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六百九十四章 伤心的苏路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李卢反了。

    消息传到京城的时候,李卢谋反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月有余。

    皇宫内,苏路正坐在躺椅上晒太阳。

    年纪大了,身体上的各种毛病就开始出现,尤其是关节处,经常会疼得厉害,晒晒太阳,能缓解不少。

    陆战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苏路身旁,压低了声音说着:

    “王爷,李卢反了。”

    陆战的声音有些嘶哑。

    同为秦国降将,李卢与陆战的交集虽然不多,但两人也算是有些交情的,想着这些年,向充虽然活着,但却是隐姓埋名,绝然不与众人有交往的模样。

    能跟陆战说上话的,就只有李卢了。

    现在李卢谋反了,以后自己就只有手下那几个兄弟,再无可以交心的袍泽了。

    “这是兵部转来的情报,王爷请过目。”

    陆战呈上情报,整个人都有些不好,声音愈发嘶哑。

    苏路没有接情报,只是问着说了:

    “五原谋反,可伤及平民,五原知府衙门跟卫军衙门的人,可伤到了?”

    陆战微微一愣,知道王爷这是让自己看情报,让自己第一时间了解到自己的老伙计,现在的情况究竟是什么样的。

    展开情报,陆战飞快的扫了几眼,清了清嗓子说着:

    “知府大人跟一应不肯归属的属官都被赶了出来,五原城封闭,平头百姓没有什么伤亡,不过卫军,却是都属他李卢了。”

    苏路叹了口气,先前一个卫营的人战死,苏路就有些怀疑了,没想到李卢真的反了。

    究竟是为什么呢?

    苏路有些不解,李卢为五原镇守都督,也算是重镇武将,平日里也无人管束,自由的紧,他怎么就想着反叛了呢。

    “陆战,你说说,李卢他,为什么要谋逆呢?”

    “现在周遭都是我汉国天下,就算他能一时掌控五原,难道他还能攻下葭萌关不成,重复秦国旧日光辉,更不可能。”

    陆战压低了头,“末将驽钝,不知李将军为何反叛,也想不明白。”

    苏路吩咐着说了:

    “去吧,传令,命孙休统带大军,进剿五原。”

    “传令王方,自葭萌关出兵,围攻五原兵部军议,算了,到时候再说。”

    陆战躬身应了,拿着情报转身,悄无声息的走了。

    苏路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自己也已经被人从院子里,移动到了寝宫内。

    灯火湛然,李清已经更换了睡袍,正趴在床榻上看奏折,看到苏路醒来,笑着问了:

    “饿不饿,传御厨来给你做些吃的吧。”

    苏路拿开身上的被子,旁边侍立的女官接过,拿到一旁去了。

    “来碗小米粥,做点儿小菜就成。”

    苏路起身,在床榻旁坐下,问着李清说了:

    “看什么呢,这么高兴?”

    李清把折子在苏路眼前晃了晃,笑着说了:

    “那当然是高兴的事情了。”

    “我们的宝贝女儿,不但没有受伤,还立了功,晋了勋衔!

    这是呼延赞写给我的请功折子,要给苏忆祁玉在内的十二名飞鸟兵请功。”

    苏路闻言拿过折子扫了一眼,是叙功的折子,多夸赞溢美之词,当然了,请功的折子若是不这样写,这功也批不下去。

    “呼延赞也是一员宿将,可惜脾气太软,撑不起来,否则早就该当晋将军了,也不会到现在还是一个副尉。”

    李清不以为意,只是说着折子了:

    “我们女儿把你演练的新式战法发扬光大,在麻利战场上开辟了新的战法,我汉国没有浪费一军一卒,只凭着十二名飞鸟兵,就扫平了麻利叛乱大军。”

    “麻利皇帝已经上了降表,言道他是被陆军大臣逼迫,才被迫反叛,现在他已经砍了陆军大臣的脑袋,只求我能饶他一死。”

    苏路摇了摇头:

    “那可不成,他是麻利皇帝,只要他活着,麻利人的反叛就会不断,只有他死了,麻利才会是一个好麻利。”

    “只有皇家死绝了,麻利人再反叛,也不会有能够占据大义的皇帝了。”

    小米粥跟几个小菜端了进来,在床榻旁摆好了桌子,苏路转过身,开始吃饭。

    李清笑着说了:

    “麻利皇帝死不死的我不关心,只要他能让我闺女刷点儿功绩,就功德无量了。”

    “哎,你说我给女儿晋个什么勋衔好呢?低了肯定不成,太对不起我女儿的辛苦,太高也不好,这次升赏的人数达到十二人,若是都高,于理不合。”

    临到苏路吃完了饭,李清也没有想好,究竟该给苏忆晋几级勋衔。

    第二日,天色刚亮,苏格就拿着兵部的军议文书进来了。

    朝会之后,董成在兵部安排了一场军议,请了京中各大将军,明威将军以上勋衔的将军,都收到了邀请。

    苏路吃过早饭,径直出了宫,向着兵部而去。

    天色尚早,早市刚刚关闭,偶尔还有一两个早点摊子还在忙碌,道旁的酒肆青楼都关了门,绸缎铺子的伙计有一搭没一搭的向来往的人宣传着自己绸缎。

    大街上,马蹄声音不断,一个接一个的将军车马正向着兵部而去。

    苏路到了兵部的时候,门口已经聚满了马匹车驾,当值的禁军扯着嗓子指挥亲随跟奴仆们收拢各家的马匹。

    看到苏路的车驾,原本熙熙攘攘的兵部大门前瞬间就空了。

    马匹车驾全都散开,让出来一条道儿,让苏路通过。

    苏路进了兵部,轻车熟路的去了董成的办事房。

    关防戒严依旧严密,各处关卡还是严查腰牌,苏路出示了几次腰牌,终于到了办事房,看到了办事房内绯红紫色的将军常袍。

    苏路直接在主位坐下,闭上了眼睛。

    曹华看了旁边的董成一眼,董成看了曹华一眼,一副你是尚书你先说,你是王爷徒弟你先说的模样。

    最后还是曹华拗不过董成,开口说着了:

    “李卢反了,据报,死于追缴溃军的那一个卫营的兵士,都是忠君爱国,赤心的好汉子,可惜被李卢跟唐国溃军给坑了。”

    说着,曹华看了苏路一眼,生怕师父有个什么闪失。

    要知道这次谋逆的可是李卢啊,王爷曾特殊关照过,凡事要多加关照,不能让李卢吃了亏。

    现在倒好,被王爷倾注大量心血的李卢,谋反了。

    不但谋反,而且还坑害了数千忠君爱国的将军,夺取了五原卫府的兵员,打着反抗苏路压迫的旗号,谋反了。

    师父能不伤心吗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