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百九十六章 追来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陈丹朱一路跑出皇城,阿甜和竹林早就翘首以盼,看到她高兴的招手。

    “小姐,我听说你抽到了最大的福袋!”阿甜忙忙的问。

    陈丹朱道:“是很大了——竹林你们看到六皇子的车过去吗?”

    竹林道:“看到一辆车,但不知道是不是,都是不认识的人。”

    看到没看到也不重要,陈丹朱不待阿甜放好凳子就往车上爬“竹林,快,去六皇子府。”

    竹林愣了下,为什么去六皇子府?阿甜推他催着“快快。”跟着急急的上车。

    鞭子轻响,马儿狂奔,将宫门前有序的人群打乱,但负责秩序的禁卫没有说什么,其他人也更不会说什么,看着陈丹朱的马车狂奔而去。

    “要当皇子夫人了,肯定会更狂妄。”

    “狂就狂啊,能几年?等六皇子一不在——”

    宫门前的议论被马车抛在身后,陈丹朱坐在车里神情焦躁不安,这是从未有过的样子,阿甜也跟着不安,问:“小姐,那个福袋麻烦很大吗?”

    唉,也是,小姐抽到别人都没有抽到的福袋,没什么可高兴的,小姐哪里遇到过好事情,遇到的都是麻烦。

    听到阿甜这样问,陈丹朱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一开始是有麻烦,这个福袋算是解决了麻烦,但是——”她说道,说到这里停下来。

    阿甜忙问:“但是什么?”

    但是——陈丹朱看向她:“我好像,要嫁给六皇子了。”

    阿甜眨着眼,觉得自己没听懂,嫁给六皇子是什么意思?

    陈丹朱看着阿甜因为震惊而迷糊的样子,别说阿甜迷糊,她自己现在也迷糊着呢。

    “为,为什么?”阿甜结结巴巴的问。

    陈丹朱皱着眉想了想:“因为,惩罚?”

    应该是吧。

    阿甜再次眨着眼,啊?

    “算了,不要想了。”陈丹朱摆手,“去见六皇子,再说吧。”说到这里又满脸焦虑,六皇子挨了打,一百杖,一百杖啊!

    皇帝是不是疯了!

    当初周玄打一百杖还变成那个样子呢,周玄好歹是身体健壮,六皇子这个病——好吧,也许没病,但六皇子娇滴滴的跟周玄不能比啊。

    陈丹朱掀起车帘,催促竹林,又啊呀一声“应该带着药箱来。”但又一想,六皇子府有王咸呢,别的病看不了,跟了将军这么久,跌打损伤肯定没问题。

    阿甜看着小姐从未见过的样子,也不敢乱说话,在一旁小心的安慰“不急,街边这么多药铺,随便抢,不是,买一个就好了。”

    车前坐着的竹林忍不住翻个白眼,但心里也有些担忧,出什么事了?陈丹朱还是第一次这样六神无主?

    马车疾驰很快来到六皇子府前,这边依旧禁卫环绕,而且比先前看起来人还要多。

    陈丹朱掀起车帘“我是陈丹朱——我奉旨来见六皇子的。”

    至于旨在哪里,就只能让他们去问陛下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句话吓到了,这一次门前的禁卫让开了路,陈丹朱跳下马车跑进去,竹林和阿甜再次被拦在外边,阿甜焦急不安,竹林看了眼高墙,忍不住发出一声鸟鸣。

    不知道枫林在不在。

    枫林没有出来,竹林有些失落的低下头,忽的听到高墙内有悠扬的一声鸟鸣,他抬起头,神情变得古怪。

    “怎么了?”阿甜盯着他的神情,低声急问,“六皇子府里的鸟说什么?”

    虽然她不懂鸟语,但竹林和家里的骁卫们常这样叫来叫去的,聊得很开心。

    六皇子府也有皇帝给的护卫吧?也说鸟语吧。

    “没说什么。”竹林说,他没撒谎,鸟鸣真没有说什么,也不是在回应,而是在说,厨房炖大骨头汤——

    这分明是六皇子府里的暗卫们在聊天。

    暗卫们聊天也没什么,只是为什么他能听懂?

    暗卫们的暗语不是不变的,不同的主人,不同的时间,都是会变化。

    为什么他作为陈丹朱的骁卫,能听懂六皇子府暗卫的暗语?

    六皇子府空空荡荡,连个迎客的太监宫女什么的都没看到,这让陈丹朱更心痛,还好上次来过,还记得路,她疾奔跑到六皇子的寝室所在。

    屋外王咸站着,正跟一个小童嘀嘀咕咕什么,神情肃重,小童也似乎在抹眼擦泪——

    是看到六皇子被打的那样惨的缘故吧!

    “他怎么样啊?”陈丹朱大喊问道。

    王咸看过来,皱眉:“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殿下伤的怎样?”陈丹朱喊道,“六殿下呢?你给他清理过伤口了吗?”

    王咸皱眉:“清理什么——”

    “你不行,让我来。”陈丹朱急道,伸手推开了殿门闯进去,“把药给我。”

    王咸要说什么,随着门推开,殿内传来楚鱼容的声音。

    “丹朱小姐,你别进来。”声音沉沉又带着颤颤无力,“不方便。”

    不方便?

    陈丹朱还记得周玄被打一百杖从背到臀推都血痕累累,刚治伤的时候,要赤身**什么都不能穿。

    她看向睡房所在,看到床帐子被刚刚扯下来,颤颤抖抖,其后一个人趴卧。

    陈丹朱鼻头一酸:“六殿下,其实我的医术还不错,让我看看吧。”

    楚鱼容的声音从帐子后传来:“不用了,王大夫,都看过了。”

    王咸正在陈丹朱身后探着头往这里看,原本小眼瞪圆,听到这句话,愣了下,旋即小眼眯了起来,嘴角一扯——

    “是啊,我看过了。”他拉长声音,“丹朱小姐不放心的话,也可以自己再看看。”

    王咸一如既往阴阳怪气啊,陈丹朱不陌生,但这一次她没有反驳他,唉,她也帮不上什么,六皇子这边的伤只能指望王咸了。

    “王大夫看过了,我就不班门弄斧了。”她说道,迈进室内的脚停下,“殿下,先好好休息吧。”

    虽然她有诸多话要问要说,但也是能再等一等的。

    “不,不用,丹朱小姐请进来。”楚鱼容的声音在帐子里道,“进来吧,后来发生了什么事?丹朱小姐,你没事吧?”

    他都这样了,还惦记着她吗?

    陈丹朱忽的眼睛一酸,眼泪啪嗒啪嗒掉下来。

    她可以肯定,她不是因为六皇子这一句问候感动哭的,而是,可能,积攒的情绪,太混乱,此时一下子,莫名其妙的冲上来,她就——

    陈丹朱有些慌乱的擦泪,想要停下,但眼泪却从手指缝里更多的乱涌出来。

    楚鱼容的声音变得轻轻:“丹朱小姐,来我这边,坐一坐吧,王大夫,送些热茶来。”

    王咸看着女孩子缩着肩头,越发显得瘦小,然后慢慢的走过去,在床帐外的圆凳上坐下来,手捂着眼,挡着已经哭花的脸。

    王咸撇撇嘴,转身出去了。

    “王大夫。”阿牛放下手,抬起头让他看,“我眼里的小虫子冲出来了。”

    王咸哼了声:“走路小心点,别总是瞪圆眼,眼大有什么好的。”

    阿牛撇撇嘴,这才注意到室内,好奇的张望:“丹朱小姐来了?为什么在哭?”

    王咸呵呵两声“被雁啄了眼呗。”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