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712回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做好粽子,除了寄给远方的亲朋,在青台市的亲友各有一份,每份八只。有封家、封旭家的,给大哥大嫂的最多,约莫二十来个,还有一份是阿珍的。

    由罗青羽充当快递小妞,早上出门,保证早上到货。嫂子娘家的她就不送了,让大哥和嫂子送去,聊表心意嘛。

    田甜的肚子卸货了,是个儿子,可把封家人给乐坏了,儿女双全凑成一个好字。

    不过,田甜没有在网上秀儿子的照片,是老哥在探望母子时,给孩子拍了一张发给妹子看。如果是个长寿的孩子,她便可以大大方方地来封家串门。

    正因为看过,今天老爸老妈才敢放心让她送货进城。

    早上十点左右,罗青羽回到市区的家,先把粽子和各类山珍堆放在客厅,然后拎起给封家的礼物串门去。

    同住一个区,路面空旷平坦,她用嫂子送的平衡车代步,倍爽。

    先到封家,把粽子交给保姆,封婷上班去了,不在家。田甜在她自己的家坐月子,封家二老白天抱着孙女到那边照看一二,生怕月嫂、保姆照顾不周。

    有新生儿在,罗青羽少不得送见面礼。

    和送给老高孩子的礼物一样,也是一把精致的长命锁,从农氏金饰店订购的。

    给新生儿的祝福,莫过于平安长大,长命百岁。

    不巧的是,罗青羽去的时候,碰巧田甜的娘家兄弟也在,带着两名乖巧的孩子。那位患有白血病的孩子没来,而在场的两个小孩当中有一位即将寿终。

    几天后的事,到时白发人送黑发人,而田甜还在坐月子……

    晃得眼疼,实在看不下去,罗青羽借口说约了朋友吃午饭,还要到处送粽子,一脸淡定地离开田甜家。

    幸好今天客人多,分散田甜的注意力,否则真怕她看出端倪来。

    离开田甜家,嫂子夏槐约她一起吃午饭,同样被她拒绝了。

    大哥在忙,中午一向在单位吃喝拉撒,到晚上才回家。嫂子的工作也一样,忙了一早上,好不容易熬到中午休息片刻,她就不打扰了,晚饭再约。

    而现在,罗青羽打电话约阿珍。

    “哈?送粽子?不用麻烦了,我这两天要搬家,没地方招呼你。”阿珍是老实人,这些话绝对没恶意。

    “搬家?搬哪儿?要不要我帮忙?”罗青羽随口一说,诚意不足的问。

    “你这是客套话,还是真心话?”阿珍要当真了,搬家的人有点心浮气躁。

    “当然是客套话。”罗青羽是直白人。

    “滚!”阿珍气结。

    乡下的公公摔断腿,婆婆一个人要看两个娃,无力照顾病号,她老公昨晚匆匆回西环市了。剩下她和堂姐搬,忙得要死,老同学居然还有心情消遣她。

    阿珍是个节俭的女人,她舍不得花钱请搬家公司,自己开一辆面包车像蚂蚁搬家似的,一点点地搬,大不了多跑几趟。

    这间房的租期马上到了,她明天又要上班,今天务必要搬完。

    得知只有两个女人搬,罗青羽动了恻隐之心,“我有车,可以帮你们送一趟。”顺便把粽子、山菌等物和一小箱香囊、香珠给阿珍送去。

    把香包挂在新屋里,那股药材味真的很好闻,且有净化空气的作用,最合适不过了。

    罗青羽知道阿珍原来的住址,直接开车过去,不一会儿便停在门口。见她果真来了,略显丰腴的阿珍兴奋得扑出来。

    “太好了!加上你的车,我今天跑一趟肯定够。”

    “那就速度,快点,我就不帮你了。”罗青羽说,坐在车里吃着自己顺路买的盒饭,“我给你们买了盒饭,将就吃吧。”

    “噢,谢谢。”阿珍连忙拎出盒饭,随口一怼,“这种粗活用不着你,就你这娇滴滴的模样也帮不上什么忙,在这儿看东西吧,我和我姐上楼搬。”

    阿珍说完,匆匆拎着盒饭返回楼上的出租屋,在楼上吃完再搬。

    怼罗姑娘是出于本能,实际上她怕家里的东西把老同学的衣服刮破了,那多不好意思。

    而罗青羽说不下车就不下车,吃过饭,轻松自在地坐在车里吹冷气,时而瞅瞅外边忙得热火朝天的两人。

    她不下车不进屋,等着两位吃苦耐劳的小妇人把物什搬进车子的后备厢。没什么特别原因,就想偷个懒,上辈子她搬过两次家,都是她一个人整理,特烦。

    现在终于轮到她当旁观者,感觉倍爽。

    就好比狂风暴雨的天气,一想到自己不用上班,而旁人必须风雨无阻准时到达公司,便觉得自己很幸运,毕竟是自己上辈子经历过的事。

    在上班的途中要面对疾风的那种狼狈,她记忆犹新。

    有对比的人生,幸福感满得溢出心房,这叫熬出头了吧?唉……

    下午两点多,终于可以启程了。

    启程之前,阿珍特别兴奋的告诉罗青羽,“……那套房子就在市区中心,屋里足足有80平方,两房一厅,一厨一卫一阳台,全部装修好的,还有家具……”

    以前是她老公的朋友租的,如今那位朋友攒够钱买了一套房子,就把房子转租给她老公。

    “那房子的房租这几年没涨过一分钱,房东人很好,以前说要涨,结果一直没涨。不过她只租给夫妻,不肯租给单身人士,怕年轻人把房子给她拆喽!”

    阿珍最讨厌涨租,她刚搬走的那套只有一房一厅,租金前些年是800,每隔半年涨一百。随着附近的公共设施配套完整,交通发达,便开始两百、五百的涨。

    今年更过分,才过了半年已经涨了两次,如今租金是2800。

    房东已经放话了,明年起3200,一分不能少。租不起的趁早搬,不要找他讨价还价。气死个人,她的邻居已经全部搬走,有的回老家,有的搬到郊区。

    郊区有些房子很漂亮,又便宜,一房一厅才1200。缺点是交通不方便,如果阿珍搬到郊区,她和老公要很早起床。

    不过,夫妻俩运气好,幸得贵人相助。

    那房子地段超好,但听说,旧房客不涨租,一旦换了新租客,房租同样会涨。为了一直保持2500的租金,朋友是偷偷转租给阿珍夫妇,房东不知道。

    “那万一房东知道了呢?”罗青羽替她发愁。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被发现是迟早的事……可这房子的情况貌似有点熟悉。

    “嗐,到时候再说,现在不管那么多。”阿珍和堂姐却很洒脱。

    “地址哪里?”罗青羽准备开车。

    “在盘石站,不是很远,你跟我在后边慢慢开。”说完,阿珍和堂姐上了车。

    罗青羽:“……”

    盘石站?应该没那么巧吧?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