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139章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先姿与欧阳倩在云中龙走了之后,都很是自责。

    欧阳倩怪自己太过任性,不然秋月先姿便不会分开,也就不会被人掳走了。而先姿却是恨自己没有能力护住秋月,以致让她被敌人带走。

    两女到了驿馆,与守卫在门口的庞然秋风两人打个招呼,便神不守舍进了后院。

    成若诗曾经在齐**营外见到过秋月先姿欧阳倩三女,此刻相见,倒也不见外,令人好生招呼两人,细细打量一番,比之在刚刚从军营出来,此刻更是明艳动人,只是眉宇间多了几分担忧和不安,不由心中也是多了几分担忧。

    四女齐坐一堂,成若诗举止得体,落落大方,紫罗兰机灵乖巧,玲珑剔透,先姿温婉恬静,大家闺秀,欧阳倩开朗活泼,率直豪爽,还真是风情万种,各有千秋。

    只是大家都有着心事,竟是相对无言,气氛不由有些诡异。

    很快,云中龙走了有两个时辰,四人等着都有些心焦。

    欧阳倩早已受不了四人之间的沉闷,道:“这么久还不回来,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了吧,你们在这里等他,我去找找看!”

    先姿忙劝止道:“还是在这里等吧,要是等会小月妹妹他们回来,还不得又去找你啊!”

    成若诗见状也道:“还是先在这里等一会吧,可能很快就回来了!”

    紫罗兰插口道:“主人那么急着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欧阳倩想也不想地道:“当然是去救小月妹妹了。”

    成若诗不由一怔,道:“你们知道是什么人,抓走了那位秋月姑娘吗?”她开始并不知道其他三女的名字,只是方才闲聊的时候,大家彼此介绍了一下,这才知道了她们的名字。

    欧阳倩一听,顿时愣住了,方才自己还说要去找人,可是连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又从何找起,当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先姿想起与黑衣人交手的经过,道:“我与他们交过手,身手都很不错!”

    成若诗又问道:“那你再仔细想想,那些人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先姿想了想,道:“当时天色已晚,他们又都是全身黑衣,面蒙黑布……”突然又想到,道:“我记得他们的头领说过话,那人虽然拼命压着嗓音,但是我还是能听出他的声音,非常奇怪,有点高,又有点尖。”

    紫罗兰看了看成若诗一眼,吐了吐香舌道:“姐姐,该不会是宫里的人吧?”

    成若诗点了点头,道:“我们刚刚来到齐国,接触的人不多,最有可能对我们动手的人,便是大将军田园,还有就是宫里的那位了。”

    先姿这时也反应了过来,担忧地道:“你们说他进宫了,该不会出事吧?”

    成若诗对紫罗兰道:“如此看来,我们还是赶紧去找一下公子潘,现在只有他会帮忙,也只有他才能帮得上忙了!”

    紫罗兰也是点头道:“依公子潘对主人的重视,肯定会出面相帮的。”

    先姿与欧阳倩不知公子潘是何许人,可是听她们这样说,必然很不简单,眼下只要能保云中龙和秋月无恙,其他的哪里顾得了那么多。

    正在几人想要出去时,已有女仆走了进来,说是公子潘那边有消息传来。

    四女到得前院,只见秋风正领着开山走了进来。

    开山虽然之前见过成若诗,可是一下子见到四个各有千秋的绝美女子,不由有些迈不动步子,眼睛更是从几女身上流转。

    秋风见他没有跟上,回头看到他失态的情形,不由咳嗽一声。

    开山这才反应过来,道:“公子令小人过来传信,云少侠进宫去了!”一想到云中龙那神乎其神的武功,而今更是孤身直闯王宫,想想都是敬畏不已,哪里还敢打几女的主意。

    欧阳倩方才成若诗说对付她们的人是宫里的,还不太相信,此刻才心悦诚服。可是一想到神秘的禁地,不由担心地道:“那他会不会有危险?”

