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五章 四海无人对夕阳(求订阅啊!)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其实,若是无法反抗,变向享受,也是有快乐存在的。

    更何况,上一次,自己的平静生活被打破,成为了异能联合会会长,参与了人族根基提升计划,也洗去了血脉中的畸变因子,重走了修行道路。

    这样一想,也还不错。

    雪神王只能如此不断安慰自己。

    真的忍不住,她想要跨越无尽空间,把某人给干死。

    然而理智告诉她,她绝不是对手。

    “果然,明面上把圣皇之位,留给所有人争夺,但是暗地里,又暗箱操纵了一切。最后圣皇之位还不是你的徒弟得到,让其笑到了最后。

    而且还留下不少后手,眼前青铜面具男,之前根本都没听说过这号人。”

    雪神王心里把魏龙骂了无数遍。

    这个人真的伪君子、暴君。

    当然,雪神王也只敢暗道。

    天姥山之上,魏龙利用自身界域之主的便利,进行沟通。

    大家都是老相识了,不必见外,魏龙道:“那,我们能好好谈一谈了么?”

    雪神王挤出几分笑容,殷切道:“当然可以了,只是,能不能先收一收这个阵仗呢?”

    燕尘隐藏于面具下,看不出表情。

    直到得到某人吩咐,才将这处割裂的空间,重新恢复了正常。

    雪神王出了店铺,挂上‘歇业’的标识。

    “咳咳,能不能先告诉我,又有什么事情来找我呢?现如今曾经的帝国双璧之一的燕昊,成就了圣皇之位,他来做事不是更好么?”

    魏龙的声音再次响起,“不该你问的不要问。”一句话打发了雪神王。

    之所以来找雪神王,是因为人族和荒兽一族战到了白热化阶段。

    这次的两族大战,没了魏龙这般镇压一切的强者,即使超脱之前,魏龙几次削弱了荒兽一族的实力,战况仍然很是激烈。

    燕昊也是重任在身,事关族运,不容有失。

    “好吧。”雪神王差一点被敷衍的气的跳起来。

    只是,无论是眼前的面具男,还是已经超脱的魏龙,都不是她跳起来能解决的。

    跳起来,也打不中膝盖。

    雪神王只能弱弱的道:“我已经不比当初了,实力不算顶尖,职务也多是让了出去,没有多少用。”

    魏龙轻轻一笑,“果然,雪神王,你还是和当年一样,有着不断前进的勇气。放心吧,我会先让你渡过金身雷劫,这样,做起事来也方面。”

    “等等。”

    雪神王愣住了。

    什么叫做‘我当年有不断前进的勇气’?

    你再骂,你再骂!

    我要是有勇气,还能活到现在?

    自从和你这个变态交锋过一次之后,她都是蜷曲的如同鸵鸟,恨不得把自己埋进土里

    当然,和后一句话相比,这都不算什么。

    “我没想过要渡金身雷劫?我还没有把握呢!”

    雪神王如今同走两条道路,寿元比寻常神魔王强者要绵长的多,能活好几千年。

    而她连第一个千年都没活到。

    为什么要冒险去渡金身雷劫?

    万一失败了,既是亏死,也是死亏。

    “我还没做好渡劫的准备,没有把握。”雪神王反对,“而且我想了想,真爆发一波,我也是能和金身强者交手。”

    魏龙表示反对无效,“爆发状态和常态有很大差距,而且不渡过金身雷劫,你没办法进入苦海。”

    “可我真是不想渡劫~~”雪神王快哭了,满身的抗拒。

    她犯不着冒险啊。

    “不,你想。”魏龙劝说。

    “我不想。”雪神王可以怂,但是她不能不要命。

    “你再思考一下?”

    魏龙给了一个暗示。

    燕尘脚步上前一步。

    顷刻间。

    以燕尘脚面为中心,空间哗啦啦的破碎,就像碎的不成样子的镜子,倒映着那不可知的面具男的身影。

    “你又恐吓我?你除了吓我还会做什么?”

    雪神王见此下意识一怂。

    但是随即一股无名怒火从心底滚滚燃烧,“我不渡劫你就要打死我不成?我雪神王也不是吓的大,有种你就打死我!”

