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四十六章 喜欢挑战规则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三招过后,周逍鼻青脸肿溃不成军,别说再和李枭动手了,自己站都站不稳了,他摇晃两下,伸手想扶住身边的人,身边的人却纷纷躲开,避之如瘟神,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气:“保安,保安死哪里去了?”

    话音刚落,却不知被人用桌布蒙在头上,随后一人高喊:“打!”

    无数拳脚落在了周逍身上,周逍被打得满地打滚,却看不见是谁在打他。

    保安到来后,想在揪住古浩,众人却乱成一团。在混乱中,你推我搡,古浩几人得以从容逃走。

    虽然是在下班时分发生的闹剧,但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传遍了联合网络的所有大群小群。两个小时后,几乎每一个联合网络的员工都知道了联合网络真正的流氓上司色狼领导不是古浩,而是周逍。

    周逍并没有报警抓人,他去了一趟医院,简单地处理了一下伤口后,第一时间飞往了金陵,他要赶到所有流言传到创始人耳中之前,抢先向创始人解释说明,是古浩在方山木的指使下,为了报复他当初对他们的解雇和开除而对他造谣中伤。

    在起飞前,周逍打了一个电话给江赋雨,却没有打通,提示关机。他有几分疑虑,向来24小时开机的江赋雨怎么就开机了,是出什么事情了吗?

    还真让他猜对了,江赋雨也出事了,就在他被古浩吊打的时候,江赋雨也在被刘齐家当众打脸。

    地点就在江赋雨的好花常开。

    江赋雨的爱好和周逍不同,快下班时,她喜欢动手磨咖啡,同时喜欢听古曲音乐,尤其喜欢十大古筝曲。她从来认为人都是矛盾的综合体,一边听古筝一边研磨咖啡,是一件很有品味的事情,就像坐在路边的烧烤摊喝红酒一样。

    人,为什么非要千篇一律,非要被所谓的规矩约束?规矩是人定的,终究也会被人打破。规矩一旦形成,就成了束缚和传承,就成了制约社会进步和人类想象力的落后面。江赋雨天生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喜欢挑战规则,不喜欢墨守成规。

    从小江赋雨就不是一个听话的孩子,虽然是一个女孩,她却经常欺负男孩,打哭骂哭同班男生是家常便饭。到了初中,她出落得亭亭玉立,成为校花。但她却颠覆了许多人对校花的认知,她不温柔不害羞不文静,泼辣、胆大,围绕在她身边的不是尖子生和老师眼中的好学生,而是社会上的混混和全校最差的差生。教了一辈子书的班主任对江赋雨痛心疾首,说从来没有见过自身条件这么好的女生,又漂亮又聪明,只要努力学习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考上重点高中,却天天这么作贱自己。

    初中毕业后,江赋雨没能考上重点高中。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的人生就此划上句号,高中毕业后回家当一个工人了事时,不料也不知道她怎么就幡然醒悟了,摇身一变成了好学生,天天埋头学习,杜绝了校外所有的闲杂人员,每天晚睡早起,只用了半年时间,就从班级倒数上升到了前十名之内。

    又一年后,江赋雨考进了全年级第十名。高考时,以全县第五的成绩考进了京城的一所名校,一时轰动了她所在的江南的小城。

    时至今日,关于江赋雨的传奇故事还在江南的小城中流传。

    上了大学后的江赋雨,也不甘平淡,除了参加了许多团体组织之外,还积极地谈恋爱,为未来的人生打下坚实的基础。长大后的江赋雨明白了一件事情,小时候的作妖只是为了招摇,为了博人眼球,其实都没有什么屁用,自己有没有本事能不能过好钱包是不是充实,才是人生的意义所在。她对爱情的认知从以前的随心所欲、浪漫变得现实了许多。

    但骨子里有叛逆精神的江赋雨,最终还是吃了叛逆的亏。原本在大学里,追求她的人不少,其中也有一些富家子弟,以及京城的大少,可以帮她留在京城。有京城户口和一份好工作,再加幸福的婚姻,完全符合她对爱情的终极完美定义。只是偏偏富家子弟和大少们,都有那么一股子傲劲,没有办法在她面前做到百依百顺,甚至还会拿捏一番,就激发了她争强好胜的心理。

    她不想当富二代的媳妇,她要当富二代的娘,要自己努力成为富一代。

    然后江赋雨就在自己过于敏感的自尊心的驱使下,不小心掉进了刘齐家的爱情陷阱中,直到毕业后结婚又离婚。

    对于和刘齐家结婚,江赋雨并没有多少怨言,她很理性地梳理过自己的人生,发现自己每过一个阶段都会有一次霉运,比如小学优秀,初中坠落,高中奋进,大学一般,恋爱甜蜜,婚姻痛苦。那么按照这个规律,事业应该会很顺利了?

