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四百五十六章 真相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心平气和地走回马棚自己的住所处,程仁慢慢推开房门,看到里面正坐着一个人,正是韩法。

    “韩叔!你怎么来了?”程仁心中又惊又喜,但是当看到韩法身后还站着馨儿和冷月时,神情却突然大变。

    “你们两个是谁?快滚出我的房间,听到没有。”

    程仁并没有像普通人看到馨儿那样表现出贪婪或者渴望,反而是十分的反感,恨不得将馨儿给赶走。

    “他们俩个是我们驿站的贵客,见你房间实在是太乱了,刻意来帮你打扫,你不但不知道感谢,还要赶他们走,是不是太不像话了。”

    程仁冷哼一声,不再理会三人,而是躺在床上,转过头来,呼呼大睡。

    “还有客人在这,你睡什么睡!给劳资起来!”说着,韩法朝着背朝自己的程仁踹出一脚。

    程仁很是不情愿的坐起身子,平日里,韩法对自己虽然凶了点,但顶多是把自己臭骂一顿,很少动手动脚,可见天,韩法不光把自己臭骂一顿,还打了自己,这让程仁心中感到十分的不满。

    “说,你今天又跑去哪闲逛了?”

    程仁撇了撇嘴,并没有理会韩寒。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程仁的脸上直接留下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问你话呢?哑巴了?今天到底去哪了!”

    摸了摸脸上的红印,程仁老实交代道:“没干嘛?只是附近逛了逛,找了点野味吃。”

    “那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韩法冷冷道。

    “这里太闷了,我想出去透透气?”

    “透气?谁允许你出去透气的,谁允许的?”

    程仁低头沉默。

    “啪!”

    又是一巴掌打在程仁脸上。

    “说!谁允许的!”

    程仁依旧低着头,握紧拳头,咬了咬牙道:“没人!是我自己想出去的!”

    “日落之前,所有士兵都必须要返回驿站,不得在外面逗留,这是尚大人亲口定下的规矩,你难道忘了吗?”

    程仁再次沉默,这次,无论韩法如此对他拳打脚踢,他都不肯说话,只是一直低着头,咬着牙,沉默不语。

    “尚大人亲手把你从狼窝里救了出来,教你说话,教你读书,教你写字,教你为人处世,辛辛苦苦把你抚养大。”

    “见你修炼有天赋,更是不惜花费时间和经历教你修炼,凡是有好的都会想着你,把你当作亲生儿子看待,可你呢?你是怎么报答尚大人的?啊?”

    程仁再次无语,韩法继续继续咆哮道 “尚大人的规矩都不好好遵守,给你交代的任务也不好好完成,整天无所事事,除了吃,就是睡,你这样还算个人吗?尚大人对你的养育之恩你难道都忘了吗!”

    “我没忘!”尚夏立马反驳道。

    “那你说,你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为什么不遵守尚大人定下的规矩!说啊!”

    说着说着,韩法再次对程仁动手。

    突然间,程仁猛地站起身子,对着韩法大喊道:“因为我不想伤害你们!”

    “嘭!”

    一团黑气自程仁体内爆发而出,朝着程仁扑面而来。

    “韩队长,小心!”

    馨儿和冷月立马挡在韩法面前,冷月直接朝着面前喷出一团火焰,将面前的黑气给尽速驱散。

    此时,韩法和程仁都愣住了,两人默默的看着彼此,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程仁默默收敛起身上的黑气,一脸颓废的坐在床上。

    韩法慢慢站起身来,将挡在面前的馨儿和冷月两人推开,来到程仁面前,看着混身被黑气缠绕的他,眸子里突出一丝邪气,韩法心中最后一丝幻想也因此破灭。

    “你果然是淫艳宗的人……”

    程仁没有说话,而是转过头来,将耳背对着韩法——那里,有一个舌头图案的纹身,里面有“6”和“9”两个数字。

    “孽障!”

