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三百二十二章 是想你的日子呀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两个内心慌得一批的人,带着忐忑不安,朝着南疆开进。

    他们其实更期待的是他们陛下的表现,陛下得知事情的具体经过后,到底会拿玉王如何呢?

    毕竟,他们的陛下,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手足进行过残害,甚至只要是皇族的人,他都不曾罚过一人!

    护短吗?算是吧。

    陛下啊,就是把血缘和亲情看得太重太重了!

    其实,暗中有很多事,都是江皇后帮陛下压下来的,如果没有江皇后,陛下的皇族,怕是已经惹来骂声一片了!

    有这么一位母仪天下的女主人,是陛下的福气,也是魏国的福气啊!

    “阿嚏!”

    远在南疆的魏帝打了个喷嚏,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总觉得这几天一直有人在念叨自己。

    “魏无限!”魏帝喊了一声。

    “奴才在!”魏无限带着略显奇怪的走路姿势走了进来。

    之前,他快马加鞭赶去西疆,屁股蛋和胯下都磨破了皮,到现在,有些地方还没完全恢复过来呢。

    “你去趟西疆,让轩辕鸿羽,带三万禁军回来。”魏帝说道。

    “啊?”魏无限愣了一下。

    “嗯?有问题?”魏帝看了魏无限一眼。

    “没有没有,奴才只是一时间疑惑,为何要把轩辕大将军调回来。”魏无限说道。

    其实,他之所以愣了一下,是因为屁股蛋和胯下擦破的皮还没好呢,这会又要去趟西疆?他的屁屁又得遭殃了啊!

    还在,他没有蛋蛋,不然蛋蛋也得遭殃……

    “你身边,还跟来了两个打下手的小太监吧?你就指派他们两个去吧,不用你亲自去了。”

    魏帝想到了魏无限刚才那奇怪的走路姿势,顿时若有所思。

    “谢陛下!”魏无限顿时感激涕零,然后连忙下去进行安排了。

    魏无限走后,魏帝自嘲似的自语道:“怕是得打过来了,朕其实还是很怕死的,哈哈哈……”

    西疆。

    “这一路走来,虽然不至于到民不聊生的地步,可也相差无几了,在这么下去,西疆要成为重灾区了。”

    柳初叹了口气,一路走来,见了太多的人间悲惨了。

    凤弈辰沉默不语,似是在思忖着什么。

    “对了,你可知道苏有余这号人?”柳初忽然想到了什么。

    “苏有余?”凤弈辰不解。

    “就是之前有跟你提到过的,一招毁了西疆甲光城城墙的那人,自称是神灵之后。”柳初说道。

    “神灵之后,仙之死敌!”凤弈辰面色猛变。

    “什么意思?”柳初愣了一下。

    “这个,你还接触不到,这涉及到了更上层的恩怨了,我也是才接触不久。”凤弈辰说道。

    “谁告诉你的?”柳初疑惑,莫非凤弈辰加入了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上流圈层?

    “没人告诉我,是我自己悟的,等你到了我这般境界,随着修炼的加深,也会慢慢明白许多事情,这就好似自古传承下来的、潜藏在血脉中的东西一样,就封印在我们的身体内。”

    “当你到了一定境界后,这封印

    就会慢慢撕开,你就会了解到很多很多。”凤弈辰解释道。

    “还有这样的?这就类似于一些动物的本能,潜藏在血脉中的记忆传承?”柳初说道。

    “差不多就是那样。”凤弈辰点了点头。

    柳初陷入沉默,这个世界,还是有太多未知的东西,唯有实力强大了,才能去发现和发掘。

    聊着聊着,甲光城就到了。

    此时的甲光城,远远望去,好似笼罩在血雾之中。

    若是此地有个道士,怕是会来上一句,这是血光之灾啊!还是特别大的那种!

    然后,柳初大抵会给他一刀背,血光之灾个锤子!那是百万将士的血气汇聚成了气血之柱!

    “怕是要有大决战了,阎将军应该是在做战前动员吧!”柳初说道。

    “嗯!倒是回来的巧了。”凤弈辰点了点头。

    “你还能出手吗?”柳初有些担心的问道,凤弈辰可是他们这边的顶尖战力啊。

    但是据凤弈辰所说,他现在被冥冥中的规则所限制,无法出手。

    “杀几个人,还是不成问题的,只要不大规模的屠戮就行。”凤弈辰解释道。

    “那就好。”柳初顿时松了口气。

    若是没有凤弈辰掠阵,他们这边的压力会大很多。

    两人加快了速度,骑着马朝着甲光城冲去。

    “咦!大将军,您回来了啊!”守城的士兵见到是柳初,立马喜笑颜开的进行放行。

    “嗯!”柳初笑着点了点头。

    来到甲光城内,柳初就见到了一排排站的笔挺的战兵,阎镇岳正在上头开动员大会。

    看着阎镇岳唾沫星子横飞的场面,柳初就一阵莞尔,论“忽悠”人,阎镇岳怕是独一份了。

    “哟,舍得回来了?”就在这时,柳初的背后响起一道女子的声音。

    然而,这却并不是柳初想要听到的那个声音!

