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644回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元宵节在大谷庄不算大节日,顶多每家每户的饭桌上多加一道菜。

    在外边打工的人回不回家无所谓,这就是一个无需太在意的节日。村里没有过节的气氛,城里有,所以大舅夫妇不愿意回城里住。

    家里太安静,到亲家那边过节显得格外生分。曾经去过一两回,如今不想再去。

    罗家人多,加上他们夫妇共有八个人,倒是非常的热闹。

    今天过节,谷宁、叶乔和大舅妈在厨房忙碌,有谈有笑,各自做一两道拿手好菜。受气氛影响,大舅妈今晚热情高涨,心情忒好的做了一道香煎芋头饼。

    大家很给面子,一上桌便吃光了。大舅妈看在眼里一阵心酸,仍要强颜欢笑。

    以前闺女最爱吃她做的这道菜,自从孩子嫁人后,家里只剩她和老头子。年纪大了,这不能吃,那不能吃的,她哪有心思研究菜式?

    平日随便做做,一天就过去了。

    到女儿家想露两手,无奈亲家人口众多,嘴叼,顾不周全。女儿悄悄叮嘱父母不要做,生怕有些小孩子因饭菜不合胃口说出不中听的话,伤了老人家的心。

    女儿用心良苦,做父母的何尝忍心让她为难?渐渐的就不去了。

    一手好厨艺,却毫无用武之地,今天倒派上了用场。

    同样是女儿,差别咋那么大呢?自己闺女是嫁出去,老二家的闺女索性把女婿全家带回来一起住。即便是住在乡下也逍遥自在,小日子过得美滋滋的。

    反观自己家,凄惨悲凉,还要被老三家的时不时上门奚落一番……

    趁人少的时候,大舅妈又忍不住向谷宁倾诉心中苦闷,说到伤心处潸然泪下,被罗青羽无意中撞见了。

    “负能量会传染,她天天找我妈哭,难怪我爸妈寿命一般般长。”回到枯木岭,她忍不住把负能量传给另一半,“年哥,有什么办法能让舅妈离我妈远点?”

    “淡定,”年哥回到前厅,给自己和妹子倒了一杯温开水,瞅她,“倾诉是一种发泄,你大舅和舅妈是死要面子的人,不到迫不得已她不会把心事告诉宁姨。

    你表姐嫁了,她总得找人说说话……”

    旁观者清,为什么清?因为她不在局内,无法体会当事人那种痛心疾首。所以,大舅妈向谷宁倾诉有好处,但谷宁不会把这些负面情绪放在心上。

    白天不懂夜的黑,她除了为大哥守不住老屋感到遗憾外,对大嫂的遭遇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因为她儿女双全,幸福美满。夫妻和睦乐观,浑身充满正能量。

    为此说她的寿命不够长,是深受大舅妈的负能量影响,这理由过于勉强,不成立。

    “对长辈的寿数不要太执着,你这眼睛要学会自己闭上。”年哥伸手摸摸她的眼皮,疼惜道,“娜娜好像有阴阳眼吧?多跟人家学学什么叫睁只眼闭只眼。”

    阴阳眼,是丁大爷这等高人的基本配置。作为他唯一的孙女,且天赋异禀,不可能没有阴阳眼。

    术业有专攻,眼睛开了挂,就得找专业人士让它闭上。

    罗青羽睨他一眼,没好气道:

    “谁说她睁只眼闭只眼?人家那是选择性失明,想看就看,不想看就闭上。这与生俱来的本事,我怎么学?”

    她是道术废材,无人指导,无书籍可以参考,学个毛啊。

    哈哈,农伯年对她的说法感到好笑,而又无奈:

    “那没办法,你只能自我开解。宁姨和你大舅是亲兄妹,不可能跟大嫂断绝来往。依我看,宁姨不受影响,反而你被感染得不轻。小青啊,遇事莫生气,别害我早早当了鳏夫。”

    噗,他这话让罗青羽差点被水呛死。

    不过他说得对,命数由天注定,何况她有复元丹……可惜少了点,才四颗,唉。

    为了节省,把复元丹留给长辈们将来用,她从今往后必定拒收负能量。比如又在一个午后,在父母家院里看到大舅妈在抹眼泪,她果断转身离开,一路默念:

    “我没看见,我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

    特么的,还是好气呀!

    回到枯木岭,她闷着一肚子气压碎数颗淡水珍珠,化气愤为力量,争取早日把干妈闺蜜要的鹅蛋粉球和凝露霜做出来。

    这三个山头暂时没有适合炼丹的药草,她只能采其它的做些吃的喝的,还有一些美容护肤的,来打发时间。

    自从年哥一家归来,两个山头的春耕很快便搞定了。

    罗青羽依旧不用干,在家把干妈要的东西捣鼓出来,私底下告诉她,生怕被大舅妈听到。一听到是好东西,舅妈肯定要往闺女家搬,她没这份闲功夫做。

    如果大舅妈问起,直接让大表姐到农氏的网站或者实体店在青之森系列里挑选,然后掏钱买。

    纯手工的东西,外人拿着爽,她这干活的人却遭了殃,累得手软。

    元宵节过了,农伯年尚未离开。

    他是研究所的负责人兼赞助商,自己的研究已告一段落,时间可以自由掌控。至于公司的事,他去年在农氏的嫡系子弟中挑了几位精英接手一部分业务。

    和罗小妹处对象之前,他多年未曾休过假,趁这次机会多歇几天。

    这不,农活干完了,他和几位长辈商量着把几条山间小路修一修。比如在路面铺上粗糙的青石板,呈现它的古朴自然特色,还防滑。

    有小沟渠或者溪涧之类的,在上边搭一座可供人步行的石桥,具有一定天然效果那种,既美观又实用。

    当然,这些计划仅限于罗家的三个山头,绝不越界。

    大谷庄麦田的摄像头已经安装妥当,分别在各个村口,甚至在村边每隔一段距离装一个。另外,村路两旁的灯柱分别安装两个,以便达到全方位的监控。

    能进村的路口设岗,没人守,自己刷卡进出。

    以为没这么麻烦的,现在为什么要搞那么多事?因为开会的时候,酒厂负责人说了一个案例,有一处麦田种植点被坏人连夜收割,临走还放了一把火。

    据调查,好像是那个种植点的邻村混混干的,因为眼红种植点村民的收益。

    所以人心险恶,不得不防。

    另外,通往燕子岭,就谷展鹏家的路口也设了路障,不许大型车辆通行。幸亏这条是小村道,要横穿森林的外乡人走的是邻村那边的高速路,不影响。

    而杨雨嫣的杨氏小筑另有山间小道,不从村里过也行。多绕一个圈到达燕子岭那边,然后通往邻村的高速路。

    一年之计在于春,大家忙得热火朝天,那些别有用心的流言逐渐沉寂,无人提起。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