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49章 一人一秘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新书求收藏,月票、推荐票!)

    “牛皮破天!高牧,你要是想吹牛,换人吹去,我们可没时间听你在这里瞎掰。还颜如玉,还黄金屋,狗屎梦做多了吧?”

    谢斌对高牧的白日梦十分的不屑,很后悔在这里听他胡扯白咧。

    “哼,不要把无知当应该。以你的目光,自然是看不到黄金屋,找不到颜如玉的。”高牧反击道:“你呢,充其量就是一个靠家里,靠父母长辈混吃等死的混混而已。”

    “混蛋,怎么说话的呢?”

    谢斌的性格属于冲动型,只要有人点火,百分百是一点就着。

    “好了,我也懒得再和你们废话,我就问你们,想不想赚钱?”

    高牧知道,再和谢斌这么争下去,可能一个早上都掰扯不清楚。

    “切,当我们是傻子啊,你一个穷光蛋,也好意思在我们面前说赚钱?”

    高牧家什么条件,平常过的什么日子,作为同班同学的谢斌,自然比谁都清楚。

    在他看来,上次只蓝思网吧被高牧弄去的一千块钱,恐怕是他这辈子经手过最大的一笔钱了吧?

    就这么一个穷兮兮的家伙,竟然大言不惭的说要带他们八大金赚钱?

    《天方夜谭》都不敢这么写,这高牧是准备考相声专业,在这里练习说笑吗?

    “那你……”

    “我倒是有点兴趣,你说说看?”

    高牧的话被仇星星打断了,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他竟然直言说他感兴趣。

    “仇星星,你傻了啊。他这种穷光蛋怎么可能有赚钱的路子,有也是去马路上乞讨吧!”

    谢斌对仇星星的表态很是诧异,更是不满。

    “你闭嘴,听他说说又没事。”仇星星摸着下巴上的乌青:“你们说是不是?”

    在他们八人中,仇星星家里的条件是最差的,虽然比起一般人家不差,但和其他七人比起来就不是那么优裕了。

    他之所以会是八大金明面上的老大,主要是因为他能打,其他人在这方面服他。

    “是吧?”

    “听就听呗,反正听听又不吃亏。”

    “就是,我们又不傻,自己难道不会判断吗?”

    ……

    仇星星表态,其他人也没有反对,听了不上当,听了不吃亏。

    “你不错。”高牧对仇星星的表态很满意,冷笑对着谢斌一比划:“比他聪明多了。”

    “高牧,你不要太过分了。”

    “谢斌,好了,听他怎么说?”

    不用高牧开口,仇星星就把谢斌压了下去。

    “不好意思,我突然不想说了。”

    高牧嘴角鬼魅笑容乍现。

    “你耍我们!”

    这一下,不光是一点就着的谢斌冒火,连仇星星也是火冒三丈。

    是可忍孰不可忍!

    被高牧手里剑压下去的怒气也在这一刻爆发,这是新仇旧恨,就算是冒着身上出窟窿,他也不能再忍再等了。

    被高牧如此羞辱,他的脸面都丢光了。

    “别急,之所以赚钱的事情我先不说,是因为我准备先给你们说另外一件事。”

    高牧不慌不忙,压着八大金的火气线,慢悠悠的说道。

    因为谢斌的抵触,因为仇星星的同意,让高牧推翻了自己之前的思路,想法过于简单,不是很可靠。

    说不得等他说出来,依然是个鸡飞蛋打的局面。

    他要给这件事情加一道锁,上一道保险,以保证他说出策略之后,八大金能心甘情愿的配合,而不是貌合神离或者是虚与委蛇,随时会反咬他一口。

    “说!”

    仇星星深深的呼着一口气,不光是身上脸上痛,心口也是被高牧憋的隐隐发疼。

    “这件事不适合公开说,只能是一对一的私下讲,你们哪个先来?”

    高牧继续悠哉。

    “搞什么搞,有什么不好说的,我们兄弟之间没有秘密,事无不可对人言。你不会真的是耍我们吧?”

    于超黝黑偏瘦长的脸,颜色更加的变幻莫测。

    “我要说的事情事关你们或者是你们家里的**,你们真的要我公开说?”

    嘿嘿嘿,他是不介意公开说,可就怕他说了以后,这八大金刚面子上挂不住。

    这些事情,可和打不过高牧,被高牧反手揍一顿不一样,牵扯的关系可不简单啦。

    “有话说有屁放,别搞花样。”

    “那行,就先说你的吧!嘿嘿!”

    事到临头了,高牧又有搞事情的迹象,看着谢斌,嘴巴微张预言。

    “等一下,你不是说是**,不能公开说的吗?”

