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千三百七十章 朝内围进发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吸引住老者视线的“身影,是一把亮白色的银剑。”

    那把剑通体泛着淡淡的白色光晕,剑身上的刻纹,干净,精致而又细腻。剑的整体十分通透而又具有灵性。

    “好剑啊!”老者忍不住感叹。

    随后,他的目光又追随着那把剑,看向了执剑之人,总觉得似乎哪里查了点什么。

    总之,他就是感觉这个人配不上这样好的一把剑。

    不过这把剑到底是别人家的东西,他也不好去品头论足,就是觉得这把剑在这人的手上浪费了。

    这个时候,一直不曾说话的老头,突然蹙起了眉头,他朝着一个特定的方向看了过去……

    没多久,其他三人也若有所感的朝着同一个方向看了过去,连那修士手中的剑他都没有再多看一眼。

    紧接着灰袍老道眼底蹦出一丝意外的欣喜“阿朝似乎从里面出来了!”

    年纪最大最高的老者淡淡的看了一眼灰袍老者,随后才缓缓开口“瘴气林消失了。”

    另外三个老者愣了一下,眼底划过一丝所悟“那瘴气林……”

    “恐怕应该是浩然宗刻意而为之。”

    ……

    如今隔绝内外围的瘴气林已经不见,不少原本等在瘴气林外的修士都动了心思。

    不过到底都是高阶修士,倒是没有莽撞行事,似乎都在若有若无的观望着执法堂这边的动作。

    风祁不知道从哪里拽来了一根草,刁进了嘴里笑道“堂主,快些决定吧,不然那些人怕是脖子都要抻断了。”

    夏珏甚至连多余的目光都不曾给风祁一个便带了人离开了。

    众人见状皆要跟过去。

    夏珏看了十三一眼,十三意会,转身对其他人道“瘴气林已经消失,这里如今已经可以直接通往内围。

    不过我还是不得不提醒大家一句,如今这魔兽都已经能够跑到外围,说明这内围只会更加的凶险,所以还请大家三思而后行。”

    这两句带有警告的言词,也算是在警告这些人,他们出事,执法堂不会负责,继续跟随,后果自负。

    有听懂的修士,驻足犹豫了起来,没听懂的修士依然我行我素,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

    然而执法堂并不是什么普通的组织,若是想要甩掉一个修士,不客气的说,他们有十几种办法。

    于是这些打算一直跟随的修士,发现自己跟着跟着就将人跟丢了,但明明前一息时间,他们还驻足在这里的。

    苏玖等人所不知道的是,他们甩掉的不止是那些不认识的修士,还有几个认识的人也一并甩掉了……

    例如,流华剑派的那四个老家伙……

    是的,原本正在看热闹的他们,自从察觉到自家小辈出现后便开始朝着瘴气林的方向狂奔,但尽管如此,依然还是慢了一步,因为等他们到的时候,云朝已经跟着苏玖等人走进了内围的密林之中。

    最开始的时候,他们还能凭借着对云朝所种下的印记追赶上一段时间,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云朝的印记像是突然间消失了一般,让他们瞬间没了方向。

    灰衣老者喃喃道,看着手腕上没有丝毫反应的图腾,忍不住低声呢喃“怎么会这样?”

    高个子的老者,面上到没什么异色,仿佛对此早就习以为常。

    “行了,收起来吧,别光顾着找他们了,执法堂的行踪若是能被人轻易寻到,他们早就不复存在了。”

    这群人的追踪能力强,隐匿能力更强,如果单论追踪和隐匿的话,连鬼坊都远不及执法堂。

    不过二者之间搜集信息的能力却是不相上下,执法堂有着强大的团队,但鬼坊却有着无人能及的关系网,这便是二者之间的差别。

    无所谓属强孰弱,只是单单的形式不同罢了。

    就在四个人谈话间,突然从旁边窜出来了一只通体漆黑的魔兽,这只魔兽比他们在外围时候看到的魔兽,体型要小很多。

    但四个人却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因为除了黑色的魔气外,他的周身还散发着淡淡的血气,这是在残杀了一定的修士后,才会有的罪孽的象征。

    何况它本体的气息也比出现在外围的魔兽要更强。

    它压低身体,低低的嘶吼,似是也知道,这四个老家伙,不如之前的那些人那般容易对付。

    高个子最高的老者,祭出了他的的本命法宝,在被他注入灵气之后,他的手中剑,骤然迸发出一道十分强烈具有攻击性的强光。

    便是那魔兽也被迫退后了两步。

    然而这强光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久,没多久便退回到肉眼可视的地步,不过只有执剑之人知道,如此,剑中的灵气才算彻底充盈,以剑身为容器将灵气尽敛于内。

    没了强光的照耀,那魔兽的瞳孔似乎更红了,或许是因为方才丢了脸的缘故,此时,它身上的凶意和杀意极盛,它俯身压低背脊,四肢微微后驱,紧接着,后脚用力一蹬。

    顿时便朝着高个子老者的头部直飞了过去。

    这魔兽的速度极快,快到连同灰袍老者在内的三个人脸上都露出了骇然之色。

    高个子老者倒是还算平静,但如果细看的话,也能看出他瞳孔之中代表紧张的收缩。

    不过到底是四个人中修为最高的存在,在那魔兽即将铺面的瞬间,还是侧身闪了过去。

    只是,人闪过去了,飘动的衣摆却没有闪过去。

    等他回过神来,发现衣摆已经被抓了个稀烂……

    他身上所穿的衣着虽然是流华剑派的宗服,但却也是一件法宝。

    谁都没想到,一件带着高防御的法衣竟会被那魔兽一爪子抓烂,可见那爪子的锋利度该有多厉害。

    试想,倘若这一爪子抓在了他的身上,恐怕不至于丧命,也会受伤。

    果然这些魔兽,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高个子老者在稳定住身子的同时,手腕微微翻转,极具杀意的一剑,朝着那魔兽的方向便横劈了过去。

    轰隆隆!

    树木倒塌一排,激起尘土一片,烟雾弥漫。

    一时间独属于老者的剑意,久久凝聚不散。

    只是即便造成如此大的响动,老者的面上依然不见丝毫轻松之色。

    剑是他自己出的,他对于自己的剑下是否有生命消亡,自然也是有所感应的。

    很显然,方才他所出那凌厉至极的一剑,没能对那魔兽造成丝毫伤害。

    一击不成,那魔兽恐怕会更加的警惕。

    果然,尘土散去后,单从这混乱的战场来看,那魔兽似乎已经跑掉了。

    然而真的跑掉了么?倘若他们年纪尚轻的话,或许真的会放松警惕,以为那魔兽已经跑了,可惜,他们已经活了千余年了。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