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297章 神泉无效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第297章神泉无效

    那老头抹掉脸上伪装,“啊……”年老的弟子和武林人士一声惊呼,原来他是梅花剑派失踪二十多年的陈土定,只见他右臂垂着一段空袖管。

    陈土定待大家安静下来,目光从每个人脸前扫过,才徐徐说道:“当年师父规定三年一次的比剑,让众弟子按比剑成绩重新排座次,就是让众弟子们都有竞争之心,平时多勤苦练剑,练出好的剑法来,才能把梅花剑派发扬光大。我也教了一名弟子,他的梅花剑法远胜张英。张英当掌门,怎么能服众呢?”

    众人这才看见,陈土定身旁站着一位年轻人,手中拿着一把宝剑。

    “是啊,剑法第一的当新掌门。”张英平时颐指气使,龚派众弟子对他早已不满,不由地都出声叫嚷。张派弟子只是心中不满,闭嘴静观其变。

    “再比一场,再比一场。”

    武林人士也巴不得梅花剑派闹出点儿乱子来,好看看热闹,也跟着在后面起哄。

    张君见擂台下闹嚷一片,不由冷笑道:“好,那就再比一场。”

    陈土定扭头对身边的年轻人道:“宏儿,有师父在,你不用怕。”

    那宏儿仗剑跃上比剑台。张英独得他爹的秘诀,平时骄横惯了,也没将来人宏儿放在眼里。两人相对而站,说了几句门面话,就翻翻滚滚地比了起来。比了五十多个回合,梅花剑法不相上下。

    这时,宏儿的剑法一变,突然使出一新招“潇湘夜雨”来,剑头如万千雨点般向张英刺去。张英一时哪见过如此凌厉的剑招?茫然无法应对,忽听见“扑”的一声响,长剑已洞穿其胸部,身子一歪,倒在擂台上。

    事出突然,观众都是“啊”的一声惊呼,梅花剑派三年一次比剑,规定是不能伤及人命的。

    宏儿眼中含泪,望着台下的陈土定,叫道:“师父,我报仇了。”

    陈土定跳上擂台,向台下大声宣布道:“宏儿剑法第一,按照我们梅花剑派的老规矩,他是新的掌门人。各位在此都做个见证吧。”

    尸横台上,台下观众一时都默不作声。张君见爱子已亡,气愤至极,两眼通红,挺剑就向陈土定刺来。陈土定转身跳下台去,就朝城外逃跑,张君在后面紧追不舍。

    两人奔跑如飞,很快就跑到一段荒废的城墙上。两人相向而站,张君恨声问道:“你还记得这里吗?”

    陈土定道:“怎么不记得?二十多年前,我败给你。今天,你就要命丧剑下了。”

    原来,二十多年前,老掌门被人毒死,张君和陈土定遍搜书房,找不到师父的“绝命十三剑”。大师兄张君怀疑是二师弟陈土定偷了,陈土定不服,两人就相约来到这段城墙上比剑。张君打败了陈土定,还把他的右手臂削断。陈土定转身跳下城墙,忍痛逃走。

    张君冷冷地道:“二十多年前,我能削断你的右臂,今天,我照样能削断你的左臂。”

    两人仇深似海,废话少说,很快比试起来。梅花剑法都使得很精妙,只是陈土定是左手使剑,稍稍吃亏些,身上已中了几剑。

    陈土定的剑法已变,突然使出一新招“平沙落雁”来,张君面对新招,却不慌不忙,使剑从容把新招化解,然后冷笑道:“就你会吗?”也使出了一新招“江天暮雪”。

    陈土定连退好几步,吃惊地问道:“你也会绝命十三剑?”

    “我早就知道是你偷了师父的绝命十三剑谱。二十多年前,在这城墙上,我故意没要你性命,让你逃走,就是要你主动交出绝命十三剑的剑谱来。”

    陈土定喃喃地道:“噢,我明白了。”

    二十多年前,张君故意放走陈土定,然后尾随在后,找到了他的藏身之地。

    随后,张君剑法第一,接任掌门,娶了上代掌门师父的独生女儿杨小荣。

    一年后,杨小荣生了一个儿子,还在襁褓之中,就被人乘隙偷了去。张君马上侦知是陈土定偷走了自己的儿子,见他并没有伤害,就明白他是要教自己儿子剑法,然后再来个父子相残。张君并不揭破,而是躲在暗处,观看陈土定教自己儿子梅花剑法。张君慢慢地等待着,只等到最后一年,陈土定把“绝命十三剑”教给了自己的儿子。张君在暗处把十三剑一一学到手。

    陈土定恨道:“你为了学绝命十三剑,连亲生的儿子也能放弃啊!”

    张君得意道:“这还要多谢师弟栽培他,他现在已是新掌门了。我回去把经过一说,他还不是要喊我一声爹。”

    “可他杀死了你第二个儿子。”

    张君“哈哈”大笑,道:“你偷走了我的儿子,我也偷了一个男婴回来做我的养子。他不是我亲生的。”

    陈土定道:“其实宏儿也不是你的儿子。”

    张君“嗯”的一声:“此话怎讲?”

