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九百零五章:师兄的怒火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空空和妙妙还在想孔清宇怎么了,不过獬豸懒散地走出来,说道:“你们没必要进去,那个家伙手段挺有一套,啧啧,下手可真狠,能问的都问得差不多了。”

    莫北飞对执天者有很深的仇恨,落在他手里的执天者下场都不会好。

    空空和妙妙思索着莫北飞会怎样审问,这个时候,房间白光闪过,已多出了一个人。

    莫北飞闷闷地站在床边。

    大家都把目光放在这个高冷木讷的人身上,看这样子,莫北飞已经审问完了那些左彻。

    “北飞哥哥,问出点什么了吗?”空空问道。

    大家也都想知道以莫北飞的手段究竟问出了什么。

    莫北飞脸色淡漠,神情没有丝毫波动。

    “我先走了。”

    莫北飞朝门口走去。

    “什么啊,又要走。”妙妙嘀咕道。

    来就一声不吭地来,走就头也不回走,像个闷葫芦似的,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的感受。

    好在空空和妙妙两人都已经习惯了。

    辰风也微微皱起眉头,又转头看了一眼乔晴儿。

    乔晴儿在角落里低着头,与上次相比,她见到莫北飞的反应已经没有那么大了,她似乎清楚眼前这个人是没法拦住的,甚至连挽留都没有。

    然而从刚才回来到现在都没有说话的孔清宇忽然身影一闪,挡在了莫北飞前面,直接把门给堵上了。

    “给我站住!”

    孔清宇怒喝一声。

    这声音把空空和妙妙两人都吓了一跳!

    他们对视了一眼。

    师兄,好像真的不太对劲!

    莫北飞停住了脚步。

    孔清宇沉声道:“我们不想每次都要去猜测你和晴儿两人的行动,如果你们两个早一点把事情解释清楚的话,我们行事会容易得多。”

    乔晴儿坐在一边,并没有说话,甚至也没有去看莫北飞,他们两个仿佛是陌路人一样,没有什么交集,只是恰好在做同一件事,不小心在这个房间相遇而已。

    “我自己能解决。”

    莫北飞闷闷地说道。

    “你解决个屁!”

    孔清宇直接呛了回去,他提高了声音,怒气冲冲地说道:“你告诉我,你一个人怎么解决?你以为天天杀几个牧,几个牧长,几个六卿就能解决问题了吗?到现在你还不明白事理吗?”

    莫北飞闷闷地看着孔清宇。

    “我不管你以前怎么任性,怎么乱跑,有师父在无所谓,师父可以随时拉你一把。但现在不一样,师父不在,我必须对你们负责。”孔清宇喝道。

    “我不需要你负责。”莫北飞回应道。

    “你以为责任这种事,是你说不需要负责就不需要的吗?”

    孔清宇越来越愤怒,他的声音调子都变得不一样,就像是一只发怒的狮子,身上突然有了一种让人难以抵抗的气势。

    “如果没有辰风和季阿公的帮忙,你告诉你怎么对付那些左彻?他们都有化窍期的修为,你拿什么和他们硬碰硬?就拿你的那副臭脾气吗?你以为自己话少,就能把那群执天者被憋死吗!”

    孔清宇冷冷地说道,他这话好像压抑了许久,一下子爆发出来,口气都不带客气。

    辰风还是第一次见到孔清宇这样,以前的师兄一直都很随和,从来都没有发火过,对自己的师弟师妹一直都很好,也不会说重话。

    他是出了名的好性子,和师父的性格很像。

    莫北飞心里有放不下的仇恨,以前一直在外面寻找执天者,师父也就没有拦着他。但每次有麻烦,都是师父去帮忙。

    可是现在不一样。

    师父不知道在哪个历史节点上做什么事情,短时间不可能回得来,他们只能靠自己。

    孔清宇身为师兄,他不想看着自己的师弟和师妹因为一意孤行,在执天者手里出事。

    孔清宇越说越恼火,他转过头盯着角落里低着头的乔晴儿,怒道:

    “还有晴儿你,这半年来你离开驿站,有想过别人吗?明明我们师兄弟可以一起做的事情,你们偏偏要去独闯,人家执天者都是扎堆行事,你们两个倒好,单兵作战,搞了大半年,有晚上辰风收拾的执天者多吗?”

    莫北飞没有再出声。

    乔晴儿也不吭声。

    “你们觉得自己都可以为自己的行为买单,可实际上呢?难道我和辰风会看着你们两个出事吗?如果你们出事了,我们会袖手旁观?你们一直考虑自己,那考虑过我们吗?”

    孔清宇的话响彻在整个房间里。

    “这是我的事情,与你们无关。”

    莫北飞闷闷地说道。

    “你敢再说一句你的事情与我们无关的话试试!”

    孔清宇彻底怒了,他上前一步,冷冷地盯着莫北飞,身上的气诀狂暴地翻滚着,席卷在整个房间里。

    砰!

    墙上的挂灯直接碎成了粉末!

    莫北飞的衣服也被孔清宇的气诀给压得乱窜着,但他没有躲闪,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孔清宇。

    “今天你要么就直接打死我,然后离开,要么我把你腿打断,然后再来谈谈我们四人之间是否有没有关系的事情。”

    孔清宇手里出现了一把匕首,身上就像是一座蓄势待发的火山。

    他往常只是不想说,因为那时候有师父在,师父会帮他们解决麻烦,所以莫北飞去做什么,孔清宇不会去管。

    可是目前的情况让他越来越觉得吃力。

    哪怕辰风晚上可以借助阴阳棋盘可以将化窍期的左彻都给收拾了,但大家心里都明白,左彻远非这点实力。

    在他们还没有达到化窍期的时候,根本不可能正面与执天者摊牌。

    那些左彻已经吃过一次亏,下次即便再开一次类似萝卜交流会的事情,他们哪里会再上当?

    如果下次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与执天者交锋,他们恐怕连化窍初期的左彻都打不过!

    ——

    辰风没有说话。

    莫北飞和乔晴儿也没有说话。

    但实际上他们都清楚,无论师兄弟们谁出事,其他人都不可能坐视不管。

    辰风还未认识莫北飞之前,莫北飞认出辰风的气诀,在秦站不用师父交待,他自己就会护着这个实力最菜的小师弟。

    而如今,孔清宇和辰风两人也可以为乔晴儿一个没头没尾的电话,二话不说就来长安和洛阳,甚至都不去考虑来这里是为了做什么,要承担什么风险。

    老爷子对他们四个徒弟一直都很宽容,他们哪怕性子不一样,也不会做出手足相残的事情来,更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人出事。

    所谓的与别人无关,其实这话就连他们自己都不信。

    莫北飞没有去抵抗孔清宇的气诀,但也没有再往前走,只是把目光瞥向其他地方。

    气氛一时僵在了那里。

    (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