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二百四十四章:小气的叶无心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受伤的感觉,真的很难受,因为,我怕疼啊!战斗,也该结束了!”叶无心的声音从雨幕中淡淡传出来。

    闻言,有些观众忍不住晒然一笑。就你,怕疼?决定一挑三的时候也没见你犹豫啊?

    说完,雨势更大了些,蒙蒙雨雾,让人几乎看不到场内的战斗状况。

    这不是雨,是剑!

    每一滴雨点就是一柄充满剑意的绝杀之剑!

    躲?站在雨幕中,怎么躲?

    苟寒食的身上开始出现了血痕,衣衫也逐渐染成血红色。

    苟寒食正欲以伤换伤,对叶无心进行最后一次绝决袭击,可雨幕太大,让他有些睁不开眼睛,神识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等他确定叶无心刚才站立的位置时,叶无心已经再次失去了踪迹。

    苟寒食心下一惊,连忙环顾四周,同时调动那已经濒临崩溃的幽冥河,借此感应叶无心的位置所在。令苟寒食震惊的是,叶无心已经不知何时逃出了幽冥河的包围,不知所踪。

    是雨!

    是这些雨!

    在这些雨中,他可以来去自如,而且做到悄无声息,不留痕迹。

    “师兄,小……心!”

    七间的话还没有说完,叶无心的剑已经架在了苟寒食的脖子上。

    场上,场下都瞬间静了下来。

    结束了。

    雨停了,幽冥河也消失了。

    留下一片狼藉的演武场。

    苟寒食低头看了看自己那破破烂烂的衣衫,又瞥了眼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剑,沉默了会儿,说道:“你赢了。”

    叶无心收剑而立,噗!

    喷出胸口一直压抑着的鲜血,胡乱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拱手行礼,说道:“承让!”

    苟寒食还礼,略微犹豫了一下,问道:“敢问这雨幕可有名字?”

    叶无心往嘴里塞了颗丹药,顺口对三人问了句:“要不要也来两颗?”

    本只是随便一问,可没想到——

    “要!”

    看着三人张开的手,叶无心愣了。

    “怎么,叶兄还舍不得三颗丹药?还是说,本没打算给?”

    看着苟寒食那调侃的目光,叶无心讪讪一笑,说道:“那啥?我也就只是客气随口一问,哪想到你们还真要。”

    叶无心取出一个瓷瓶递给苟寒食,苟寒食接过打开瓷瓶,然后看了叶无心一眼。

    说要三颗,你丫的还真就只给三颗。

    三人将丹药吞下,然后,皆怪异地看着叶无心,好一会儿,七间还是忍不住问道:“你炼丹的时候在里面加了糖?”

    “呃……这有什么不妥吗?难道不好吃?”

    三人:“……”

    “没什么不妥,就只是觉得,嗯,好像吃的不是丹药,而是糖。叶兄果然是……与常人不同!”

    这时候,蓝绫,陈长生等人已经走了过来。

    落落担心地看着叶无心,问道:“无心哥哥,你没事儿吧?”

    叶兄弟揉揉她的头发,说道:“没事。”

    蓝绫把轮椅推了过来,扶叶无心坐下,然后取出手帕,温柔地给叶无心擦着嘴角的血迹,清理了一下脸上的污渍,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

    那温柔贤淑样儿,看得陈长生,苟寒食等人牙酸起来。

    叶无心刚刚也是淋了雨的,可能是担心他感冒吧,蓝绫还把自己的披风脱下来给他披上。

    这照顾得……

    看看人家过的什么日子,再看看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衣衫,苟寒食和关飞白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底想要暴揍叶无心一顿的冲动。

    看两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善,叶无心有些疑惑不解。

    叶无心瞥了眼几人那欲言又止的样子,笑笑,说道:“刚刚那招是我自己悟的,至于名字嘛,还没想好。”

    “你自己悟的?”

    “自创武功?”

    苟寒食几人震惊不已。

    叶无心又取出一个瓷瓶,倒出一粒丹药塞进嘴里,嗤鼻一笑,说道:“不用如此大惊小怪的,你们懂什么,羡慕?八年来,为了感悟和完善这招,无数个日夜,我都是在雨中过夜的!喂,七间,你那什么眼神,搞得我多小气似的,都给你!”

    说着,叶无心把准备收回空间的丹药瓷瓶丢到了七间手里。

    七间也不矫情,直接倒出两粒分别递给苟寒食和关飞白,然后往自己嘴里塞了一粒,便把瓷瓶收了起来。

    这丹药吃着感觉像是在吃糖,但效果是真的很好,没看见叶无心本人自己吃的也是这个吗?

    看到七间并没有把瓷瓶还回去,苟寒食对叶无心歉意一笑,说道:“多谢!今日有些狼狈,得回去梳理一番,便先告辞了。”

    看着三人离去的身影,唐三人六和陈长生都暗暗松了口气。

    离山的事情得以完美解决,而且还没有留下什么恩怨矛盾。

    年轻人,特别是有着热血的年轻人,有时候和平的打一架,就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

    苟寒食和关飞白看起来受了很严重的伤,但其实都是一些皮外伤。治疗一番,疤都不会留下。

    在一场以一挑三的战斗中,青藤宴第三夜终于落幕,或许这之后还会有很多事情需要收尾,比如说,徐府怎么与离山解释隐瞒婚约的事。

    但这都和国教学院没有什么关系了。

    在众多学子的议论和注视下,蓝绫推着轮椅上的叶无心,身旁跟着陈长生等人,渐渐走出未央宫。

    晴天的夜晚,满天星斗闪烁着光芒,像无数银珠,密密麻麻镶嵌在深黑色的夜幕上。银河像一条淡淡发光的白带,横跨繁星密布的天空。

    不经意间抬头,一颗小星星悬挂在西南的上空。又大,又亮,就那么一颗,却是那么耀眼。绕过了一条街,走过了两栋楼,透过灰蒙的空气,它还在,周围又多了几颗若隐若现的小星星,闪闪烁烁,让人遐想万千。

    命星,都是彼此围绕,彼此改变着。

    阁楼的看台上,教宗已经离去,望月亭,天海圣后也不见身影。

    还在的,是那坑坑洼洼的演武场,和地上的雨滴。

    今夜,无论是大周朝廷也好,南方诸国也罢,还算上那八百里河川和北方那座古老的雪老城,有许多人注定无法入眠。

    青藤宴这场雨,淋醒了许多老家伙,那些当年非常希望周独夫死的老家伙。

    皇宫,幽雪宫,莫雨恭敬地站在一旁,时不时抬头瞥一眼那站在窗边久久不语的天海。

    圣后已经在那里站了一炷香,没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良久,天海淡淡说道:“你想说什么?”

    莫雨揖礼,说道:“他明明知道这般引人注目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可却……为什么?”

    天海又沉默了许久,叹息一声,说道:“这孩子,有时候心冷得让我都感到心寒,可有时候又特别重情,强烈的感情几乎能够将他自己烧死。”

    “???”莫雨完全不明白圣后在说些什么,这跟今夜发生的事情有关系吗?

    不知道为什么,莫雨总觉得叶无心今晚的耀眼,似乎是刻意的,那个看起来懒懒散散的人难道还是个玩弄阴谋的高手?可怎么看都不像啊!

    还有,今晚的圣后与往日也有些不同,但又具体说不清楚不同在哪里。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