人呼,百人应!这就是上位者的威慑力!

    而此时的蔡文彪却是摇了摇头,神情布满了遗憾,说道:“啧啧,真不愧是东南军区的司令啊,官威真是不小,这么简单几句话,就收拢了人心,厉害厉害!”蔡文彪一边拍着手,一边说道。

    陈国安微微皱着眉头,厉声说道:“你什么意思?你要是不满,可以说出来,我何来的威逼利诱?”

    “哈哈,可笑!你位高权重,站出来说话本就不对,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反对你?这不是威逼是什么?”蔡文彪奸邪一笑,面孔渐渐变得有些狰狞。

    陈国安眼神逐渐变得冷冽,他算是看出来了,这蔡文彪背后定是有修炼界的人支撑,如若不然,他一个世俗界的商人,凭什么敢态度这么强硬?

    “呵呵,好一个位高权重!不过现在我比较好奇你是身后那个人,到底是谁?”陈国安一字一句重击他的心头!

    “不可能!他怎么会知道我身后有人,不对,他一定是在诈我,我不能乱了阵脚!”蔡文彪佯装镇定,内心不断思索应对的方法。

    “还在装?缅南,鬼阴司,你不会忘了吧,当我不知道?还是真当我陈国安是白吃军饷的?”陈国安步步紧逼,一个又一个内幕说了出来。

    陈国安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继续回击说道:“勾结修炼界,你好大的胆子!就凭这一点,你今天都不可能活着出去!”他压低了声音,毕竟修炼界的事情不能随意透露。

    蔡文彪顿时心生恐惧!他没想到陈国安竟然知道修炼界,原以为他只是个世俗界的普通人,即便位高权重,那也没法和修炼者抗衡。眼下,既然撕破了脸皮,那他还有何需要考虑的,只能请救兵了!

    蔡文彪那细长的麻脸之上,五官已经渐渐挪位,冰冷的眼神中,无限杀机逼近,他一声大吼:“大师,该出手了!”

    只见高约二十米的穹顶之上,一道身影飞速略过,双脚轰然一声将地面的板砖踩塌!

    来人身高略微矮小,穿着黑色道袍,枯柴般的皮肤坍塌在脸上,那两只凹陷的眼睛射出一道精光!他一声低吼,整个宴客厅的桌椅被直接震飞而碎裂!

    叶枫心一沉!即便他带着斗篷,遮盖了脸,但依旧被叶枫看穿,然而最让叶枫的震惊的就是他的实力,比当时六长老武师后期的气势还要强大数倍!

    叶枫一个箭步飞奔到陈国安身边,那人慢慢揭下斗篷。

    陈国安看着这个一脸邪笑的武者,整个人怔在了原地!

    “你,你是万仞山?”一眼见到这个人,陈国安的思绪飘到了十六年之前。

    “好久不见,陈国安?一别十六年,你可把我害得好苦啊!”万仞山看着眼前已然白发的老人,浑身都透着惊人的恨意!

    陈国安一声叹息,说道:“我没想到,当年你没有死,玄武消失之后,一直无人顶替阁主的位置,原本你是最合适的,可当日一战我们华夏伤亡惨重,很多人都没了消息!哎,也是我的原因?”

    这些话让万仞山有些动容,“对!就是你的原因,你只在乎你身边的人,我们当年为你卖命,你却不问不顾,你看看我如今的面目,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陈国安没有说话,依旧还是叹息一声。

    叶枫明了,这个人应该和陈国安有些交情,甚至从交谈中知道,应该也在国安局工作过。

    “陈国安,时代要变了,我们的出世就意味着你们的灭亡,那年的事情我不想再提,如今我只是来警告你,早点找个地方躲起来,多活些时间吧,从今往后,你我互不相欠,三年之后若是再相见,只有生死!”

    说完话,万仞山带着蔡文彪文两金两人消失不见!

    猛虎驱散了众人,今天的晚宴算是砸了。

    “各位,今日之事,我不希望除了你们还有其他人知道,否则军事监狱呆一辈子吧,我没有在开玩笑!”猛虎的脸上神色从未有过的凝重,今日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所有的人的预料,如果真被传出去,世俗界会提前大乱!

    众人木讷的点头,显然都被吓破了胆!

    厅内人尽数散去,只有叶枫他们一行人。陈国安一阵晕厥,险些晕倒,每每想到十六年前的事情,都让他难以忘怀,这是他人生的一个悲哀!

    叶枫微微摇头,叹息一声,没有多问。

    良久,陈国安稍微恢复了些,他坐在叶枫旁边缓缓道出了当年的秘密。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