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233:雷云千里,雷豹入套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那你告诉我,魔去哪了?”

    唐云盯着他:“难不成你们劳苦功高,感动老天爷,老天出手消灭魔气?还是你们的佛度化了魔?”

    “大胆……”

    “闭嘴。”

    “谤佛当诛,我佛有慈悲之心,亦有金刚怒目。”

    哗啦啦……

    周围僧人武者尽皆怒目而视,禁不住上前将唐云围在其中,不善之意昭然欲揭。

    “嗤~”

    唐云定定望着老僧,忽而掀起唇角,露出一抹鄙夷:“贪官知道自己贪,坏人知道自己坏,但你们这些……是真不知道自己黑。”

    大忠似奸,大奸似忠。

    最好的演员在官场,这句话说得不错。

    然而再好的演员,也敌不过当事人本色出演,不是吗?

    当官的战战兢兢,连睡觉都得睁只眼,逢场作戏更是本能,八面玲珑运转如意,归根结底无外乎一个字——怕。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贪是错的,拉帮结派是错的,收受贿赂是错的,安插嫡系是错的,所以他们怕。

    但这群搞宗教的,信神的,玩弄信仰搞洗脑传销的这些家伙,高层的战战兢兢,底层的却浑然不怕。

    因为无知,所以不怕。

    无知者无畏,便是这个道理。

    看看眼前这些满脸愤慨的僧人,看看从前那些宗派出来的弟子,看看江湖中所谓的武林少侠。

    他们哪个怕?

    反观面前这主事的老僧,宗派的高层,经历丰富的江湖老油条,他们会怕。

    不是老了没热血,没心气,冲劲不足。

    恰恰是他们冲过,热血过,初生牛犊过,所以他们才懂得敬畏二字。

    “退出副本。”

    唐云意味深长的看了老僧一眼,直接选择了回到现实。

    不管上辈子,这辈子,他对宗教极为不感冒,他的家人正因为是信这玩意的,所以唐云才嗤之以鼻,更加清楚这里面的门道。

    无外乎更高明的传销手段而已,之所以能忽悠那么多人,说白了那些人跟舔狗没啥区别,只不过舔狗舔的是女神,他们舔的是神,甚至还不如舔狗呢。

    女神说不定被舔高兴了,还给他来个语音视频,留个微笑。

    舔神嘛……呵呵。

    无论如何,唐云在这个副本,得到了最重要的情报,同时也庆幸自己没有妄动,否则怕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谁能想到,衣着光鲜,名声显赫的雷音寺,暗地里也是个人皮魔心的货色?

    现实。

    唐云弹指一道金光,将中间小树拦腰斩断,随手丢到傻眼的方瑜手里,站起身道:“你们先走,要出事了。”

    ???

    张飞,方瑜等人面面相觑,他们此刻的心情是懵逼的,凌乱的,无所适从的。

    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还有半刻钟的时间。”唐云眯眼看了下远处,收回目光说道:“如果不走,那就走不了了。”

    “什么意思?”若若愣愣的问。

    方瑜摘下树上的果子,脚下没有动:“一起走。”

    唐云舒展着身体,缓缓朝前走去:“走不了,我若走了,禁地暴动后,外面最邻近的府城就会被吞没。”

    “什……”

    “快走。”唐云打断她的话,脚下轻点掠向远处,留下五个面面相视的年轻人。

    雷文迟疑着看向方瑜他们:“你说,他到底是什么人?”

    “或许,他真的是那个人。”张发苦笑,若有所思的望着他的背影。

    若若上前,拽着方瑜说道:“姐姐,咱们走吧。”

    方瑜脚下似生根了一样扎在地上,皱眉望着其背影,有些担忧:“可若真有魔物出世,以他九品的实力……”

    张发叹了声,首先朝来时的路走去:“再不济也比你我强,而且如这般天骄,且城府极深的强者,如果说没有藏几手底牌,你会信吗?”

    方瑜美眸一亮,赞同的点点头,一言不发跟上张发,只是频频回头的动作,却暴露了她心里并非表现的那么平静。

    ——

    调出面板,唐云在心里过了一遍大概计划。

    系统:是否进入副本【雷云摧城】?

    【是】

    进了副本,唐云马不停蹄来到府城寺庙中,如狸猫般悄然来到一处斋房内,竖耳聆听里面的动静。

    这个府城,老僧的实力也就九品。

    没错,九品蕴气境。

    是不是很诧异?