    雪神王不忍了。

    没有尊重,谈何合作!

    不平等的合作,抱歉,她宁死不屈!

    想让她次次就范,不可能!

    “你确定么?”魏龙叹息一声,问道。

    “你要是想让我办事,就好好说嘛?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还是人族曾经的共主,是创下无尽伟业的皇者,也曾经镇压荒兽一族,清除了万神殿......”

    雪神王听出了一丝杀意,联想到对面那人的铁石心肠,连忙换了一种方式。

    舔道:“你这种伟大的人,想要做的事情,一定也很是重要,你和我好好说,我一定不会拒绝!”

    见此,燕尘收回了已经伸出的那只手。

    魏龙沉默了一会,声音再次响起,“我这次做的事情,确实很重要,不知道你能不能先渡劫帮帮我呢?”

    “哈哈哈~~”

    雪神王笑的太开心了,都快哭了。

    她道:“当然可以了,虽然我依然不知道需要我做什么,但是以您这般伟大的人,要做的事情,我当然义不容辞。”

    雪神王没办法,关了自己的店铺,和青铜面具男来到了一座荒原之上。

    “真的要渡劫么?”

    雪神王做最后的挣扎,“其实不渡劫也可以。”

    燕尘无奈的翻了翻白眼。

    雪神王根基很是浑厚,经由魏龙之手,为其剔除了畸变因子,不仅如此,她所修炼的功法,也是一等一功法。

    作为人族根基计划的第一代负责人,以及异能联合会的第一代会长,她得到的好处并不少。

    可以说,渡劫成功的概率在八成以上,不作死的情况下,并不难。

    燕尘指了指天空。

    雪神王瞬间明白的燕尘的意思。

    某人虽然超脱离去,但雪神王能感觉到,那个人无处不在。

    很难想象,曾经可怕的家伙,如今到了何种层次。

    “当然,你要是拒绝......”燕尘见雪神王还在磨磨蹭蹭,提醒道。

    “好吧,好吧。”

    雪神王深吸了几口气。

    轰然之间法则颤动,四条冰之法则锁链在其周身环绕,气势之强,直冲天际。

    “我好多年不和人动手了,我需要准备一下。”

    轰隆!

    一套雪白战裙浮现在雪神王身上,是下品神兵,珍贵之极。而后一柄冰雪长剑宛若钻石一般,熠熠生辉,被雪神王缓缓握住,这长剑是上品神兵!

    除此之外,还有多年积累的宝丹、神药,也当做储备所用。

    “召唤九星盾!”

    忽然,雪神王手持冰雪长剑,往虚空深处一点,气息交感,在一座试炼洞天之内的盾牌,也随之飞出。

    当准备工作做完,竟然过了一天。

    此刻的雪神王,端坐在一座冰雪神座之上,那神座竟然也是特殊的神兵。

    防御有战裙还有至强神兵九星盾,各色的丹药分门别类的准备后,保证随后可用可拿。

    “我还要......”已经这样了,雪神王还不满意。

    “这还不够么?”魏龙还好,两个界域时间流速不一致,一旁的燕尘人都傻了。

    这叫没做什么准备?

    雪神王又布下了九座大阵,环环相扣。

    等到做完所有准备,检查了三遍,她才引下雷劫。

    轰!

    轰轰轰~

    天雷滚滚,无尽的神威在天地间不断展现。

    面对这种威势,生灵会不自觉的生出恐惧。

    “这次来找雪神王,既要布置超脱通道,也是想看看,百年过去雷劫到了何种层次。”

    魏龙神魂沉下,感受着阴极界的变化。

    魏龙始终还记得一件事。

    在超脱之时,那时候他的视野无比的开阔,他看到了阴极界还有‘绿毛不详’残留,而脱离了那种视野之后,再也感受不到了。

    算命的痕迹,似乎穿越时空的一些景象;只有他能听到能看到,而别人看不到的一些东西;还有燕尘得到的古之大帝传承,不可落于书,也不可言的种种诡异......

