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296章 争夺神泉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第296章争夺神泉

    原来这个放羊老头,年近六十岁,是个老光棍,常年在八里沟内放羊。

    二十多天前,老头在沟内放羊,来到摩云岭对面山坡上,三十几头羊在吃草,他靠在石头上歇息。这时秋天的太阳高高地照着,照得老头身上暖暖的,他有些犯迷糊,就歪躺在石头上睡觉。

    突然醒来,望见天空中有一只鹰,老头躺着不动,那鹰突然俯冲下来,像一块大黑石般垂落,直朝对面摩天岭上冲去。老头站起身来观看,只望见对面有一只白兔在乱草丛中惊慌逃窜,无处可逃,就一头钻进了一个山洞。那鹰冲到地面上,却不会钻山洞,在洞口等那玉兔出来,那兔不出来,那鹰等不了,悻悻然地飞走了。

    老头跑下山去,跑过沟底,跑上对面的摩天岭,爬到半山腰,找着了那个山洞。那山洞只有拳头般大小,秋天的兔子很肥啊,老头伸手进去抓兔子,洞很深,老头爬在地上,把整个右手臂都伸进去了,一阵摸索,没摸着软软的兔子,倒摸着一块硬的石头,只得拿出洞来,一看,哪里是石头,是一个金灿灿的大元宝。

    老头拿着大元宝发愣,兔子变成了大元宝!

    老头发过愣后,掐了几下左手臂,都很痛啊,又看着大元宝,不像是做梦啊!老头就欢天喜地地下山,也不放羊了,赶着羊走出八里沟外,回到家中,思量着要在家里做个富翁。

    老头做了富翁,村里人很快都知道了,赶来问他大元宝是怎么得来的?他说是兔子精变的。村民们不相信,但大元宝是真的,问他在哪儿得到的?这老富翁打死都不说。

    于是村民们都跑到老头常放羊的八里沟里去寻找,当然什么也没有找到,连天空上鹰的影子也没有出现过。

    梅花剑派的弟子张超、薛霸也是闻讯赶来,到八里沟里去寻宝的,当然也是一无所获,还被人打败,逃出了山外。

    老富翁一辈子没碰过女人,现在是富甲一村的富翁了,当然也要尝一下做新郎的滋味。求偶的消息一传出,就有热心的媒人来给他张罗婚事,领来了好几个女人,他都没有看中。这一天,张超、薛霸就领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来,白白胖胖,风韵犹存,老富翁一眼就相中了。

    今天结婚,鞭炮齐鸣,贺客盈门。等到夜半,客人们都走了,大门外已恢复了平时的寂静。两个新人进入了洞房,脱*光*了衣服钻进被窝里。这老头一辈子放羊,与羊相伴,没碰过女人,哪会做什么事情?躺在被窝里,一动也不敢动。偏那三十多岁的女人是个惯家老手,手把手地教老富翁上了路。

    老头得了滋味,快活无比,有些忘乎所以起来,打死都不讲的事情,全在被窝里对着新婚的妻子讲了,说是在摩天岭得到的这一个大元宝。妻子问大元宝呢?老头就从被窝里面把大元宝拿出来,还暖得热乎乎的,交到妻子手里。

    老头刚说毕,张超、薛霸就从床底钻了出来。那张超什么贺喜的话也没来得及说,抽出长剑来,就把新老两口给杀了,血染新棉被。同来的薛霸惊得目瞪口呆,张超解释道:“大丈夫做事,就得当机立断,你不杀他,我们得了财宝,这两个人也要说出去,闹得全天下都知道了,我们还能过安生日子?”

    张超从被窝里拿出那个大元宝。两人依旧从后院翻墙出去,乘着夜色,匆忙朝摩天岭而来。原来,当地就流传着否卦教有宝藏的故事,这两人就住在八里沟的北面,听说放羊老头得了一块大元宝,就思量着是否卦教的宝藏要现世了。

    两人飞快地跑进八里沟里,一路狂奔,找到了摩天岭。这摩天岭立地耸天,绝壁千寻,绝难攀爬,两人你帮我助,你拉我推,才爬到一半,果然找到了那个小小的山洞。张超爬在地上,右手就伸进洞里,洞依然很深,他的整个手臂都伸进去了。

    那薛霸问道:“是不是这个洞?”