    就凭这厮,何德何能跟boss雷豹对垒不落下风,甚至将之重创打跑?

    用屁股都想得出,跟wwe差不多,都他么是在演戏而已。

    而唐云要做的,就是假借老僧的身份,阴雷豹一下,若是时机得当,说不定直接大功告成呢。

    莲花嘛。

    做戏嘛。

    装比嘛。

    搞得跟谁不会似的,更别提唐云还是此中翘楚。

    九品蕴气境,甭管有何等神异,搁在他唐云眼里,算个屁。

    脚下一踏,几缕真气顺着地面钻入房中,悄无声息的,老僧便直接嗝屁,连最起码的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推门而入,望着这面带骇然,至死没有瞑目的僧人,唐云扯了扯唇角,并指一划剥下皮囊,披在自己身上。

    雷豹来了,如之前所经历的,镇武阁迎击,遂被魔物打败,继而僧人推门而入,焦急请求老僧出手。

    唐云微微点头,一如之前那般,金莲耀世,横空乍现,可较之于那慈悲祥和,这朵金莲却分外凌厉,仿若咄咄逼人,充满了攻击性的剑锋。

    表面一模一样,可内在天差地别。可惜都是金色的,在这等危机时刻,谁他么能看得出破绽?

    雷豹自云层显露身形,咆哮一声遂雷柱降临,噼啪奔走在地上刮出道道裂痕,声势格外浩大。

    上次副本观看过战斗细节的唐云,自也不会露出破绽,配合着雷豹,再现双方正邪不两立的战斗。

    雷豹未察觉异常,或者说它早就习以为常,这事儿演的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它现在也算是个戏骨,当不会出现露出马脚的纰漏。

    却见双方再度碰撞,粗大的雷柱泛着灼灼紫光,纵贯横空自云层突显,轰然朝唐云压了下来。

    看似威势不凡,实际上压根就没有摸到唐云,看上去极为惊险的掠过他身侧,在地上留下巨大的深坑。

    唐云眼珠子转了转,束音成线忽悠雷豹:“你先把云层收缩一些,否则我不好施展手段。”

    雷豹楞了下,不疑有他,暗暗答应了下来,只听一声咆哮,旋即漫天雷云凝化,如漩涡般旋转着在它身周徘徊,眨眼间从铺天盖地,化为百丈大小。

    其实,这三千里雷云跟雷豹实力没太大关系,是其麾下无数魔物大军喷吐魔气,汇聚在一起搞出的这种声势。

    随着雷豹命令撒下,阴云尽皆收敛,遂露出遮天蔽日,密密麻麻的怪物,其实单从视觉冲击力来说,这一幕比之前要强得多。

    见过阴云满布不算啥,谁还没经历过阴天下雨呢。可假如这阴云是无数蝗虫组成的,是不是更可怕?

    也不知从前雷音寺跟雷豹这些魔物咋商量的,非要搞出那种玄乎的出场方式。

    难不成是因为阴云漫天,金莲横空,这般黑白对比更为强烈,能衬的他们雷音寺更加高大上一些?

    在雷豹不解其意的注视下,唐云愤然拔剑,怒吼着一剑劈出,看似声势巨大的将雷云劈成两半,实际上压根没啥意义~

    唐云完成了【一剑破天】的成就,鬼心思又开始动了,眼珠子一转便想到了如何完成【万魔索饶】成就。

    见他悄然传音:“你把麾下魔物中高层聚集起来,将我围困在内,搞出四面绝境这种场面,然后我拼死反抗,先抑后扬一波。”

    雷豹:“???”

    你丫今儿的戏咋这么多?戏精?

    虽然心里略有不满,但想起自家老大的叮嘱,它不得不耐着性子配合对方,毕竟这群秃驴是玩手段的高手,怎么做心里肯定有笔数。

    于是乎,雷豹傻夫夫的照着吩咐做了。

    然后它就沙比了。

    却见唐云酝酿了好一会儿,忽然爆出漫天金光,在这些魔物身下泛化一朵金莲,看似美轮美奂,实际上却充满了杀机,须臾间将尔等尽数包裹。

    这些魔物得到了雷豹的指示,自己过来只是演一场戏而已,站着不动就行了,一会配合惨叫一波即可,谁曾想唐云竟然假戏真做。

    猝不及防,没有一丝丝防备……

    雷豹也没想到对方竟然下死手,顿时勃然大怒,眼露凶光死死盯着他,发出彻耳咆哮:“你在作甚?活腻了?”