    柳初转过身去,只见又三道身影,两大一小!

    左边站着的,是楚国长公主楚画美,右边站着的,是他的护卫楚衣冠,而中间的一道小身影,则是楚画美的儿子楚帝皇。

    一段时间不见,楚帝皇竟是已经能够勉强下地行走了!现在正荡在楚画美和楚衣冠的中间,玩荡秋千呢!

    柳初看着这三人,怎么看都像是一家三口的样子……

    “长公主殿下,您这蹭吃蹭喝的本领见长啊!这都胖了呢!是不是我们这的伙食太好了?”

    柳初这话,并不是揶揄,而是楚画美真的长胖了许多。

    楚画美微微皱眉,指了指正在激情演讲的阎镇岳,“你怎么跟那个大胡子一样讨厌?”

    柳初又是一阵莞尔,原来她已经被阎镇岳嫌弃过了。

    “卑国也被灭了,你们现在打算怎么做呢?”楚画美话锋一转,问道。

    “你问这个做什么?你这样,会让我觉得你是楚国派来的奸细的!”柳初眯着眼说道。

    “那你就杀了我呗!”楚画美把脖子往前一挺,但是明明挺的是胸……

    柳初后退一步,深怕碰到不该碰的地方,到时候被十月知道了,又得让他坐冷板凳睡地铺。

    “哼!”这时候,一道冷哼声响起,真是来什么怕什么,十月到了!

    “回来了也不来见我,在这跟人打情骂俏?”十月揶揄到。

    “哪有,我这才刚进城,恰巧碰见了,就聊了两句。”柳初硬着头皮解释道。

    这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十月顿时就炸锅了。

    “现在,立刻马上给我回家去!”十月揪着柳初的耳朵。

    柳初顿时明白了一个道理,女人生气的时候,她无论说你什么,你都受着就是了,千万别顶嘴,也别解释,因为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反而会让她的生气等级再上一个台阶。

    于是,柳初就这么被揪着耳朵带回了家。

    “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啊?我好歹是大将军啊!刚才那么多人看着呢!”

    柳初一脸委屈巴巴的说道。

    “你也知道自己是大将军?你也知道自己是公众人物?那你还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的?还是个有了孩子的女人!”十月说道,其实她并没有真的生气。

    只是吧,太久没欺负欺负柳初了,觉得浑身不自在,故此怎么着也想要欺负一下,甭管找的理由牵不牵强。

    “那她主动找的我啊,我也不能不理她不是?”柳初说道。

    “还敢顶嘴?”十月瞪了柳初一眼。

    柳初顿时低下了脑袋,不敢说话了,母老虎发威了,再说话可就得被吃掉了!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柳初不说话,可是十月却不想“善罢甘休”。

    “什么日子?”柳初绞尽脑汁都想不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

    “好好想想!”十月面色不善,颇有柳初要是想不起来,就痛揍他一顿的架势。

    “是我回来的日子?”柳初硬着头皮回答道。

    “不对!再想!”十月摇了摇头。

    “咱相识三周年?似乎也不是啊。”柳初说完,自己先摇了摇头。

    “到底是什么日子啊?我实在想不起来了……”柳初一脸委屈的说道。

    “你若是想不起来了,那你今晚只好打地铺了。”十月威胁到。

    “真想不起来!”柳初咬了咬牙,就算把他的脑子掏出来,也是想不起来啊!

    “那没办法了,你去打地铺吧。”十月耸了耸肩。

    “唉!”柳初叹了口气,进屋子去,把被子啥的都拿了出来,准备去外面打地铺。

    “你就不好奇,今天是什么日子?”十月看着忙碌的柳初问道。

    “什么日子?”柳初其实也很想知道。

    “今天……又是我想你的日子呀!”十月忽然扑进了柳初的怀中。

    柳初连忙扔了被子,一下子抱住十月。

    嚯!好家伙,十月的体重也是增长了不少啊!

    “你这样的浪漫,差点让我接受不了。”柳初紧紧的抱住十月。

    “哼!你再不回来,我就不愿意想你了,每天想你太累了,必须得每天见到你才行!”十月哼哼着说道。

    “那我们以后永远都不分开呀。”柳初忍不住在十月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十月立刻娇羞的低下了脑袋,轻声道:“好!”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