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1440章 排忧解难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一场中原大战落下帷幕,汉军大胜,曹魏惨淡收场,东吴更是糟了灭国之殃,当大家被这场大计划的幕后策划者刘封震惊的时候,没想到他居然又出海远航了。

    这个冬天对于中原百姓来说简直五彩纷呈,各处消息目不暇接,酒楼茶肆,几乎每天讨论的事情都不会重复,还总让人震惊不已。

    从东吴灭国到魏延平定淮南,魏国只剩河北和部分徐州之地,百姓们又看到一个崛起的大汉,连许多因避乱隐居的人也纷纷出仕,准备参加新一年的科举考试。

    江东百姓在吴国灭亡之后反而更为高兴,这几年孙权将东吴上下折腾得不成体统,穷兵黩武,百姓苦不堪言,回归大汉之后反倒更加安心。

    与之相比的河北和徐州,则在这个冬日过得愈发艰难,尤其是徐州,先是被东吴奇袭,后来又被魏军掌控,如今又是汉军虎视眈眈,搞得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司马懿重回朝堂无疑让魏国朝堂上下重新振作了一些,但对眼下的局势,大多数人还是不太看好,三足鼎立的局势被打破,如今两国争锋,魏国实力早已大不如前,大汉兵马在刘封的指挥之下如日中天,被消耗一空的魏国如何与之争雄?

    不过就在此时,终于有一件振奋人心的消息传来,幽州刺史毌丘俭带步骑兵三万出玄菟讨伐高句丽,先后在沸流水、梁口两度大败高句丽东川王,斩杀、俘虏高句丽军共计一万八千余人,攻破了丸都,恩威并施,高句丽人无不震慑。

    正当毌丘俭准备率军再征高句丽,杀向沃沮,继续追剿东川王余部的时候,中原战败的消息传来,曹芳下旨紧急传诏毌丘俭回师守护河北,幽州五万大军赶在汉军渡河前回援,魏国君臣才觉得踏实了一些。

    司马懿见曹爽还在观望,无奈之下只好先调动并州兵马,命王昶在上当、壶关一带布下重兵,随时准备出击河内,以此来牵制河内的邓艾兵马。

    另外将冀州各处守兵再次抽调,往大河北岸部署防线,于魏郡、清河各处要道修葺城塞,布下重兵,多派斥候细作严密监视河南汉军的动向。

    姜维在攻占豫州和兖州大部郡县之后,部署兵马,安置将官,稳定人心,中原基本尽数归入大汉手中,民心还算安稳。

    虽然接连遭受两次兵火,但战争基本都在秋收之后,战斗来得快,去得更快,对百姓的影响基本不大,魏国被台中三狗搞得乌烟瘴气,汉军此来,也算是深得民心。

    相比于中原得失和东吴灭亡的震撼,河内的丢失几乎被人所忽略,洛阳兵马分三路取河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截断兵迅速蚕食,河内守军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汉军攻占城池。

    邓艾从河东与中路的张苞里应外合攻破箕关,二人合兵一处一路向东,摧枯拉朽,待杜预和赵广从官渡渡河北上的时候,他们已经攻破温县,温县太守才收到几处情报,汉军就已经兵临城下。

    随后三路兵马在修武会合,往获嘉进发,重新整备兵力,洛阳军士气高涨,与占据濮阳的汉军隔河相望,对魏郡虎视眈眈。

    连续半月的秋雨之后,又是一场小雪,转眼已经入冬,河内各城布置完毕,粮草器械休整补充整齐,三军将士精神抖擞,期待着下一步的将令。

    就在此时,刘封和关平消灭东吴的消息传来,全国一片哗然,军中上下更是欢呼不已,张苞、邓艾、杜预等文武聚在修武设宴庆功,遥相祝贺。

    张苞酒至半酣,大声道:“诸位,大哥今日灭了江东,我们也该趁河北空虚,冀州无人,一鼓作气杀进河北,灭了曹魏才是啊!”

    赵广和令狐宇等人都连连附和:“对,如今中原被姜伯约所取,曹爽在徐州被他们大军牵制,唯有我们三路兵马才取了小小的河内一郡,说出去实在叫人笑话,正该趁胜进兵才是。”

    杜预皱眉道:“正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河北看似空虚,实则还有重兵把守,如今州郡新平,民心不稳,吾等不该轻举妄动,还是等大将军统一调度为好。”

    “杜将军,你也太谨慎了,我三路大军八万有余,害怕他区区冀州兵马?”

    张苞喝得面红耳赤,醉意微醺,不屑道,“我只需这两万西凉铁骑组成的突陈兵,便可拿下魏郡,诸位意下如何?”

    赵广马上站起来挡着张苞:“继业,功劳可不能让你一人占去,这次也该轮到我们出战了!”

    令狐宇也大笑道:“正是,突陈兵从来都是出尽风头,这次也该让我们争锋兵和飞驰兵上场了,再说了,攻城略地非重骑兵所长,张将军还是让给我们吧!”

    “那不行,”张苞一瞪眼,“谁说重骑兵不能攻城?

    我这一次就要证明给你们看看!”

    邓艾见大家又争执起来,赶紧起身劝阻道:“诸位不必再争了,如今中原新定,为防徐州魏军,洛阳和荆州的粮草都优先运往伯约军中,我们军中粮草不足,只够练兵,不足以出战,切不可妄动。”

    “粮草还未足?”

    张苞一愣,有些丧气地坐下来,长叹一声,“可惜让大哥和关平攻破了东吴,我们何时才能杀到邺城,将曹芳那小子也给抓起来?”

    赵广也摊摊手,摇头道:“如此看来,河北战事还要等到大哥来中原主持才行,看他如此南北奔波,我等难道就不能为他分忧么?”

    杜预听了赵广之言,不由眉头微皱,若有所思,片刻之后言道:“子不能为父分忧,即为不孝;臣不能为君排难,即为不忠,我等身为大将,就该为大将军分忧解难,还得有所作为才是。”

    “军师,你何良策?”

    张苞闻言顿时眼睛一亮,噌的一声又站了起来。

    刚才他只是趁着酒兴发狂言,但始终记着刘封的嘱咐,要多听杜预的建议,刚才杜预主张养兵休战,他内心中已经放弃了,不过是嘴上说说而已,现在看到杜预意动,顿时又有了希望。

    不仅张苞几人看着杜预,邓艾也有些诧异,猜不透最稳重的杜预为何忽然主张用兵?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