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五十二章 那人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阿甜紧张问:“噩梦吗?”

    小姐的脸变得这么白。

    噩梦?不是,陈丹朱摇摇头,虽然在梦里没问到皇帝有没有杀周青,但那跟她没关系,她梦到了,那个人——那个人!

    陈丹朱忽的笑了,笑的泪花闪闪,好开心啊,自从得知他死的消息后,她从来没有梦到过他,没想到刚重活过来,他就入梦了——

    这是知道他们终于能再相见了吗?一定是的,他们能再相见了。

    陈丹朱手捂住脸埋在膝头。

    “小姐——到底怎么了?”阿甜一头雾水又担心又紧张的问,“梦到什么啊?”

    这到底是开心还是难过啊,又哭又笑。

    “梦到一个——旧人。”陈丹朱抬起头,对阿甜一笑。

    阿甜心想小姐还有什么旧人吗?该不会是被送进大牢的杨敬吧?

    “好了好了,我要吃饭了。”陈丹朱从床上下来,散着头发赤脚向外走,“我还有重要的事做。”

    重要的事啊,那可不能耽搁,现在小姐做的事,都是跟皇帝大王有关的要事,阿甜立刻唤人,两个婢女进来给陈丹朱洗漱更衣,两个仆妇将饭菜摆好。

    夏风在山林间穿梭,带来丝丝的清亮,阿甜拿着拂尘驱散蚊虫,看陈丹朱。

    陈丹朱穿着嫩黄窄衫,拖地的长裙垂在山石下随风轻摇,在浓绿的山林里明媚灿烂,她手托着腮,认真又专注的看着山下——

    已经看了一个上午了——重要的事呢?

    “小姐。”阿甜忍不住问,“我们要出门吗?”

    陈丹朱摇摇头:“不出啊。”

    “那小姐说的要做的事?”阿甜问。

    陈丹朱看着山下一笑:“这就是啊。”

    是什么?看山下人来人往吗?阿甜愕然。

    是啊,就是看山下人来人往,然后像上一世那样看到他,陈丹朱只要想到又一次能看到他从这里经过,就开心的不得了,又想哭又想笑。

    “小姐,你到底看什么啊?”阿甜问,又压低声音左右看,“你小声点告诉我。”

    站在不远处一棵树上的竹林视线看向远方,不用大声说,他也并不想偷听。

    将军说过了,丹朱小姐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跟他们无关,他们在这里,就只是看着而已。

    陈丹朱看阿甜好奇的神情,有些想笑又怅然,阿甜啊,这也是你认识的人呢。

    “我在看一个人。”她低声道,“他会从这里的山下经过。”

    阿甜机灵的想到了:“小姐梦到的那个旧人?”真有这个旧人啊,是谁啊?

    陈丹朱一笑:“你不认识。”

    小姐认识的人有她不认识的?阿甜更好奇了,拂尘扔在一边,挤在陈丹朱身边连声问:“谁啊谁啊什么人什么人?”

    陈丹朱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是个籍籍无名的人,那一世死了三年后才被人知道,现在的他当然无人知晓,唉,他啊,是个穷困潦倒的书生。

    他没有什么出身家门,家乡又小又偏远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的地方。

    她不知道怎么介绍他,他——就是他自己吧。

    “他叫张遥。”陈丹朱对阿甜说,这个名字从口齿间说出来,觉得是那样的好听。

    唉,这个名字,她也没有叫过几次——就再也没有机会叫了。

    阿甜看着陈丹朱笑着的眼里闪闪的泪,不用小姐多说一句话了,小姐的心意啊,都写在脸上——奇怪的是,她竟然一点也不觉得震惊慌乱,是谁,哪家的公子,什么时候,私相授受,有伤风化,啊——看到小姐这样的笑脸,没有人能想那些事,只有感同身受的欢喜,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心会痛的!

    她问:“小姐是怎么认识的?”

    陈丹朱看着山下,托在手里的下巴抬了抬:“喏,就是在这里认识的。”

    在这里吗?阿甜站起来手搭在眼上往山下看——

    陈丹朱没有唤阿甜坐下,也没有告诉她看不到,因为不是现在的这里。

    她托着腮看着山下,视线落在路边的茶棚。

    茶棚正对着上山的主路,是一老妇开的,开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她出生之前就存在,她死了之后估计还在。

    此时夏日行路辛苦,茶棚里歇脚喝茶解暑的人很多。

    吴国覆灭第三年她在这里见到张遥的,第一次见面,他可比梦里见到的狼狈多了,他那时候瘦的像个竹竿,背着快要散了架的书笈,坐在茶棚里,一边喝茶一边剧烈的咳,咳的人都要晕过去了。

    “你这书生病的不轻啊。”烧茶的老妇听的心惊胆战,“你快找个大夫看看吧。”

    张遥按着胸口咳啊咳:“多谢阿婆,我进了京城就找大夫看。”

    老妇怀疑他这样子能不能走到京城,抬头看桃花山:“你先往这里山上走一走,半山腰有个道观,你去向观主讨个药。”

    张遥咳着摆手:“不用了不用了,到京城也没多远了。”

    “丹朱娘子手艺很好的,我们这里的人有个头疼脑热的都让她看,能看好的就看好了,看不了她也能给压一压缓一缓,到城里看大夫,能少受些罪好得快。”烧茶老妇热情的给他介绍,“而且不要钱——”

    张遥后来跟她说,就是因为这句话不收钱,让他到山上来找她了。

    “唉,我穷啊——”他坐在山石上坦然,“也就喝一杯茶的钱了,根本没钱看大夫——”

    目的也不是不花钱看病,而是想要找个免费住和吃喝的地方——听老妇说的这些,他认为这个观主乐善好施。

    结果没想到这是个家庙,小小的地方,里面只有女眷,也不是面貌慈祥的年长妇人,是妙龄小娘子。

    张遥的打算自然落空,不过他又回头寻卖茶的老妇,让她给在桃花村找个地方借住,每日来桃花观讨不花钱的药——

    陈丹朱那时候正在努力的学医术,确切的说是药,草,毒,当时把父亲和姐姐尸首偷过来送给她的陈猎虎旧部中,有个伤残老军医,陈氏带兵三代了,部众太多了,陈丹朱对这个老军医没什么印象,但老军医却在在山上搭了个小棚子给陈猎虎守了三年。

    陈丹朱觉得他可能也在守护着她,她那时候病的差点死了,除了李梁送来的大夫,老军医也常常给她熬制草药。

    “丹朱小姐啊,你要好好活着啊。”他喃喃,“活着才能报仇啊,要想活着,你就要自己会给自己治病。”

    在他看来,别人都是不可信的,那三年他不断给她讲医药,可能是更担心她会被下毒毒死,所以讲的更多的是怎么用毒怎么解毒——就地取材,山上花鸟草虫。

    三年后老军医走了,陈丹朱便自己摸索,偶尔给山下的村民治病,但为了安全,她并不敢随意用药,很多时候就自己拿自己来练手。

    张遥为了贪便宜天天上门讨药,她也就不客气了,没想到两个月后,还真把张遥着咳嗽治好了。

    张遥高兴的不得了,跟陈丹朱说他这个咳嗽已经快要一年了,他爹就是咳死的,他原本以为自己也要咳死了。

    这下好了,他可以健健康康体体面面的进京城,去拜见岳父一家了。

    “我穷,但我那个岳父家可不穷。”他站在山间,衣袍飘飘的说。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