    其他三女也很是紧张地听着,开山一看四个绝色美女,为了一个男人如此牵挂,暗道:若是有这么几个美女,对自己如此念念不忘,就算是马上死了,也值了。

    忙正色道:“我家公子,就是怕各位担心,这才让我过来送信的。放心吧,云少侠武艺超绝,又有公子相助,必然能化险为夷,大功告成的!”

    成若诗施礼道:“如此,就有劳了!”原本楚国被中原各国称为南蛮,就是说他们不知道礼节,可是成若诗作为大将军之女,更被楚王收为义女,意欲嫁给齐侯,自然是知书达礼,艳美绝伦,雍容大度,以免让人小瞧了。

    其他三女也纷纷表示感谢,开山深感荣幸,连忙推辞,并道:“若是各位没有其他事的话,在下便回去复命了!”

    成若诗在前将他送到门口道:“多谢阁下,如果那边有什么消息,还请及时相告。”

    开山连连点头,兴味盎然地骑马走了。

    送走报信的开山,成若诗对守卫在门口的庞然和秋风道:“时候也不早了,我看两位不如先回去休息吧!”

    庞然摇了摇头,道:“难得云兄弟将事情交给我们,就是看得起我们,在他没有回来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

    成若诗见劝不动他们,便吩咐仆人给两人备上充足的酒菜。

    庞然一见自是喜出望外,差点大叫“女王英明!”

    四女回到后院大厅,因为牵挂云中龙,几人晚饭都没有吃多少,虽然不觉得饥饿,却是没有一个人有一丝睡意,都是静静地坐在一旁,等着宫里的消息。

    时间悄然流逝,又过了近两个时辰,吕潘又差人飞马来报。

    成若诗等四女正等得心急如焚,只听那名陌生的送信人道:“根据我家公子在宫里的眼线传来的消息,云少侠已经带着一名晕迷的女子出宫了!”

    成若诗见来人拿了吕潘的印信,这才确定他说的是真的,于是高兴的给了对方一些银两将那人打发走了。

    四女听得云中龙已经安全无恙的出宫了,都是喜形于色,而晕迷的女子,自然就是秋月无疑了,不然他不可能从宫里带着一名陌生的女子离开。

    成若诗长松了一口气,看看神容憔悴的三女道:“既然夫君已经没事了,大家也都早点休息吧,这里有不少房间,就在这里将就歇着好了。”

    紫罗兰毕竟年幼,一天下来,也有点身心疲惫的感觉,对着成若诗道:“姐姐,那我先去休息了,你也早些歇息吧!”

    成若诗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紫罗兰又对先姿欧阳倩道:“两位姐姐,我带你们去休息吧!”

    先姿说声“谢谢!”跟在她的后面走了出去。

    欧阳倩也是一言不发,跟在两人身后走了。

    三女刚刚来到房间,正要歇息,突听门外一声冷喝:“什么人?”

    庞然与秋风两人酒饱饭足之后,已经有些微醉,便坐在门口打起盹来;而秋风却是不曾饮酒,头脑也很是清醒,此刻正在思考云中龙白天教给他的法门。

    哪曾想,却是让他发现不远处有人依墙而立,竟是想要越墙而入,不由大喝一声。

    他这一喝,庞然顿时一个激灵,彻底醒了过来。

    先姿与欧阳倩闻声更是亦是警觉来到门口,紫罗兰也开门走了出来。

    这时,院落里的仆人,不免很是有些慌乱。

    成若诗闻声从厅里走了出来,道:“大家安静一下,先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那些仆人这才纷纷归于平静,他们只是被喝声惊起,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欧阳倩先姿一左一右站在成若诗边上,来到了前院。

    秋风怎么也想不到,那些黑衣人原本想要翻墙而入,被他发现之后,不但没有退走,反而直朝大门而来,当真是有恃无恐。

    只见对方足有二三十人,个个劲装黑衣,步履轻盈,暗暗心惊:竟是无一庸手,至少也和自己不相上下。

    庞然霍然起身,小山一般的身子,挡在门口,对秋风道:“你先进去和她们打个招呼!”一双虎目直瞪来势汹汹的黑衣人。

    身后的秋风刚回头,就看到成若诗几女,便道:“不用了,她们已经过来了!”

