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一五八章唤魔归(下)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一剑长安第一五八章唤魔归李知一只觉得很累很累,在短短的时间内,他过了血妖老祖的前半生,以自己的本心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

    人生在世,所谓的人生境遇、福缘和祸端,说到底不过是人生旅途中的一段段选择而已。所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也不过是一种选择与福报而已。

    若是能山水之间你选择了水,那么你的机缘便是水的灵动;若是在山水之间你选择了山,那么你的福报则是山的厚重。

    就如同如今的李知一和血妖老祖一般,血妖老祖选择了与魔头合作,最终化身为血妖,落得了如今的下场;而李知一从走了他的路,选择了另一条路,面对自己的懦弱,并且战胜了他,故而结果也不同。

    世间的事大抵都是如此,你感觉的绝境,其实并不是绝境。只要你硬起头皮去撞一撞,兴许就能撞出一个大窟窿来,看到另一片天地。

    这人生啊,说到底,也不过是选择而已。

    脚下的路,没有人能够替你选择,除了你自己。

    只要能够面对内心最懦弱的自己,你便是佛,佛便是你。

    这一刻,血妖老祖懂了。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一个看似叛道离经的和尚,反而是最有佛缘之人。

    因为他知道什么是佛,什么是我。

    正如他刚才所说,信仰不是神,拯救不了任何人;而是你用什么信仰,来拯救自己。

    这世间哪有真佛啊,有的只是自己和自己的选择。

    小蝙蝠悬于血池之上,那殒神铁的光芒似乎都柔和了不少。这小蝙蝠抬起头来看了看这殒神铁,露出了尖牙。不过这一次,不仅没有渗人的感觉,反而多了一丝可爱。

    从此之后,世间再无血妖老祖,只有付尚真和一头寻找寄主的魔。

    “付尚真,你可要想好!我还能再找寄主,但你呢!”

    付尚真身上的黑气脱离,化作了一张狰狞的脸,露出了尖牙,朝着这蝙蝠神魄嘶吼道。

    当年的血妖老祖,如今的付尚真抬起头,随后神魄也化作了一道虚影。

    一个穿着僧袍的年轻人和这魔相对而立,年轻人双手合十,脸上全是温柔。

    他看了一眼晕倒在血池旁的李知一,微微颔首,随后看向了这魔头。

    “我做了千百年的血妖老祖,累了。”他的声音很淡,仿佛砍柴的丈夫回到家和妻子说自己饿了一般,平淡中带有一丝眷念。

    双目之中如同蕴含了一池子的秋水,就算是相隔多年的妻子看到丈夫也不过如此。

    付尚真低下头,手呈拈花状。

    “其实我也舍不得啊,舍不得这世间,这世间的花草树木,一枝一叶;舍不得世间的飞禽走兽,一饮一啄;舍不得世间的人,有情,也无情。”付尚真说这话的时候,身上浮现了一道金光,低头浅笑间,这化作一张脸的魔头仿佛看到了菩萨低眉。

    “你我相伴数千年,你还没有明白吗?你所追求的权利,**,不过是镜花水月。世间万物,终其一死,皆化作尘埃齑粉。唯有真我,方永恒。”

    空中黑色所化的大脸听到这话,冷哼一声。

    “你倒是越来越像那些和尚了,说些云里雾里的狗屁话。老子自然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这张大脸恶狠狠的说道,还朝着付尚真龇了龇牙。

    “我要这四方动荡,我要天地逆乱,我要生机泯灭,我要混沌重开!”

    付尚真点了头,似乎也认同它的看法。

    “既然你也认同,那你为何排斥我!”这张大脸怒吼道,充满了不甘。

    他们魔族,若是没了寄主,很容易被那群秃头给镇压,他的夙愿也要随着深埋。

    付尚真脸上露出了微笑。

    “我并没有排斥你,只是你拒绝了如今的我而已。”

    说罢,便展开了双手,抬起了头,仿佛要拥抱这魔头一般。

    这魔头与付尚真融合了千百年,即便如今它只剩下一个神魄,但它寄主的最佳选择仍旧是付尚真。

    看到这老寄主展开了双臂,它想都没想,便直接朝着付尚真的胸口而去,一如当年它们融合一般。

    可这一次,和当年不同了。

    付尚真身上闪出了一道金光,黑气仿佛火遇到了水一般,冒出了一阵白烟。

    这魔头被弹开,龇牙咧嘴,仿佛被热水烫到了一般。

    “既然你一心向着那些大秃头,老子就先把你杀了!”

    说着,这道黑气化作了一条黑蛟的模样,便要朝着付尚真的胸口钻去。

    正在此时,一道身影闪了进来,这殒神铁也没有拦他,他直接挡在了付尚真的面前。

    这道黑气,直直的冲入了他的身体。

    身影仿佛一块大石头一般,落入了血池之中,激起了一片片血色的浪花。

    紧接着,又是五条人影闪了进来。

    四个年轻的小家伙,一个年级稍大的老家伙,三妖两人族。

    这五人不是别人,正是袁霸天、齐福天和陶吞天三妖,还有林浩天主仆。

    “血妖老祖?”袁霸天双目灼热,盯着付尚真的神魄。

    这道神魄可是不弱,若是吃了,必然修为大涨。即便被镇压了千百年,但也比方才的东道和西顽童要补得多。

    “曾经是。”付尚真淡淡的答道。

    “那现在呢?”