    唐云气喘吁吁,焦急的回复:“魔物死了还能复活,再者说每次这般做戏,你觉得有意义吗?魔物是它的手下,你只是代为命令而已,他们死了,散溢的魔气不都归你了吗?”

    ?

    雷豹盯着他,脑袋里缓缓升起个问号。

    唐云一边跟他演戏假打,一边继续说道:“其实还有个更好的办法,你们这次兵分数路出手,但绝大多数都已经被朝廷强者镇压。

    无功而返尚在其次,全军覆没也不算意外,你想想假设所有魔物都受损惨重,却取不到太好的成果。

    而你非但清理了武者学院,还令镇武阁受损惨重,最终尽皆损失一些手下,这么一对比下来,谁的功劳更大?”

    ?

    雷豹陷入沉默,一时不察被唐云捅了一剑,不禁从沉思中惊醒,龇牙咧嘴的盯着他:“说好假打,你作甚?”

    唐云无辜的耸了耸肩,道:“演戏演的谁都不受伤,你觉得真实吗?尤其是现在没有阴云遮天……”

    “……”雷豹无言以对,你说的还真他么的有道理。

    唐云替它出主意:“接下来这么做,咱们去地面打,这么一来掀起的声势更大,你也能趁机搞点破坏。”

    “好。”

    经过深思熟虑,雷豹觉得这个办法确实好,合则两利,反正自己不吃亏,毁得也是这府城,跟它没啥关系。

    唐云跟它商量好,遂一剑劈出,直接将雷豹开膛破肚锤到了地面,双方开始激烈的战斗,较之空中掀起的声势更大。

    短不过几个呼吸,便摧毁了不知多少建筑物,殃及了多少无辜。

    “差不多了吧?”

    废墟中,雷豹气喘吁吁,他们现在是半真打,半假打,又不能下死手,还得搞出声势,也是累的够呛。

    唐云点点头:“可以了,接下来我全力一击,然后你就趁势逃跑就行,反正以我现在九品的实力,也伤不了你太多。”

    雷豹不疑有他,点点头表示同意。

    九品蕴气境~

    呵呵。

    符文激活,悲风内敛,看似外强中干,实际上……

    雷豹万万没想到,这秃驴用剑就够奇怪了,竟然还能爆发出如此可怕的破坏力,彻底崩溃了它的三观。

    九品?

    这他么八品都不止吧?

    打的它一个措手不及,雷豹只来得及发出一阵惨呼,遂彻底嗝屁,死的可谓憋屈至极,到死都没搞清楚到底是咋回事。

    “可惜,脑子不好使。”

    唐云叹了一声,瞥了眼【炎魔阴谋】后面显示的完成字样,思索片刻,果断选择退出副本。

    成功击杀boss雷豹,获得属性点*1

    【万魔索饶】完成,获得技能点*1

    【炎魔阴谋】完成,获得技能点*1

    【一剑破天】完成,获得技能点*1

    ~

    看似收获不菲,实际上……却是收获不菲。

    这个副本给他带来的,并不仅仅只是属性点,亦或者技能点的收益,而是雷音寺的密谋,以及炎魔的隐祟心思。

    阴谋这种东西,永远是趁其不备,没有提防的时候才能发挥最大效果,否则那他么就是阳谋。

    可惜玩阳谋,雷音寺对上朝廷,绝对沾不上光。没看之前武者学院等举动,愣是把他们逼得肚里窝火,也没啥过分反应吗?

    种种措施都是钝刀子割肉,割你的肉,却不至死,让你难受,也让你一时间下不了拼命的决定。

    对上朝廷,雷音寺也只能用阴谋。

    然而当阴谋这玩意暴露出来,又被唐云这个家伙洞悉细节,其后果……用脚趾甲盖都能想出来。

    看了看面板。

    凰龙玄煞这门剑法,在方才激战中,终于算是突破了瓶颈,从十三级达到了十四级,除此之外倒也没啥变化。

    这玩意缺了前半部分,唐云参悟起来,就相当于一个学生,负数绝对值都没学,直接跳到二次元方程,高数,其中艰难无法用语言形容。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