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73章 咬牙切齿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11月3日,星期一。

    也是顾鲲手头的泰铢做空期权可以到期解禁平仓的日子。

    这天一大早,顾鲲就高调飞到了曼谷,然后参加了一个当地的国家电视台的直播访谈节目。

    此前几天,泰国大大小小的官方媒体,都已经依照杜拉德带回去的条件,舆论预热过了。

    现在,泰国上上下下的吃瓜群众,多多少少知道顾鲲有了一个新的身份:他是泰国人民的新朋友,著名的价值投资大神,提出过多项东南亚各国经济过热问题解决方案的友好人士,兰方政要……

    之所以普及这么效率,还要感谢顾鲲本来就是全球知名的顶级名人巨星。在亚洲,他的知名度本来就比乔丹和罗纳尔多还普及。

    因此,泰国媒体只要重新解释一下这个人的新身份,不用从无到有让吃瓜群众记住一个新名字,带节奏效率自然是快得飞起。

    泰国人的电视台和演播设施,当然跟那些传媒产业发达国家的不能比,上上下下都透露着一股乡土气息。就跟拍《牙套妹,奈何美色》mv的条件差不多。

    所以拍摄的过程实在是乏善可陈、一言难尽。

    当天晚上,泰国民众就在国家电视台上,看到了顾鲲本人出镜的真实访谈。

    电视荧幕上,顾鲲对着美女主持人侃侃而谈:“……我本人一贯是对东南亚邻国秉持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善意,来指导我的投资行为。

    我一贯认为,泰铢因为之前的绑定,被高估了20%~25%,才导致了贵国去年的出口增速降低至零,以及其他汇率敏感型产业的萎靡。

    但是,目前看来,有更加凶狠的国际游资,已经把恶意做空的势头掀了起来。这种时刻,大家应该团结。我会在即日内将所有解禁的泰铢做空仓位全部平仓。但即使泰铢危机过去了,我们也要依然保持警觉。

    以我对索罗斯的分析,他极有可能进一步对其他周边体量不足国家的货币下手。因为泰国的危机,已经导致国际社会对东南亚模式的整体信心不足,也让犹豫中的游资看到了浑水摸鱼的机会。

    我在此也希望大洋国政府能够正视这些问题,加强监管,不要制造国际混乱。同时,也希望索罗斯先生人行未泯,悬崖勒马……”

    后面的一些措辞,比较微妙,总而言之是表面上必须保持礼貌,一副劝人为善的圣母姿态。

    但是实际上,顾鲲知道索罗斯肯定是不会听劝的。

    顾鲲也没有提具体应该提防索罗斯对哪些国家动手——事后,他对此的解释是“他不希望提前导致恐慌性避嫌,导致索罗斯还没来,有可能被狙击的国家的人民就自乱阵脚”。

    这个其实很好理解,比如顾鲲要是在电视节目里呛声索罗斯,让他“别对马来令吉下手”。那么只要索罗斯不表态,哪怕他还没动手,说不定马来人自己就会信心动摇,拿着令吉去马来银行挤兑换美元了。

    所以这种提醒,一开始是不能说太明确的。而事后别人复盘,肯定能看出顾鲲的“良苦用心”,知道顾鲲是真的为大家的共同利益而奔走。

    相比之下,索罗斯原先一直是“闷声发大财”的姿态,因为这种人吃人不吐骨头,他要的就是钱,谁会特地去染恶名呢?

    所以,截止到97年11月初,其实只有上流社会知道索罗斯的详细履历。以泰国这种国家的文盲率,吃瓜群众一大半甚至都没听说过索罗斯这个名字,也不知道是谁害了他们。

    顾鲲这样在泰国国家电视台上公开把矛盾挑明之后,索罗斯至少就不能继续悄咪咪地只发财不拉仇恨了。

    ……

    因为时差的关系,大洋彼岸的华尔街,索罗斯是11月5日才注意到行情的波动、并且知道有个叫顾鲲的家伙把问题公开挑明了、对着东南亚各国公开媒体,朝他喊话。

    当天一大早,他的女助理就拿着一份急件,匆匆跑进他办公室汇报:

    “老板,今天有相当于六亿美元本金的做空平仓单子,也加了至少五倍杠杆,撬动的资金,在三十亿美元以上。目前泰铢的累计跌幅,已经从57%,收窄回54%了。

    这还是对方暂时停止出货,没有把所有筹码抛完。因为当时他已经把市面上所有的新建空仓需求都扫完了,剩下的弹药,是准备我们再有人接盘,他才会平。”

    顾鲲当初投入的本金,只有4亿美元,不过这一波操作下来,如今顾鲲账面上的名义自有资金,已经翻到11~12亿美元了。加上5倍杠杆,顾鲲实际可以撬动55~60亿美元的游资。

    在索罗斯疯狂压低已经到了吃紧的关头,这点钱确实可以左右局势。

    “什么?这家伙为什么不继续闷声赚钱?是他对行情谷底的预判有错么?”