    还有,那哼着童谣不知道来自何方的黑毛之手。

    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了因阴极界的秘密很多,潜藏在深水之下。

    而关于界域,关于本源之海,魏龙还依然是雏鸟一般。

    “雷劫的应激反应在一点点的减弱,表现出来,就是雷劫威能相比于我超脱之时,弱小了一两分。不仅如此,黑煞反噬也没有之前那般狂暴,最重要的苦海磨盘,杀机也在减弱,而绿毛怪异干脆消失不见。”

    雪神王渡劫很顺利。

    九重雷劫、黑煞反噬、苦海降临、绿毛怪异。

    其中绿毛怪异已经消失,九重雷劫威能不再增长,走两条体系的雪神王并不怕黑煞反噬。

    神族血脉的蜕变因子,也就是大道因子天生能够勾连本源之海。

    此时的魏龙也解除了很多疑惑。

    为何神族不怕黑煞反噬?

    因为他们的血脉蕴含着的蜕变因子,是道体层次的遗留,阳极界入道之后,就可以勾连本源之海,是界域本身的福利。

    到了道体境界,是完全的大势已成,天地在身,异象环绕。

    到了这一步,血脉遗传,就相当于天生打开了许多扇门,这是与生俱来的天赋。

    而有关于天莽神王、天鬼神王的血脉也有了答案。

    这些至强神王,含有大道碎片的神王,他们血脉是来自阳极界神王存在,相当于天人层次,所以具备种种强横天赋。

    至于蓝魔神族、血月神族、白银神族等等神族血脉,他们则是神王族裔。

    神王族意味着,只要顺利成长,潜力能直通神王境界。

    这也是银月、白银这些神王族血脉,刚从寂灭回归,就能和金身强者抗衡,因为血脉确实强大。

    “道体境界确实是一种蜕变。”

    观看雪神王的渡劫,魏龙将阴极界和阳极界对照,让他多了一重感悟。

    阳极界本来就重感悟,而魏龙身居两大体质,天赋短板补全,所谓的悟道顿悟,开始频繁出现。

    “我真是太强了!”

    阴极界,雪神王站在天地中,感受着金身之体的强悍。

    法则锁链融入每一寸血肉,连同自身异能道路也在进步,有一种碾压所有一切的感觉。

    “这小小的雷劫,真的过于羸弱了,看来,我这些年的积累没有白费。”

    雪神王服下丹药,她望向面具男的目光,带着几分跃跃欲试。

    这个魏龙的手下,看似强大,若是把他拿下,魏龙即使强有如何,还能跨越无数空间来干她么?

    “哼哼!”

    雪神王看了看身前的九星盾,还没到回归的期限。

    用魏龙的九星盾,打魏龙的人,彻底自由。

    自由!

    咔~

    咔咔咔!

    虚空一点点破碎,燕尘周身一道道法则涟漪惊起波澜,连同空间所以一切,都似乎不堪重负。

    面对即将到来的挑衅,燕尘只是再次轻轻跺了跺脚,他望向雪神王,“我要是你,就不会做无所谓的挣扎。”

