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九九章 乌苏梅乐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那姑娘首先大大方方地问道:

    “就是你们叫我吗?我叫乌苏梅乐。你们是到这里干什么的?”

    那姑娘手中的短剑一直对着四人,显然是怕四人对她有不利的动作。

    四人开始对这个陌生的姑娘迷住了,当她主动说话后,田春才反应过来,对她说道:

    “是,是我们请你过来的,乌,乌梅乐。我们到这边找人,迷路了。请你帮帮我们。”

    那姑娘哈哈一笑,说道:

    “我叫乌苏梅乐。不是乌梅乐。你们要到哪里去?”

    四互相对望一眼,他们不知要不要向这位姑娘说出他们的真实目的。最后又都将目光停在刘左的身上。因为刘左在这四人中,是最老练的一个,他们四人遇到微微大一点的事,都要刘左来拿主意。

    刘左看姑娘滴溜溜的大眼睛,感觉这姑娘不会对他们的行动造成困难,于是正经地告诉她:

    “我们是要到大兴安岭主峰索岳尔济,在山峰下三百米有两间石屋,我们就要找那石屋的主人。姑娘能找到吗?”

    那姑娘张大了嘴巴,一脸不相信和疑惑:

    “你,你们要到那里做什么?我,我可没有去过。”

    那鄂温克族少女一听说要到大兴安岭主峰索岳尔济,就有些张惶,说话也不利索,赶紧说她没去过。并步步向后退,好像怕他们四人逼她带路。

    四人一听,感觉这姑娘好像要退缩,都有些害怕。如果姑娘不给他们带路,到双蛇的老巢索岳尔济峰下,那肯定去不成了,就连回去也有困难。

    老大刘左赶紧用央求的声音对姑娘乌苏梅乐说道:

    “乌苏姑娘,我相信你一定找得到去索岳尔济的路,是怕我们不给钱,还是怕我们是几个大男人,还是你害怕其他问题。”

    田秋在一旁说道:

    “乌苏姑娘,我们现在就给你钱。只要你把我们带到那个地方,再带出来,我们会有一大笔资金,也给你。”

    边说,田秋就伸右手入兜,将随身带的钞票抓了一把出来,递到了乌苏姑娘的面前。

    那乌苏姑娘见田秋给她一大把钱,人好像吓得更厉害,不仅不敢伸手接他的钱,反而吓得连连往后退,面前这钱就你一条毒蛇,在向她吐着信子。

    四人见姑娘不接钱,也不知说啥好,总不能动粗,将姑娘强行留下来。

    还是刘基的经验丰富,他想了一会儿,对药姑说道:

    “这样,乌苏姑娘,你可暂时不接我兄弟手里的钱,但无论如何请你给我们带带路。等这事过后,我们一定会有重谢。行吗?”

    刘左说完,将手摆几下,示意田秋将钱收好。田冬按他的要求,将钱收好,那姑娘这才没表现出特害怕的样子,站立姿势也正常多了。

    姑娘没说话,还是用一双惊恐的大眼望眼前四人,只不过比刚才田秋递钱时候好多了。

    刘左见状,继续说道:

    “乌苏姑娘,这样吧,你不一定将我们带到那山峰之下小屋,只要将我们带到能够看见或能够找到那小屋的道路就行。我们可以自行去到小屋。”

    那姑娘听说可以不送到小屋,才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四人一见姑娘同意,都轻松地笑了起来。

    乌苏梅尔姑娘当即说道:

    “那我们走,在这林海里,能够利用一切光照,我们就得利用一切光照。在黑夜我们不得行路。既容易迷路,又容易遇到野兽的攻击。

    因为到了晚上,绝大多数野兽都安歇了,如果我们行动,将他们打扰了,它们会像我们人类睡觉被人打扰一样,心里很不舒服。

    人不舒服,最多发发小脾气,电话里骂你几句,但动物被打扰了,它们会发狂,动物发狂是要咬人、吃人的。”

    大家听了乌苏梅尔姑娘的话,都皱了皱眉头,知道她绝不是故意恐吓大家。

    五人一路往东北方向,在林海中穿行,走一阵丛林,又过一段荒草地;过了一段荒草地,又爬一弯险坡。

    虽说是几个大男人,还有一身的武功,但在这茫茫林海里穿梭,这几个大男人都比不上乌苏梅尔。

    她虽然身上还背了一个背篓,时不时看到有可用的中草药,她还要上坡爬树去采摘,大家还是落后于她。

    几个人一路上可不敢得罪于她,怕她一发火,悄悄走人,那他们几人就成了深山流浪汉,比流浪汉还凄惨、危险。

    流浪汉都是在大城市或乡间流浪,他们无非就是每天要考虑讨一点吃的,但还不至于担心会遇到豺狼虎豹,悬崖雪窟,有生命有危险。

    现在的他们只要没有了带路的这位姑娘,那他们等于是四个瞎子,如无头的苍蝇在无形的林网中乱窜乱撞。有时是深深的雪坑在等着,有时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在等着他们,只要一个不小心滑下去,只会是死路一条。

    有鉴于此,四人对乌苏梅尔姑娘还是客客气气的。只有在第二天,刘右吃中午餐的时候,从怀中拿出一点干粮,故意对姑娘说道:

    “乌向导,我看你走累了,也真辛苦的,我这里有一些干粮,他们三人我也不会给,我就给你,我们一人一半。你放心,吃这点干粮不会怀孕的。”

    另外三人听了微微发笑,那乌姑娘听了,脸上一红,没有说话,将手中的药锄狠狠地在石头上敲了一下,不解气,又一锄深深地挖进雪地中。看得出有些生气。

    刘左一看姑娘有些生气,在一旁解释道:

    “姑娘,你莫生气,我这兄弟有时就是话多,说来让姑娘不爱听。还不给姑娘道歉?”