    直到这一刻,索罗斯还在幻想顾鲲只是眼光不够准。

    毕竟,之前小赚一笔就抽身的人也不少。香江那些小李小郑先生,乃至只赚了25%的孔尚忠,都是典型的胆子不够大,判断问题。

    索罗斯觉得顾鲲跟他无冤无仇,而且也不会跟钱过不去,哪里能想到顾鲲是刻意跟他作对呢。

    这只能怪索罗斯对顾鲲不够了解。

    原先,索罗斯听当然也听过顾鲲这个名字,毕竟顾鲲是世界级名人。不过他也就当顾鲲是一个乔丹级别的世界巨星、另外还有个“兰方土皇帝”的身份,仅此而已。

    一直到9月份的时候,因为行情的分析,索罗斯才了解到了顾鲲的仓位规模,意识到顾鲲算得上是投资圈内的一个潜在竞争对手。

    所以此时此刻,他的第一反应也依然是在商言商。

    “如果顾鲲真是误判了后续行情潜力,对我们有什么影响?我还能把泰铢继续拉低吗?”索罗斯心中飞速盘算着。

    仅仅稍微看了几眼数据梗概,他就作出了判断。

    “该死!顾鲲这家伙,他跑了之后,我们要是不跑,虽然还有可能重新把价位再拉低,但到时候就不好抽身没人接盘了!”

    算出这个结果后,索罗斯微微出了一点冷汗。

    原来,顾鲲提前跑,固然无法让所有做空炒家总利益最大化,但是对顾鲲个人而言,却有一定的“以利润换安全”效果。

    顾鲲的空单平仓了,还有人要继续看空,那么那个看的人肯定要接盘。

    以泰铢目前的弱势,就算有人接盘,再涨回去、导致空头亏本的事儿,是不太可能发生的。

    但是,让新空头的资金被极大占用、相当长一段时间套在那儿难以快进快出,却是肯定能做到的。

    索罗斯如果继续硬撑,他就要准备接受这样的结果:把顾鲲的平仓全部吃下,把泰铢的跌幅从54%重新拉回56~57%。

    但是,他的所有资金,可能要在海里多捏至少三个月,甚至半年,爆仓倒是不会爆的,就是钱闲下来了。

    另一种选择,就是跟着顾鲲跑。那样从泰铢上赚到的差价,就会进一步收窄,可能是从54%进一步收窄到50%。

    不过好处则是钱落袋为安之后,可以在大约一个多月里,就挪用到其他新战场上。

    “还是跑吧,大不了泰铢脱手之后,令吉,印尼盾,菲比,再找几个目标分散下手,稍微做空一下,快进快出!”索罗斯最终下了决断。

    他立刻吩咐助手:“让我们的资金也想办法跑吧,不要通知其他盟友,让他们的钱在海里为我们断后,反正他们的杠杆倍率没我们高,多待一会儿没关系的。”

    助手立刻心领神会,开始操作卖队友。

    当天下午,泰铢跌幅就从54%进一步收窄到了52%。此后一周内,进一步收窄到50%。

    顾鲲的货已经全部出完了,他是所有空头里第一个跑成功的,结果赚的差价比例还比索罗斯高了两到三个百分点。

    索罗斯跑的时候,还不忘找各方势力疯狂散布假消息,明明跑了却说自己没跑,还说这次回调不过是泰国财政有关部门积蓄了好久力量之后的一次“强弩之末”反扑,种种烟雾弹满天飞。

    这种叫嚣着实拉住了一些后知后觉的跟风者,让他们不急于平仓,让索罗斯先走。

    这些都是后话了。

    ……

    画面回到索罗斯决定跑路的当天。

    做好了决策、得知自己的第一笔平仓安然落实下去之后,索罗斯就暂时松了口气。

    他这才有闲暇,关心顾鲲的其他动作——刚才女助手向他汇报的时候,就提到过顾鲲通过泰国国家电视台,以及其他一些媒体,朝他喊话了。

    只不过刚才忙着决定是否要跑、部署如何逃跑,所以暂时搁置了媒体应对的事儿。

    此刻空下来,就不得不面对了。

    这一细看,索罗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混蛋!这个顾鲲是疯了么?他根本不是基于胆怯?他居然敢公开喊话说‘利用羊群恐慌投资是不道德的’?为‘价值投资站台’、还想跟我们划清界限、耻于跟我成为同行?”

    索罗斯对这些内容瞠目结舌。

    金融市场特么的需要道德么?有道德可言么?这是一个讲科学的地方!

    还有,闷声发大财不好么?为什么要高调对媒体说那么多?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