    韩法大骂一声,再次朝着程仁的脸拍了一巴掌。

    程仁愤怒的转过头来,身上黑气疯狂环绕,一双眼睛变得无比鲜红,怒视着韩法。

    然而,当他看到韩法的眼睛后,却再度冷静下来,身上的黑气逐渐褪去,眼神也再次恢复,慢慢的低下了头,不愿再直视韩法。

    此时的韩法依旧再看着程仁,眼泪不知何时从他的眼角流出,在那爬满皱纹的脸上一点一点地滚落,形成两道浅浅的泪痕,在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却是如此的明显。

    谁曾想道,这位曾奔赴战场,身经百战的士兵,哪怕身负重伤,奄奄一息时,都没喊过一声疼,都没流过一滴泪,可如今,却在得知自己看着长大的少年居然是淫艳宗的人时,默默的流出了眼泪。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能让一个男人,在骂着骂着流出眼泪,可见韩法曾经是有多喜欢程仁这个孩子,而如今心中却又是有多么的失望。

    再次举起了手,韩法的巴掌在空中微微颤抖,直到最后,都没有力气再挥出去,而是颤颤悠悠道:“你知不知道,尚大人是多么的希望你成才,是多么的希望你能变得像以前一样上进,像以前一样优秀,可你却是淫艳宗的人,只要是让尚大人知道了,他会有多么的痛心你知道吗?”

    韩法虽然一直强调的是尚夏有多么的难过,但在他的心中,同样是非常的难过。

    毕竟他和尚夏一样,也是从小看着程仁长大的,心中同样对他充满了寄托,要不然之前也不会一直打他了。

    这完全是恨铁不成钢的表现!

    看着韩法的眼神,程仁这次没有选择沉默,而是叹息一口气道:“我知道,所以我一直没有勇气把我的身份说出来。”

    低着头,程仁开始默默讲述他的经历。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在淫艳宗生活,只不过那时候,我父母的在淫艳宗的地位比较特殊,导致我和他们被迫分开,我被一个穿着紫袍,长相丑陋的人带到了这里,被他随手丢到了狼窝,开始和狼在一起生活。”

    “当时的我并不知道我自己是淫艳宗的人,更不知道我是一个人,我一直以为我就是一头狼,并不知道我是人,直到有一天,尚大人出现在我面前,把我从狼窝里抱走,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我才知道原来我不是狼,而是人。”

    “是尚大人把我从狼窝里救了出来,也是他教会我如何做人,我从心里感激他,想着总有一天要好好报答他,绝对不能辜负他对我的恩情,所以在我小时候,我一直都十分努力的修炼,就是为了不想让尚大人失望,让他感到骄傲,直到我十八岁那一年……”

    “那年,我体内的淫种被突然激活,我小时候的记忆在突然有一天一股脑的涌入我的脑海,我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和使命,我才知道我是淫艳宗的人。”

    韩法摇晃着身子,险些倒在地上,若不是馨儿在后面扶着,没准就倒下了。

    看着一脸颓废的韩法,程仁继续道:“从那天起,我的脑海中就不断有一个声音再回想,要我控制尚大人,让你们所有人都成为淫艳宗的人。”

    “当时的我害怕极了,我不敢对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更不忍心对你们做出这种事,你们对我恩重如山,我实在不忍心伤害你们,让你们变成淫艳宗的人。”

    “所以,为了逃避那个声音,同时不让我的身体伤害你们,不得已之下,我只能远离你们,但是我又不舍得离开这里,所以,我只能选择自暴自弃,让你们都讨厌我,最终都远离我。”

    “可及时这样,尚大人和韩叔你们却没有放弃我,为了怕别人说闲话,给我安排了一个轻松且不用接触人的职位,而且是不是还来看望我,希望我能有朝一日变成原来的样子。”

    “当时我的心情十分的复杂,再和你们交谈的时候,我有好几次想要控制你们,给你们洗脑,让你们成为淫艳宗的人,可最后我还是忍住了。”

    “你们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人,因为你们一直把我当成人来看待,而淫艳宗却只把我当成工具,所以,我不愿陷害你们,更不愿承认我是淫艳宗的人。”

    “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我脑海中的声音变得越发的清亮,我渐渐的发现,我越来越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在我体内,仿佛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驱使着我,让我给周围的人洗脑,让他们全部变成淫艳宗的人。”

    “我不知道我能保持理智多久,更不知道我会不会对你们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所以我选择了逃避,选择平日里躲在没人的地方,等晚上了再回来,因为我不想伤害你们,但是我也不想离开这里……”

    “唉……”

    听到这,韩法不由得长叹一口气,心中感慨万千,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说如今的程仁确实没有伤害他们,更没有给他们洗脑,但说不准那一天,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毕竟,说到底,他始终是淫艳宗的人。

    在这片大陆上,淫艳宗的人,是不值得任何人所同情的。

    痛苦的揉了揉额头,看着程仁略有些发黑的脸,一时间,韩法有些不知所措,他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个由自己和尚夏亲手带大的淫艳宗份子。

    他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程仁一直是那个勤奋刻苦的少年,从未改变。

    然而,血淋淋的现实却摆在了他的面前你,让韩法不得不选择接受。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