    果然如江赋雨猜测得一样,她的事业非常顺利,创立的花团科技,很快就卖了高价,差一点就实现了财务自由。之所说是差一点,是表面上卖价不低,实际上中间人和经手者分走的钱,以及各路神仙需要答谢的钱,开支过大,最终到她手中只有几千万而已。

    正是因此,她才又成立了好花常开,继续创业,否则如果她真有几亿现金,怎么还会累死累活地当创业者?谁不知道创业是九死一生的事情,真正的富二代以及权贵阶层,谁家二代会高调出来创业并且频频露面?二代创业本身就是一件不那么高大上的事情,再总是成为新闻焦点人物,一是说明家族底蕴不够,二是说明一代真的不是特别有钱,不足以支撑家族财富的传承。

    还好提前和刘齐家离婚,做到了及时止损,并且成功地隐匿了大部分财产。也是刘齐家不太懂婚内财产的概念,她才得以从容过关。

    只是没想到,刘齐家不知道受到了何方高人的指点,忽然开了窍,提出花团科技是婚姻存续期内创立的公司,就算是离婚后卖掉,他也应该分割一半,提出了5000万元的现金赔偿。江赋雨出离愤怒了,她哪里有5000万可以分给刘齐家,她现在手里连2000万不到。

    好花常开前期已经投进去了1000多万,前期投入远比无限关爱多了许多。为了全方位地打击无限关爱,无形中的支出又多了不少。再坚持一年半载,如果无限关爱没有被打败,她的好花常开也弹尽粮绝了。

    她现在赌的就是方山木没有足够的胆量和魄力坚持到底。

    好花常开比无限关爱日常运营费用多出不少,房租、员工费用以及各项开支,喜欢豪气作派以及习惯了大手大脚的她,花钱如流水。

    江赋雨隐隐担忧一件事情,如果按照她的人生起伏曲线推算,在花团科技成功后,应该会有一件大事失败,大事到底是好花常开,还是被刘齐家索赔?刘齐家复制了花团科技的原始数据,真要抛了出去,会是一枚威力巨大的炸弹,炸出许多内幕不说,还有可能让她进去。

    也会连累许多人。

    古筝曲在房间中弥漫,本来是悠扬轻快的《春江花月夜》,忽然曲风一转,成了肃杀、凛冽的《十面埋伏》,江赋雨蓦然心中一惊,忙打开手机,找到曲目,想要跳过《十面埋伏》,要听下一首的《渔舟唱晚》。

    还没有来得及切换成功,门猛然被人从外面撞开了,一人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醉醺醺的样子,显然是喝了不少酒。

    “江赋雨,我今天过来,就是要和你说个清楚,你到底想不想解决我们之间的问题!”

    刘齐家的身后跟着两个人,一个是她的助理苏允,另一个江赋雨也认识,是辛风。

    “对不起江总,我没能拦住他。”苏允一脸紧张。

    “没你的事情。”江赋雨悄然朝苏允使了一个眼色,“你先出去吧。”

    苏允会意,赶紧出去呼叫了保安。

    “来,喝茶。”江赋雨不动声色地招呼二人,“别客气,都是老朋友了。齐家你爱喝白茶,我重泡一壶。”

    “不用了,没时间,也没心情。”刘齐家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我来就是为了分割财产的事情,你给个痛快话,到底分不分,分多少?”

    辛风一拉刘齐家,踢了他一脚:“好好说话!坐下,陪赋雨姐喝喝茶怎么啦?谈事情重点是谈,不要凶巴巴的,听到没有?”

    刘齐家立刻老实了,一脸陪笑:“是,老婆大人发话,必须听。坐,马上坐。”

    江赋雨意味深长地看了辛风一眼,以前她从来没有收拾得刘齐家这么服帖,现在刘齐家在辛风面前,跟孙子一样,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江赋雨换了一壶白茶,泡好后分别递给了辛风和刘齐家。辛风品了一口:“没想到赋雨姐的茶艺也这么好,以后要是失业了,当个茶女也不错,至少可以混口饭吃。”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