    被高牧翻了头牌,嘴巴上了钢牙的谢斌突然就软了。

    “对啊,我认为这是你们的**,可你不是不怕,让我快说吗?那我可就真的说了哦!”

    戏虐的眼神戏虐的盯在谢斌的身上,嘴角上扬的厉害。

    明知道高牧是故意的,是故意在搞他,谢斌却只能捏着鼻子把这杯苦水喝下。

    “等等,我想好了,既然是**,那还是私下说吧。”

    高牧的笑太诡异,谢斌也不敢保证他会不会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为了安全起见,还是自己打脸反悔比较好。

    万一真的是他或者家里的**,被高牧这么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那还真的不是什么好事。

    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万一呢,他还是不敢冒这样的风险。

    高牧之前的暗示,做派,给了谢斌很强的心里暗示,让他不敢放任着万分之一的可能发生。

    “早说嘛,罗里吧嗦东拉西扯的,早按照我说的来,不是早结束了吗?”

    高牧最后又损了谢斌一句,把这东拉西扯的帽子扣到了谢斌的头上。

    “你……”

    算了算了,被高牧怼的从来没有占过上风的谢斌,终于压住了自己的火气,郁闷的憋着。

    “附耳过来。”

    高牧笑等谢斌的耳朵。

    “哼,看你能说出什么东西?”

    谢斌丝毫没有发觉,他们的思维一直被高牧牵着走,听上去是东拉西扯的,其实是一直在破除他们的心里防线。

    明明上一秒还是要死要活,拳拳到肉的敌人,下一刻就被牵着鼻子,乖乖的听着话。

    手中剑压在谢斌手里的匕首上,努力压着不笑,低声的说道:“最近还尿床吗?我这里有专治尿床的独家秘方,你要是需要的话,我可以告诉你的?”

    “你怎么知……”

    谢斌脱口而出,又很快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红白黑不停的交替转变,一双眼睛已经快要瞪的掉到了地上。

    这有尿床的隐疾,是他最大的痛,也是他最刻意隐藏的一个**,除了他父母根本不可能有外人知道。

    高牧是如何知道的?

    无数的可能性在谢斌的脑海升起,又被他击落。

    完全没有可能性!

    高牧笑的很开心,他本来只是诈一诈谢斌,可没想到这个会在一年之后才传的沸沸扬扬的茶余趣事,竟然会是真的。

    谢斌的脸色变化,还有他刚才暴露出来的半句话,已经很好的证明了此事的真实性。

    还真是可乐,想不到谢斌到高中了竟然还会尿床,不用说另外一个说他到了初中还要吃妈奶的传说,恐怕也是十有**了。

    不过,有尿床一事就足够了,已经不需要他再把妈奶拿出来刺激谢斌了。

    呵呵笑着擦过谢斌的身边,走到了一面懵逼看谢斌反应的仇星星面前。

    贴近他的耳边,更加神秘的说道:“炉峰路,金项链,金戒指,听说老值钱了?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到底值多少钱啊?”

    “……”

    仇星星没有吭声,不过他嘴角一直在抽抽,手上脖子上的青筋狰狞,随时会暴起狂揍高牧。

    高牧抱剑在凶,戏虐的看着仇星星,一点担忧都没有:“看样子你应该是知道值多杀少钱的了?嘿嘿,还不错哦。”

    “你怎么知道的?”

    仇星星的颤抖着声音问道,虽然不是贴着高牧在问,但其他人听到了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知道你就不要打听了,反正我就是知道了就行。”高牧笑盈盈的说道,上下打量了一番仇星星:“看不出来,不光拳脚厉害,手脚也麻利的很啊!”

    “好,我可以不问你怎么知道的。”仇星星明白,高牧要是不愿意说他问了也是白问:“那你总能告诉我,除了你还有谁知道吧?”

    “放心,暂时只有我知道,你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

    高牧开心笑着,又擦着仇星星的肩膀而过,站在了于超的身边:“你要不要回家问下你爸妈,需不需要再增加一个保险柜,现金太多了也是麻烦不是。本来存银行很方便的,可惜……可惜啊!”

    摇头晃脑,可惜连连,却把于超给问的脸色苍白。

    嘚,都不用回家问爸妈了,这位自己就清楚,心里明白的很。

    接下去,一个接一个,高牧在八人的耳边都说了一件事情,具体是什么只有他知和当事人自己知。

    他一直在笑,八大金刚的脸色可就没那么好了,笑是不可能的,可哭也哭不出来。

    一个个脸色苍白,复杂,跟郁闷,当然还有无限的火气。

    “你们也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既然把这些事情和你们说了,就不怕你们耍手段。”转了一圈,从新走回了原先坐的位置,一屁股下去,手里的剑当支点,整个人往前半倾:“你们应该知道我礼拜一没去上课吧?我不妨告诉你们,我就是去布置后手了。”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