    “我把你的儿子抱回山中后,过了几天,我就后悔了,我把他从鹰岩上扔下去喂狼了。这个宏儿是我从另处偷来的。哈哈哈……”

    话已至此,再说就是多余。两人都心怀仇恨,开始比试“绝命十三剑”,虽然惊险,却也打得半斤八两,不分胜负。

    陈土定突然使出一招“鸥鹭忘机”,一剑刺中张君的胸部。张君愕然道:“还有第十四招?”

    陈土定阴笑道:“我怎么会把全部的剑招都教给宏儿呢?”

    “你,你……”

    陈土定手一送,张君倒下城墙。陈土定站在城墙边,放声大笑:“我才是梅花剑的掌门。”

    却见一个灵巧的身影从城墙下跃起,二话不说,一剑刺中陈土定,来人手一松,陈土定也倒栽葱般跌落到城墙下。

    来人正是张君的妻子杨小荣。

    杨小荣茫然地站在城墙上,心中又恨又悔,五味杂陈,泪水喷涌。

    远远地,从城墙另一边走来一个老头,带着一个拿剑的年轻人。

    那老头一步步走到杨小荣跟前,后者无动于衷,老头道:“小荣,你认不得我了吗?”

    杨小荣回过神来,向老者望去,喃喃地道:“你、你是、爹?”

    老头泪珠滚落,道:“我是你爹,是你爹啊。一德,快叫,这是你的亲娘啊。”

    那年轻人迟疑地道:“娘——”

    杨小荣满脸泪水,望着眼前的一德,他长得仿佛是自己的模样,二十年来,自己梦中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他啊!杨小荣一把抱住他,痛哭流涕。老头叹道:“这都怪爹啊。”

    这老头是杨天寿,梅花剑派第四代掌门人。梅花剑派传了几代,已是渐趋式微,早已被武林人士瞧不起了。杨天寿为了光大梅花剑派,一是广收弟子,结果收了一些心术不端的奸徒;二是让弟子们三年比剑一次,按比剑成绩来重新排座次,以此来激励弟子们相互竞争,勤学苦练,努力提高剑法,结果一些弟子们热衷倾轧陷害、干出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门下有两个弟子张君和陈土定,心术不正,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师父藏有一本武林秘籍“绝命十三剑”,可师父就是不教他们。两人心生毒计,合伙毒死师父,杨天寿中毒,明白斗不过这两个心狠手辣的徒弟,就运起龟息法,用假死来骗过他们。杨天寿运功逼毒,虽然毒已逼出,捡回了一条命,但武功已丧失殆尽。又怕自己出头露面,再遭两个徒弟的毒手,就隐居到太行山中。

    一天,正在山中练功逼毒,忽然从鹰岩上掉落一物来,顺手抄在手中,却是个婴儿,包裹婴儿之物,却不是自家之物吗?杨天寿偷偷潜回家中,打探到确实是自己的孙儿,自己强忍悲痛,不敢告诉女儿,恐怕他们母子再遭毒手。杨天寿回到山中,决定把平生所学都教给这个可怜的孙儿。

    杨天寿对女儿道:“这都怪我收徒不严,尽收一些心肠歹毒之人。这个孙儿心地善良,我为他取名一德。小荣啊,梅花剑派要发扬光大,就靠你和一德了。你们以后招收弟子,一定要以德为先啊!你们回去后要尽逐那些品德败坏、仗势欺人、无恶不作的奸徒,不要让悲剧再重演了啊!这教训也太残酷了啊!”说罢转身离去。

    杨小荣叫道:“爹,你不回家?”

    杨天寿仰天长叹:“梅花剑传了几代,就败落在我的手上了,我无颜再回去啊,我要用我的余生来忏悔。”说罢招一招手,就孤独地向远处蹒跚走去。

    杨小荣回到梅花剑派,扶助杨一德当了梅花剑派新掌门人,尽逐不良之徒,把张派跟龚派弟子合在一起,不再三年一比剑了,又把神眼泉捐为共财,少了那争竞之心。

    那些武林人士听说神眼泉不再收费,都跑去洗眼睛,人多泉水少,众人哄抢,一窝蜂地踩在泉水里,结果把泉眼给踩堵塞了,那地下的泉水无处发泄,通过其它的缝隙,流进其他的泉水里,从地下冒出,已没有治眼的神奇效果了。

    陈宏儿杀了张英,满以为自己就是梅花剑派的新掌门人了,杨小荣过来把前因后果一说,陈宏儿不知心中是恨是悔?茫然地站在擂台上,不知何去何从?杨小荣拉着杨一德,离开擂台,去叙母子之情,哪里再去管陈宏儿。

    梁文辉,就是跟张英比剑失败的那个二师弟,他带着四个同门师弟跑上擂台来,一把拉着陈宏儿就走。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