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599章 恶毒却无用的威胁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巴德尔的魔咒被破,导致他的神力防护显著下降,但他的神躯具有的神性并不会受到影响。

    常态情况下,锋利无比的轩辕剑对巴德尔无法发挥最大效果,看似为他增添了不少伤口,但实际上都不致命。

    虽然自愈能力远远比不上先前,但陆潇依然能察觉到,巴德尔身上的伤痕正在缓缓愈合。

    ‘必须创造出一击必杀的机会,这样僵持下去对我不利。’

    陆潇还无法完全理解神格、神性和神力这些只有神灵才有拥有的特殊属性,就表现形式来看,即便遭到大幅削弱的巴德尔续航力依然可观。

    与以前使用不死斩作为主武器时相比,单手持握轩辕剑让陆潇的左手得以解放,在不需要盾牌防护的情况下,陆潇的左手可以自由行动。

    有鉴于此,在漫威世界历练时,他特别对单手施法进行了针对性的练习。

    开始学会防守的巴德尔比之前更加难缠,但换一个角度来说,他的攻击侵略性比有攻无守时有所减弱,让陆潇在贴身肉搏之时多了一些周转的余地。

    ‘赌一把吧。’

    “疾风迅雷!”

    无须念咒和施法的爆发型法术加持于身,陆潇的行动速度和攻击力都有了显著的提升。

    当然,这种爆发是有时间限制和副作用的。

    结束疾风迅雷的效果后,使用者会在一段时间内陷入虚弱,陆潇必须在持续时间结束前战胜巴德尔,否则形势必定会逆转。

    “嚓!”

    抬手阻挡轩辕剑剑锋的巴德尔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劲,对方的攻击力不知为何突然变强,切入手臂的深度比之前明显增加。

    不等巴德尔理清思路,陆潇已经转移方位出现在他的背后。

    对准后心直刺而出的金色宝剑没有完全命中目标,巴德尔在千钧一发之际侧身躲避,剑锋贴着他的后背切出一道硕长而狰狞的伤口。

    陆潇原本就没想着能一击制敌,在出剑的同时左手变幻手印,左脚也在落地的同时猛然发力。

    “起!”

    在炼成术的控制下,地上的泥土化作坚固的锁链,将巴德尔的双手双脚暂时束缚住。

    与此同时,陆潇将空间之力高度集中,在巴德尔神力防护较弱的左臂与肩膀连接处制造出一个空间奇点。

    这个过程很艰难,巴德尔在奇点出现的刹那就察觉到了不对劲,拼命挣扎着想要摆脱陆潇的束缚。

    借助前冲力与巴德尔擦肩而过时,陆潇在维持法术的同时回手横挥宝剑,剑锋直指巴德尔的脖颈要害。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陆潇这样分心两用,为了从陆潇突然加强的攻击力度下保住性命,巴德尔暂停挣扎,尽可能后仰身体躲过这轮拥有致命威胁的攻击。

    有句俗话叫顾头不顾腚,巴德尔的确躲过了近在眼前的威胁,但陆潇发动的双重攻击还没有结束。

    骤然加强的空间吸力让巴德尔发出惨叫声,他的左肩在未受到任何直接物理伤害的情况下被强行撕裂。

    顾不上躲避喷洒而来的神血,断掉巴德尔一臂后,陆潇沉着的继续追击。

    调整好姿势再次蹬地发动缩地瞬移,沉浸在断臂痛苦中的巴德尔极力想要躲避,但他剩余的躯干部分依然被炼成术构成的枷锁牢牢的束缚着。

    “永别了,光明之神。”

    在疾风迅雷的加持下,轩辕剑借助陆潇加速奔驰的动能加成,从正面捅入巴德尔的左胸。

    断臂的巴德尔被枷锁固定在原地无法行动,他的神核(心脏)被轩辕剑完全洞穿。

    感受着生命力的快速流逝,巴德尔没有表现出不甘与留恋,脸上满是即将得到解脱的释然之色。

    “泥土的芬芳,清新的空气,原来……这个世界,是这么的……迷人。”

