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879章 金字爬塔指南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两个人又等了大半个钟,待到整点才走出了仓库,往前厅探看。

    萧络居然刚好不在,倒免了迂回的麻烦。

    凌央依旧躺在大桌子上一动不动,萧净则背着身正往外看,听见了脚步声才转过来,“......地骨没拿到吧。”

    祁成摇了摇头,他们自己都差点成了地下骨,“萧络在哪里?”

    萧净抬了抬头,示意他在上方。

    这玻璃房子的吊顶自然也是透明的,现在天色已晚,外面已经全然是暗调的了,山里的夜空很蓝很蓝,被些许绿色的枝丫虚掩着,显得很安逸。

    这书屋故意设计成了自然透光的样子,顶部当然没有太多的遮盖,祁成仰头看了一眼,这光景本该是月明星稀,可偏偏今天下雨了。

    水滴淅沥沥砸在玻璃顶盖上,晕开了视界,模模糊糊的夜蓝色映照下来,配合着书屋里安静的气氛,不但没让祁成感到放松,反而使他倍感压迫。

    “在那。”萧净见祁成抬着头发愣,便指了一下。

    在这书屋顶盖往仓库方向的位置,有一小方阁楼一样的设计,“陆霄也在那,入夜了,望望风。”

    “你们这次有什么大动作吗?旁支或者......全体萧家人?”祁成先试探了一句。

    “大动作尚未到时候,不过也差不多了......封印破,异变会加剧,局面就会更乱,难免的。”萧净给的回答很官方。

    “只要你们的家祸别发展成国难,我也没打算多问。”祁成自动划清了界限,表示他没有多嘴的意思。

    他转头看向了凌央,“但这个家伙的问题,还得靠你们多费心了。”

    “再等个一两天,会醒的。”萧净的回答很简洁。

    “是恢复还是......痊愈呢?”祁成没能确定,但凌央可是经过了将近七七四十九天的治疗,就算结束得不太地道,应该也不至于全盘清零吧。

    “你们真当她是部机器吗?”萧净很明显还想抱怨什么的,但又懒得多说,“不可能恢复,也不可能痊愈。”

    蒋迫抬起头来,“萧指挥,她——”

    “——啊,勿要多问,人体精妙,命数也非人力所能左右,萧氏秘术只可解一时之急罢了。这孩子折腾得太过厉害,我们也已经出手救过她数次了,治疗结界在她身上,已取不得本该有的疗效。”萧净摇了摇头。

    但他看起来也不是很遗憾的样子,蒋迫便坚持多问了一句,“类似于耐药性?”

    萧净轻哼一声,“这么想也行,总之能醒过来再说,再看看,看她有多想活,醒过来就有多能活。”

    “那我就不担心了,别人我不敢打包票,凌队长必须是很想活的。”祁成拍拍蒋迫,让他放宽心等着。

    萧净眯了眯眼,“至于你们,快去医院吧。”

    “我们能带走她吗?”蒋迫检查过凌央身上的外伤了,并没有新添什么,不需要多做处理。

    “送医院啊,我只是维系她的生机不断而已,余下的你们自行把握。”萧净摆摆手,又往外看了一眼,“回本部去吧,午城或者希凉城,这点距离,如今你没问题吧。”

    他看向祁成,后者耸了耸肩,“先谢过萧指挥指点了,不过我这还有一件事,萧络的手机借给我了......”

    萧净点了点头,“急着走的话就放这。”

    “不是,这里头有个东西,你得先看一眼。”祁成把手机递上去,上面并不需要解锁,萧络临时把这一步取消掉了。

    萧净接过自己儿子的手机,看完了他大哥发来的关于他儿子心上人殒命的画面。

    “我知道了。”萧净几乎不需要什么反应时间,抬起眼来点了点头。

    祁成还挺意外的,这件事关系到萧净身上,可是比祁成或者蒋迫都要切身得多呢,这大叔也忒淡定了点。

    “那是洛晓,你儿子的......心尖尖肉啊。”祁成摸不准情况,只能试着说明了一下。

    “我知道,安邦的女儿,我认识她,她也认识我。”萧净依旧无甚波澜,只是垂下眸子又瞥了一眼手机屏幕,终于有了一丝人类情感反应,他叹了口气。

    “呃,那,萧清的立场,你一早就知道的?”蒋迫更是一头雾水。

    “也不是一早,但大概比你们早那么几天吧。”萧净显然是不愿意多聊家事的,但还是勉强说明了一番,“我大哥,原就与安邦相识,只不过是什么交情,怎么往来的,我确实不了解。”

    言下之意,灯下黑呗。

    “那你了解他什么动机吗?身为主家人,为何要受旁支的差使?”祁成顺口一问。

    “萧氏的主家构成,其实并不牢靠。”萧净走过来,停在长桌前,“主家成员以家主为中心,但家主世代更替,每换一任,就会有一些主家人被归入旁支,所以相较主家,旁支的发展,其实更稳。”

    祁成挑了挑眉,原来如此。

    就以现任家主萧净来说,以他为中心,他的兄弟、包括他的叔侄、爷孙全是主家人,但只要萧络一继任,中心人物便替换了。萧络的三代和萧净的三代必有些不重合的地方,这些不被重合的族人,便会从主家被移到旁支去。

    类似于萧清这样的叔伯一代,早晚是要走的,他现在是主家人,但他的归宿却是旁支。

    可一般这种关系并不短暂,其实萧清一生都会是一个主家人,该变动的只不过是他的后人罢了。

    他又无婚配,亦无所出,根本就没后人。

    “这其实是没什么意义的举动啊,就算是你被取代了,或者说主家被取代了,总归也会演变出另一个你,另一个主家,旁支不可能以那么庞大那么杂乱的框架去掌控萧氏的。”蒋迫虽然不清楚萧家到底有多大,但听队友们聊起来,都说是遍布全夏国的规模。

    而无论是什么规模的企业或者家族,话事人只能是少数,管理层也只能是少数,它必须是像金字塔一样的关系,才有稳定存在的可能。

    这点蒋迫都能想明白,更别说是萧氏这种流传许久的大族了。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