    最后刘左对他的兄弟吼道。

    “乌姑娘,都是我不好,我这人感到闷闷不乐的时候,就爱胡说八道,请姑娘不要见怪。以后我不会乱说话了。”

    那乌姑娘用嗔怪的眼神看了一眼刘右,又看了一眼刘左,没说话,将脸转到了一边。

    在密林中行走和外面行走是两回事。总是走不利索,你想走快些,但有藤条等踢踢绊绊的东西会缠绕你的双脚。不是一个踉跄,就是将衣服挂了一个口。

    走了三天,姑娘将他们带到了一个稍平坦的岭上。

    乌苏梅尔向四人介绍道,这道岭叫飞猪岭,经常会有野猪出没。

    她还指着下方不远处一条浅涧说道:

    “你们随我的手指方向看,看到了吗?那里有条小溪流,距离这里不过二百多米,那条小溪是从我们的脚下流过去的。

    下了脚下这个陡崖,到我们看见的溪流这一段就叫睡熊涧。那里原来经常会看到一两只棕熊在那里睡觉晒太阳。

    我们这里叫飞猪岭,就是经常有野猪从这里飞下去,飞到那陡崖下,所以叫飞猪岭。”

    众人看了脚下这片地势,再看看二百米外的睡熊涧,这里的地形确实很奇妙,一处是陡崖,二百米外就是小溪。这里是白雪皑皑,那下边却是流水淙淙。

    嘴快的田秋问道:

    “乌向导,这里为什么叫飞猪岭,那野猪完全可以不用飞呀,就从我们走来的路跑过去不就行了吗?干嘛要飞呢?”

    乌姑娘看了一眼田秋说道:

    “你看看从那边山岭到我们脚下,这里的地形相对比较平缓,一旦有大型的动物将一些体形较小的野猪啊什么的追过来。

    这些体形较小的动物可聪明了,如果继续顺我们走来的山岭逃跑,它们肯定逃不脱大野兽的魔爪,到这里,地势突然往右一转平坦一些,它们像人一样,就会想到来个急性掉头,甩脱追捕。

    但由于速度太快,这个平坦之地太小,他们的速度太快,一掉头,无法收住脚,就冲到了陡崖之下。”

    “哦,我明白了,姑娘。那下面经常有棕熊晒太阳的原因,我知道了。就因为经常有野猪冲下去,那些棕熊知道这一个现象,就在下边守株待兔。等着这些自作聪明的野猪冲下去。”

    其余三人听了田秋的分析,都轻松地笑了。这几天来,这是大家第一次这样开心地笑。顿时,整个山岭充满了四人快活的笑声。

    等大家笑完了,乌向导对大家说道:

    “到这里,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我一会儿,就要走了。”

    四人一听,吃了一惊,刘左问道:

    “姑娘何出此言?不是说要将我们送到目的地吗?这两日来,我们也没有冒犯姑娘。”

    其余人也在一旁嘀嘀咕咕说道。

    乌苏梅尔轻轻说道:

    “我来之前,你们就对我说过,不一定送到那大兴安岭主峰索岳尔济,只要能让大家找到那里就行吗?怎么现在要反悔?”

    四听了姑娘的话,都想起来,在央求姑娘当向导的时候,是曾经说过这样的话。现在人家提出来,不送了,也是正常要求,并不过分。

    不过大家还是希望乌向导能带他们到达索岳尔济。

    刘左对乌苏梅尔说道:

    “姑娘,一客不劳二主,既然请你当我们的向导,到这里也没有他人可找,你就好人做到底,带我们到那里吧,我说过,酬金不会少的。”

    乌苏梅尔眼睛看着远方,过了一会儿才说道:

    “我真的不能送你们去了,不要问我为什么。问我,我也不会回答。反正我只带你们到这里。”

    田春听姑娘说话没有商量的余地,他沉不住气,有些生气地对乌姑娘说道:

    “没送我们到目的地,你这有些不负责任。我看,酬金呢也要扣除一部分下来。”

    刘右也跟着说道:

    “就是,没有达到我们的要求,凭啥我们就给你全部的酬金。要扣,必须扣。”

    那姑娘见四人中有两人都说要扣酬金,从背篓里拿出她的短剑,抽出来,啪一声将身边的一根拇指粗的藤条斩断,说道:

    “你们不愿意付酬金,就算了,我一个姑娘也不会与你们争执,我打也打不过你们。那我现在走了。”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