    嘴角挂着笑容咽下最后一口气,巴德尔保持着站立的姿势闭上了双眼。

    “呼……”

    主动解除疾风迅雷,陆潇感觉到同时来自灵魂和身体的双重疲惫,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实在是久违了。

    将信标插入巴德尔还保持着温暖的身体,陆潇紧张的注视着表盘的进度。

    “……你特么在逗我”

    不知道是不是芙蕾雅的魔咒破除后对巴德尔的神力造成了一定的损耗,神力表盘最终停留在98%这个尴尬的数字上。

    “对了,还有手臂。”

    快速从巴德尔的胸口拔出信标,陆潇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将其插入巴德尔被撕下来的左臂上。

    “99%……”

    陆潇无语的靠着大树坐下:“……系统,你绝对是提前计算好的吧”

    这个问题没有得到回答,系统选择沉默以对。

    “淦!剩下的1%我要去哪里找不会要把芙蕾雅也一起砍了吧。”

    奎托斯和阿特柔斯也是一个选择,但用屁股想都知道,他们不会让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吸取自己的力量。

    虽然奎爷现在不在最佳状态,但考虑到他巅峰时期的恐怖战绩,陆潇宁愿得罪奥丁也不愿意惹这个杀神。

    “嘭嘭嘭!”

    镜像空间外接连传来几声闷响,当陆潇强撑着虚弱的身体站起来时,本该无法被人观测到的镜像空间被人从外部打破。

    陆潇和巴德尔的战斗持续了不少时间,芙蕾雅锲而不舍的追踪多次中转传送的坐标,终于找到了最后的决战场地。

    索穆尔巨大的身体砸开镜像空间后,芙蕾雅一眼就看到了心脏被洞穿的巴德尔。

    “不!!”

    陆潇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击杀巴德尔一定会让他成为芙蕾雅的必杀目标。

    不过以芙蕾雅如今的状态,就算她恨不得当场用牙将陆潇撕咬成碎片也无济于事。

    奥丁的诅咒依然在发挥着作用,她无法以任何形式伤害他人。

    芙蕾雅施法将巴德尔从束缚中解放出来,惊慌的检查了一下他的状态,但最终收获的只有绝望。

    呆滞了片刻,以往总是散发着温柔气息的芙蕾雅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她转过头用满是怨恨的眼神瞪着陆潇,发下她能想到的最恶毒誓言。

    “我发誓,会让所有你能想象到的痛苦和灾难降临到你的身上。”

    “我会把你冰冷残破的尸体拖过九界的每一个角落!把你肮脏的灵魂和身体喂给赫尔海姆最低贱的尸鬼!”

    面对芙蕾雅的咒骂,早就做好准备的陆潇依然心态平稳。

    “我不想和你多废话,就像巴德尔说的一样,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永远都学不到教训。”

    不是陆潇不想当场干掉芙蕾雅,但现在他正处于虚弱状态,能不能杀得掉芙蕾雅还是个问题。

    别看芙蕾雅受到了奥丁的诅咒影响无法伤人,她精湛的华纳神族魔法造诣并没有受到限制,只要不出手伤人,自保是绝对足够的。

    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引来雷神托尔,陆潇选择暂时隐入暗处从长计议。

    陆潇表面上维持着强势的姿态,当着芙蕾雅的面,强忍着虚弱淡然的开启返回提尔神殿大桥的传送门。

    “巴德尔是我杀的,你想寻仇我随时奉陪。”

    自从放下狠话后,芙蕾雅一直呆呆的望着巴德尔的尸体,对陆潇的离开仿佛毫无所觉。

    “唔!”

    刚刚回到大桥上,强撑着的疲惫再次袭来,一向稳健的陆潇脚下有些踉跄。

    “啪!”

    一只看似柔弱的手臂将陆潇搀扶住,头晕眼花的陆潇只看到了对方的衣着和大致身材轮廓,心中顿时一阵放松。

    “回密室藏起来,我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