    张超道:“肯定是这个洞了。”

    那薛霸得了话,上前就是一剑,刺进了张超的后背,穿胸而出,那张超身子一歪,就动也不动。

    薛霸扯开张超,自己爬着伸手臂入洞内。那张超活了过来,前胸后背还插着一把长剑,他爬上前一把抱着薛霸,从悬崖上摔了下来,摔在崖底。哪知薛霸求生能力强,在半空中翻转身子来,把张超压在身下,摔在岩石上,那张超这次是死绝了,可薛霸还有一口气在,奄奄待毙。

    这时,一个人走了过来。薛霸认得,叫道:“师弟,救我。”

    这个人也是梅花剑派的,名叫张英,是掌门张君之独子,也是夜里来寻宝的。张英是属张派弟子,而张超、薛霸是属龚派弟子,两派现在是势如水火。这师弟张英见张超已死绝,师兄薛霸也要死了,夜黑也没有人看见,他平时的怒火终于要爆发了。薛霸见他双眼冒光,知他不善,忙道:“我发现了财宝,你救了我,我告诉你。”

    张英最见不得薛霸跟张超在一起,一个阴险,一个蛮横,他们在一起,准没好事,尽干坑蒙拐骗的事。平时上他们的当太多,今夜千万不能再上一次当了,张英毫不犹豫地上前一剑就结果了薛霸。张英四下望了一圈,拍拍手离开。

    这一夜后半时,下了一场暴雨,山上泥石俱下,重把山洞封住,否卦教宝藏又不见天日。泥石冲到沟底,也把张超、薛霸深埋了。

    张英走出八里沟,冒雨一直朝北走。走了三十多里,来到梅花剑派。

    第三日,梅花剑派三年一次的比剑大会开始了。梅花剑派共有弟子十八名,又分两派,一派是张派,一派是龚派,谁派取胜,就由谁派的人出任掌门人,谁派就拥有神眼泉。

    这神眼泉可是神奇的泉,拿这泉水洗眼,眼疾马上就好。远近的人,连京城的达官贵人也来此泉前洗眼,拥有神眼泉就能据此收费,获利颇多。因此两派三年一争,场面相当激烈,连附近的武林人士都赶来观看热闹。

    每天举行两场比剑,各展绝技,打斗精彩不断。擂台下的观众人头攒动,那欢呼喝彩声如雷霆响过。

    三天时间下来,掌门张君的独子张英技压群伦,不出意外,就要当新一代掌门了,当然也据有神眼泉。

    这一天下午,张英要跟龚派的二师弟梁文辉比试一场,这也是今年比剑的最后一场了。本门弟子和武林人士早早地就来到台下坐定,今天将要上演一场精彩的龙争虎斗。

    比剑正式开始了,两人手持宝剑,展开平生所学,你来我往,龙腾虎跃。

    张英一招“梅雪争春”,一剑分成两式朝梁文辉刺来,梁文辉忙使一招“喜鹊踏梅”,那宝剑格开张英的宝剑,直朝张英当胸刺来。张英后退一步,躲过一击,使出一招“梅花迎雪”,那剑从下朝上迎着梁文辉的咽喉刺来,梁文辉忙使出一招“暗香疏影”,宝剑在眼前挽一个剑花,把对方致命的一剑给挡在了身前。

    张英使出一招“迎风斗雪”,梁文辉使出一招“凌寒独放”……两人同学梅花剑法,一时打得难解难分。

    梅花剑法精妙绝伦,剑势潇洒脱俗,姿态优雅,台下不时爆发出一阵阵喝彩声。

    最后,张英技胜一筹,取得比剑胜利。张君掌门站了起来,大声宣布:“张英为梅花剑第六代新掌门。”张派众弟子一声欢呼。那龚派弟子个个气沮神丧。

    “且慢。”擂台下一个老头站了起来,傲慢地说道,“张英剑法拙劣,怎么能当掌门?怎么能光大梅花剑派?”

    “他是谁?”两派的梅花剑派弟子都认不得此老头,一时纷纷议论。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