    “不是。”

    “那你是谁?”陶吞天双手叉腰,挺直了腰板问道。

    还没等付尚真回答,袁霸天便说道:“管他是谁,先吃了他又再说!”

    话毕,化身为攀岩的大猿猴,朝着付尚真扑来。

    但他没有注意到,自他们进来后,这血池中不停的有白色气泡冒往上冒。

    袁霸天只觉得腹部被什么东西一撞,正扑向付尚真的他硬生生的被顶回了池子旁。

    付尚真仍旧矗立于空中,看向了不停的在地上打滚的那人,皱起了眉头。这人来回翻滚,犹如一个蹴鞠。

    “我的后辈族人?”

    顶开袁霸天的是南奸,在地上打滚的也是南奸。

    “为什么?我是要和魔融合,成为血妖的人!为什么!”他时而在地上打滚,时而仰头长啸,时而不停的抓着自己的身子,仿佛要将自己撕烂一般。

    似乎是这魔头玩得尽兴了,便从他的体内出来,也借助了他脱离了殒神铁。

    “你配吗?我们魔族和你们妖族融合,给你们吞噬血液增长修为的能力,让你们强大,真以为没门槛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想和大爷融合?”

    此时南奸的衣服破烂,身上全是疮和血丝,就像一个得了病的叫花子一般。

    而那黑气也从他的体内出来了,化作了一张脸,悬于空中。

    魔头从他的身体出来,他也没那么难受了,但还是双手撑地,往地上吐了一口血,朝着这黑色的大脸跪下,双膝往前挪,竟然是跪着走到了这魔头的面前。

    也是魔族无常态,若是这魔族有腿,南奸定然要抱上他的大腿。

    “求您,求您让我融合,我要变强!”

    这魔头仿佛没有听到南奸的话一般,冷哼了一声,抬起了面容,鼻孔正对着下方浑身脓疮的南奸。

    “咦,有个不错的种子。”魔头发出了一声呢喃,看向了袁霸天。

    南奸听得这话,目光也看向了袁霸天。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全身修为尽展,双掌朝着袁霸天打去。

    可他在血池中便被这魔族给削弱了一番,此时速度哪有那魔头快。

    魔头直接钻入了袁霸天的体内,袁霸天只觉得浑身充满了气力,便一掌将南奸打飞了。

    袁霸天收掌,闭目。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双目之中全是惊喜之色。

    原来这才是血妖!

    血妖其实就是妖族和魔族的融合,妖族称为魔族的寄主,而魔族则给妖族提供一些特殊的能力。

    “小子,我感受到了你体内还有一头沉睡的魔。但只要你和我签了契约,我便帮你把他解决了,老子可比他强得不止一点半点。”一道阴恻恻的声音钻入了袁霸天的耳朵里。

    袁霸天听得这话,哪有不同意的道理,脑袋点得和小鸡啄米一般。

    “行,那你就先解决了这小蝙蝠,然后做你该做的!”

    话音刚落,袁霸天便单手掐住了还跪在地上的南奸,将他提了起来。

    南奸只觉得呼吸越来越沉重,脸也涨得通红。

    “为……为什么?”

    袁霸天龇起了牙,牙齿上还有鲜血。

    一脸的狞笑,将南奸按在了墙壁上,侧身到南奸的耳边,轻声说道:“因为你还念旧情!”

    南奸先是一愣,随后觉得委屈,最后释然了。

    他的确做错了一件事,展露了善意,那就是给东道和西顽童一个体面的死法,让他们的神魄不至于沦为食物!

    万恶一善自明,百善一恶自毁。

    南奸笑了,笑得很凄惨。

    袁霸天发出了阴恻恻的笑声,此时他的脸一半变成了白色,一半变成了黑色。

    他提着南奸,手呈爪形,直接抓开了南奸的胸膛,取出了一颗正在跳动的心脏,塞到了嘴里。

    一只小蝙蝠从南奸的体内冲了出来,袁霸天眼疾手快,一把将其抓住,也是塞入了口中。

    两道声音合二为一,似乎是在提醒自己。

    “还有那个老家伙!”

    说罢,袁霸天看向了付尚真。

    当年的血妖老祖微微一笑,神魄直接撞向了殒神铁,最终化为了金色的光点,落入了血池之中。

    “行,小子,以后你就是血妖新祖!”

    一道声音从袁霸天口中发出,似乎是在自语,又似乎是在昭告众人。

    “好,你不是能吞噬同族吗?那我再送你一份大餐!”这道声音,完全属于袁霸天。

    他脸上浮现了一抹诡异的笑,缓缓转身,看向了齐福天和陶吞天!

    ……

    大半夜终于写好一章,求各种,么么哒。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