    “走,我们去办正事了。”说完,燕尘转身离去。

    “哦,等等我~~”雪神王看了看自己的脚下,又看了看燕尘随意造成的破坏。

    最终选择面对现实。

    “其实隐居时间过长,也不好,人总要出去走走,否则就废了。”雪神王自我安慰。

    ……………

    大荒深处。

    “又有一个新晋的金身强者了,似乎气息有点熟悉。”一个笼罩在红袍下的女子,冷冽的目光,看向远天。

    在她的脚下,红色如血的火焰不断燃烧,在那火焰之下,一只纯血狻猊还在不断挣扎。

    “混沌一族的存在,你当真要屠戮你的同族么?”那只狻猊全身雷电狂暴如刀,几乎撕裂空间。

    它在火焰中,慢慢死亡。

    而它的目光,希冀的望向那个红袍女子身边的一只黑狗。

    黑狗不是旁人,正是魏龙遗留的宠物。

    “女主人,别忘了给我留一块好肉。”老混沌摇了摇尾巴。

    本来它的已经自由了,因为是那人的宠物,所以即使身为荒兽,当今圣皇燕昊也要给它面子。

    老混沌过的还不错。

    直到遇到了安寒。

    哎,往事不堪回首。

    老混沌蹭了蹭安寒的裤腿,眼睛深处蕴含着泪水。

    它好害怕。

    身边的这个女人,太恐怖了。

    人族双璧,曾经在燕昊成就圣皇之位时,一度压过了安寒,然而百年过去,双璧依然是双璧。

    甚至,连燕昊都有些躲着安寒了。

    老混沌传承无极,能够感受到身边红袍女子,在那恐怖火焰包裹的外表下,有一层极度冰冷的内心。

    而在绝对冰冷之下,又似乎蕴含不可想象的火焰。

    火燃烧了纯血狻猊,最后留下了小半后腿肉。

    呼!

    呼呼呼~

    那滔天火海瞬间缩小,最后化为一朵流动着的火花,在安寒的右肩跳动着。

    “距离不灭金身更近了。”

    安寒拍了拍黑狗的脑袋,随手一招,哗啦啦,苦海降临一人一狗消失在原地。

    本源之海和阴极界的交汇处,苦海。

    一人站在苦海潮汐之上,红色的衣袍无风自动,一只黑狗老老实实的趴在其脚下。

    繁忙的杀戮之后,安寒喜欢一个人来到苦海,面对界域晶壁,去读波涛,仿佛看透时空,去看晶壁外的另一块遥远的界域。

    *******

    “黑云坊、清羽派、血影帮、青霞门已经逐步到了新的山门地盘,各个资源地纷纷从混乱,进入正轨,预计第一批产出,在一个月后可以成规模,之后慢慢提升。”

    紫云老祖做事勤勉,再加上紫苏仙子、薛汉的帮助,很多事情告一段落,“最近,我也进行了一定的消息封锁。我知道主人不在乎小麻烦,但是这样有助于我们之后的扩张。”

    上了这条船的,大多能看到可观的前景,所以只要不傻,就不会匆匆跳船。

    重点关注的其实是小道消息。

    紫云老祖告诉白阳观观主的消息,隐去了魏龙,也就是无名道人。

    若是无名道人的消息传过去,就会引起白云观以及道门的警觉。

    紫云老祖如此考虑,其实也意味着,他要将魔爪伸向自己出身的势力。

    当然受九龙符印影响,紫云老祖看来,这样的选择,是白阳观的机遇。

    “做的好。”

    魏龙点头,忽然口中吐出无形之气。

    那白练般的气流,不断上升。

    轰~

    直接撕碎了空间。

    恐怖的气息碾压一切,而又撕碎一切,和阳极界的玄奇相合,但又有不同。

    “主人?”紫云老祖还是第一次见到魏龙控制不住自己的气息。

    “我要突破了。”

    魏龙观看雪神王破境有感,在加上这段时间的积累,祖脉、水眼持续提供能量,搜刮的大量资源,还有神血。荒兽积累,此刻统统爆发。

    “若是说,神魂是真正的踏入阳极界的修炼体系。那么道体,就是登堂入室,必须势之大成。到了这一步,内在有道韵循环,血脉蕴含灵性,自成一体。”

    魏龙有了重重感悟,“而我又有不同,我一路是走力之极致,即使到了阳极界,我要走的也是极致道路,也就是极道之路。”

    “寻常突破,于我而言,一步达到天人都不夸张。然而那样的突破,只是快速消耗潜力,而不是让雄浑的积累,继续成为重要驱动力。”

    “此刻,走到这一步,才是真正的将之前的积累,统统用上!”

    关于自身道路,魏龙早已清澈,如今只是一种践行。

    “大道唯我,只需向前!”

    一股极为恐怖的气息,从魏龙身上升腾。

    这一刻,极道才真正的展现一种霸道,万法万道极道之力,极致道体。

    任千难万险,我自一意行之,一力贯之!

    “大道唯我,只需向前。”

    魏龙伸出一拳,引得天地风雨变动。

    身边的紫云老祖目瞪口呆,“竟然,竟然,还未突破道体?”

    是啊,魏龙境界还未突破道体,就无情的碾压了他。

    而这番变化,才真正引动了风云,一点细微变化,蝴蝶的轻轻扇动,几乎要形成飓风。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