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46章 为你二战(大章谢4月票王@笑颜忘)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假的!假的!”高通达一边试图抢回手机,一边一连串地回答。

    他的回答太不走心,辛笛自然不信。

    辛笛仗着前台护体,又看了一会儿,手指在屏幕上点了又点,像是转发图片,后,才将手机还给高通达。

    高通达拿到自己的手机后,心虚地左右看两眼,脸上似有不悦,一本正经对辛笛道:“在公司不要乱说私人的事情!”

    辛笛朝他吐了吐舌头,不置可否。

    高通达一副懊恼模样,将手机放进衣服口袋,离开了前台。

    才走离前台,他嘴角就绽出隐秘的笑意。

    他敢打包票,就辛笛那怕被人忽视、被人小看的小性子,《离婚协议书》的照片,不出半天,就能传遍整个律所。

    第二天,地下车库低头绕过柳苗苗,不期然去茶水间的路上又见柳苗苗,高通达草草夸赞两句,就去接水喝。

    他还有很多事要做,譬如,见缝插针对流言进行炒热,不漏痕迹地煽风点火,巧妙地引导舆论导向。

    通常是这样:流言席卷了整个人际圈,正主还一无所知。

    辛笛爆出薛律师将离婚的第三天,薛正平被梁律师叫进办公室。

    薛正平精神饱满地进入梁律师的办公室,劈面看见紧皱眉头的梁律师,心里不由一咯噔。

    博士离婚案的证据准备,他跟要离婚的博士交代得清清楚楚。他们做律师的,并不总这么掏心掏肺。他自问该想到的,全都想到了。难道又出了什么劈叉?

    带着轻微的不解,薛正平一步步走近梁律师的办公桌。

    走了一半,梁律师从他的办公桌后走了出来,走向待客的沙发。

    “坐!”梁律师一抬手,指引薛正平落座的方向。

    薛正平来到沙发前,小心翼翼坐下,两只手紧张地捏合在一起。

    “知道我为什么看好你吗?”梁律师开门见山。

    “不敢妄自揣摩前辈的心思,我一直当您是我生命中的贵人。”

    “你跟我,我们跟那些正统班科出身的人不同,我们是靠自己的顽强意志独自奋斗、一路拼杀出来的。”

    薛正平诚惶诚恐地点头。

    “像我们这种得来不易的人,理当更爱惜我们的羽毛。可,你怎么做出还没有出人头地,先抛弃结发妻子这种事呢?”

    薛正平一下子大睁双眼。他的吃惊,全暴露在脸上。

    “难道传闻是假?《离婚协议书》也是假?”

    薛正平的脸瞬间变得苍白,像是血液尽失。

    那一瞬,太多头绪在脑海中闪过。这两天他回味无数遍的柳苗苗朝他娇笑、撒娇的情形,此刻像鞭子,抽打得他体无完肤,自尊不存。

    梁律师仔细看薛正平,看他吃惊多于愧疚,又不见他摇头否认,只能自己摇摇头。

    “不是向你邀功,这次的提拔名额,是我力争众人,为你争取来的。如今爆出你一出,跟抽我一巴掌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薛正平的白脸,一下子红得像猪肝似的。

    “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

    梁律师犹如父兄般的询问响在耳边。

    薛正平感慨极多,他最想说的,就是柳苗苗为什么要挖坑陷害他!

    他之前推理,柳苗苗想让他离婚,是为了取而代之,成为他家的女主人。

    可是,有哪个女人,会把将来的依靠推进火坑?

    只能说,他太一厢情愿!太自以为是!做出的推断与事实完全不符。

    事实是什么?恕他此刻心乱如麻,无力猜测。

    薛正平自司法考通过后,第一次怀疑自己的智商。

    张开了口,舌尖也做好了发音准备,在最后的那一秒,他还是放弃了。柳苗苗是他甜蜜的记忆,就算是毒药,他也不准备催吐。

    大不了这一次不被提拔,最坏不过是换个律所平平发展。男子汉大丈夫,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

    薛正平苦涩地对着贵人摇头。

    梁律师一声叹息:“我懂,感情最麻烦。”

    两个人对坐无言,惆怅的情绪渐渐弥漫办公室。最后,梁律师总结陈词:“这样,小薛,我也不隐瞒你,你这次得到提拔的希望不大,很可能需要再等下一回,这次你离婚离得太不是时候。”

    前程!

    票子!

    地位!

    梁律师的每一句话,都化身成飘散进空中的“前程”、“票子”、“地位”等。薛正平只能看整整看着它们离他而去。痛啊,痛不可言!

    幸而,梁律师话锋一转:“不过,你放心,我仍旧不改初衷,我会为你力争。”

    薛正平“扑通”就跪在了梁律师的面前。

    要不是有茶几阻挡了他,他都控制不住自己要磕头。

    “我对不起您的厚望!”

    “好孩子,快起来。”

    “我内心充满愧疚!”

    “我懂我懂,快起来。”

    梁律师弯腰伸手,将薛正平搀扶了起来。

    两鬓发白的梁律师,动情地看着宛如年轻时候他的薛正平,手搭在薛正平的肩膀上,用力拍了拍,下定决心思的,用短平快的声音说道:“豁出去我这张老脸,周末的合伙人会议上,我为你而战!”

    薛正平望着梁律师,说不出话来。

    这回,他是真的感动了。

    从梁律师办公室走出来,薛正平罕见地低下了他惯常高高昂起的头。

    他闷头走过柳苗苗的工作位,因为没有转头,也没有抬眼,使他只看到了柳苗苗宛如腿模的两条腿,还有就是,那双套在脚上,好像童话中的水晶鞋一样的高跟鞋。

    他真的很想停下来,问问她,目的何在?

    他不嘶吼的,也不会张牙舞爪,就平平静静问一句:目的何在?

    不过,他心里很明白,他不会驻足,亦不会开口询问。

    怕同事议论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他不想让柳苗苗看见他哭红的双眼。

    如果注定失败,不妨败得潇洒一些。

    他咬牙强迫自己继续往前走,闷头走回自己的工作位,薛正平假装什么事也没有,坐下来,投入工作。

    背后有几道目光灼灼烧着薛正平敏感的神经,他觉得,那一定是怀着落井下石的快感窥视他的同事。可惜,他没有勇气回头。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