    成若诗一脸平静的道:“发生了什么事?”

    秋风神色凝重地道:“方才我看到有人想要越墙入内,便出声喝止,没想到他们竟然直闯过来了!”

    成若诗看了看身边的三女,又问道:“如此说来,他们是有恃无恐了。对方大概有多少人,他们的身手如何?”

    秋风看了眼门口渐渐朝这边奔过来的黑衣人,道:“有二三十人,身手都很不错!”

    成若诗略一沉思,颔首道:“你们先守住门口,尽量拖延时间!”说完,回头对着三女及一些仆人道:“我们现在去后院放火。”

    众人都是一愣,以为自己听错了。

    紫罗兰一会才恍然大悟道:“姐姐是想用火光,引来援救!”

    成若诗一边指挥仆人堆放干柴,一边道:“事已如此,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众人一听,可以搬来救兵,也顾不得什么,纷纷照做。

    不一会,在驿馆空旷的一处地方,堆满了干柴和稻草。

    成若诗对着周围几个举着火把的仆人道:“点火!”

    很快,浓烟滚滚,弥漫天际,大火点燃,火光冲天,映红了这一片。

    看着边上热浪涛天,映照在成若诗美艳绝伦的玉脸上。

    先姿和欧阳倩相视看了一眼,此女无论美貌,气质,大度,都比自己两人胜出不只一筹,而心机之深沉,处事之果绝,就更不是她们能够比拟的了,也难怪他会如此在意于她。一时,心里竟是隐隐不是滋味。

    那些黑衣人到得驿馆门口,左右并无一人,只有一个铁塔一般的壮汉守在门口,手提一柄阔剑,昂首挺胸,目光平视,丝毫不把他们放在眼中。

    一名黑衣人哪里会把一个看门人放在心上,虽然这人长得牛高马大,喝一声:“看门狗,给老子让开!”骂着,便挥剑直取庞然小腹。

    庞然见对方人多势众,又都是高手,也不敢小视,有一名黑衣人越众而出。待他到得身前,猛然一声暴喝:“滚!”阔剑一撩,格开对方的长剑,顺势横剑一扫。

    那黑衣人被他气势所迫,良久才反应过来,可此时他的长剑在外,根本来不及撤回来抵挡,不曾想一个守门大汉竟也如此了得,大意之下竟差点被一剑从中腰斩。

    可他也着了得,长剑立时脱手而出,人借势急退,堪堪避过这惊心动魄的致命一剑。饶是如此,他胸前的衣裳也被阔剑破了一条长约一尺的口子。双方仅仅只是交手了一个照面,便有一名黑衣人丢了手中长剑,更是急退五步,把后边跟上来的同伴也带得一同后退。

    那些黑衣人见庞然轻描淡写的一剑,便将他们之中一名高手差点当场丧命,都是一怔,想不到这么一间不起眼的驿馆,一个守门人便有如此功力。

    彼此互望一眼,便要一齐上前夹攻,突然,驿馆后面燃起熊熊大火,火光涛天,在这夜里格外耀眼,数里都是清晰可见。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搞得这么壮观,楚人驿馆虽然不在人潮拥护挤的闹市,可是也不是在荒芜人烟的旷野之地。

    在这里不远之处,便有其他诸侯国的驿馆,旁边更是多有住人,只是此时早已是四更左右,也就是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在没有什么夜生活的古代,人们此时自然都是醉倒温柔乡,安然于睡梦之中。

    黑衣人尽管很是猖狂,这从他们想要翻墙而入被人发现,不但没有立即逃走,而是直闯大门,由此可见一般;可是他们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下,明目张胆的大肆行凶,不然他们也就用不着身着黑衣,黑布蒙面了。

    就在众黑衣人犹豫不决地时候,远远一个声音道:“大家一起上,速战速决!”

    黑衣人一听那低沉的声音,便全都振奋起来,不管不顾周围的一切,举剑朝着门口的庞然齐齐攻了过去。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