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键盘左右键(← →)可以上下翻页,鼠标中键滚屏功能
选择字号:      选择背景颜色:

第六百七十四章 星象为虚,农事为实

书签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
    预先设想的提问环节根本没用上,这一堂课就结束了——因为当张寿在下课前开口询问有谁想提问时,那赫然是一片冷场——说实话,面对这情景,三皇子着实比谁都要失望。

    虽然他在跟上张寿那些计算的时候也极其吃力,但今天毕竟来了好些应父皇征召的天文术数专门人才。可他没想到,那些举人落荒而逃也就算了,那些之前拿着特别请柬过来的人,在张寿宣布下课,而他没有表示异议之后,和那些举人一样,不少人都行过礼后就赶忙走了。

    虽然三皇子并不认为是个人就非得要攀附自己这位东宫太子,或者好好表现,可是,这种避若蛇蝎的态度却明显有些不对头,他越想越觉得疑惑,到最后不由得就生出了一种猜测。

    难不成……是老师讲的这些东西,他们也同样没听懂,生怕过来见他,他一开口询问的时候,他们答不上来之后露了怯?可他们不是也学过算经吗?哪怕学的算经和他现在接触的不同,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修习起来,真的差别这么大吗?

    三皇子正觉得心情纠结,突然就听到背后传来了岳山长的声音。

    “都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张学士今天这一堂课,既有世情,也有农事,更有学问,实在是让我收获匪浅。只不过,那些计算之类的东西实在是太深奥了,我看之前讲堂中十之**的人大概都没听懂。想想也很正常,因为那些具体的计算,我也是一头雾水。”

    岳山长如此坦然,三皇子顿时大生好感,当即冲人微微颔首道:“术业有专攻,岳先生又不是专攻算经出身,那些专业的算式和算法有些不明白,那也很平常。其实……”

    年少的太子殿下腼腆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地说:“那些步骤,我也只听懂了一小半。”

    听到三皇子承认自己只听懂了一小半,孟学士肖山长等一众讲读,那真是好容易才维持住了一张淡然的脸。尤其是身为翰林院掌院学士的孟学士,那更是深悔今天为什么不找由头因病或者因事告假……能听懂一小半,那简直是天大的能耐了好不好!

    可就在他们这些讲读犹豫着是否也要学岳山长那样说实话,也好让三皇子在心里也对他们建立一些好感的时候,却只听斜里插上来一个声音:“太子殿下,张学士,还有各位讲读大人,刚刚发生了一件事,我寻思着该过来说一声。”

    宋举人见一大堆人都齐刷刷看向自己,他不由得赶紧低下了头,却是正好忽略了不少人因为他打岔而变得如释重负的表情。他三下五除二说清楚了刚刚关秋怼人的一幕,随即就迅速抬头瞟了一眼三皇子和张寿,同时习惯性省略了其他人,这才不自然地干咳了一声。

    “如今那个‘小人’扛不住关秋这番话跑了,他那些同伴也仓皇而走,但还有另外几位老先生和他们的学生很赞同小关转述的那句知识就是力量,所以想过来对张学士道一声谢。”

    关秋居然也会怼人,张寿只觉得异常新鲜。那是个一心一意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技术狂人,和杨詹简直不相上下。他微微一笑,没有说话,随即就听到三皇子欣然应允。

    “请那几位过来吧!”

    说是几位,其实却有十几个人,张寿放眼一瞧,就发现几乎都是曾经在自家老师葛雍那太师府中见过的,当下当然不会真的去听众人道谢,而是抢先热情地向三皇子引介了众人。

    而三皇子对于谦逊大度且有自知之明的人,素来都观感很好,此时不但亲自搀扶起了几位要行礼的长者,言语之间还异常尊敬。而面对这样一位和传说中一样言行举止使人如沐春风的太子殿下,那几位前辈算学大家自然更添了几分谦恭。

    当听到这几位长者也都惭愧汗颜地表示,几位弟子听了自己的课之后大为启发,想要来年报考九章堂时,张寿不由微微愕然。

    要知道,他前些天随着老师葛雍在葛府见这几位时,没少旁敲侧击,试探众人是否愿意留京共商学术,奈何这些人说天文星象时侃侃而谈,却声称对于葛氏算经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他也就姑且打住了,可谁曾想这会儿人竟是态度大变,主动把学生往他这儿塞!

    花花轿子众人抬,不等三皇子表态,他就立时笑道:“各位的学生都是良才美质,我本来求之不得,可是,各位身为师长,那却是更宝贵的财富,不知可愿意也来九章堂讲几堂课?”

    闻听此言,为首的算学大家韩平顿时踌躇了起来,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张学士你之前就曾经在葛老太师府上说,你不太懂天文星象?”

    “确实如此,所以,什么四海测验,重订历法这种需要专业人才做的事,我确实力有未逮。”张寿毫不在意自曝短处,态度显得异常坦诚,“有道是三垣二十八宿,我能认得出的,大概也就是北斗。其余的星星我就两眼一抹黑了。”

    “你们看,我就这点年纪,就算再天赋异禀,也不可能什么都知道,不是吗?”

    天文数学不分家,如今这年头那些算学宗师们都是从小这两样一同修习过来的,所以他们真的不信张寿竟然是一个例外,一个只懂算学不懂天文星象的奇葩。可是,葛雍之前就一口咬定没教过张寿这个,张寿又矢口否认,他们只能姑且相信。

    因此,韩平和其他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紧跟着,他没有再含糊其辞,而是爽快地点头道:“既如此,那我和几位老友,愿意来九章堂试一试。”

    “但我得约法三章,各位来时,只讲算学,不讲天文。”张寿笑得眯起了眼睛,“哪怕是王孝恭的《缉古算经》,也可以拿来讲,但我希望在讲课的同时,我能够在旁边给学生们翻译一下。毕竟,这一年多老师的《葛氏算学新编》简化了很多东西,我怕学生们听不懂。”

    岳山长和其他讲读在一旁冷眼旁观,见张寿矢口否认懂天文,不禁面色各异,心情不一。然而,其中有一种想法,众人却是一致的。

    那就是……张寿声称不懂天文,对他本人来说,有利无害!毕竟,这年头的天文星象,不但和数学不分家,而且在某些人心目中,那更是和谶纬不分家。虽说这年头不再如汉唐,谶纬巫蛊往往是灭族的大罪,但动不动就禁天文术数,无疑就蕴藏着朝廷的某种担忧。

    而张寿重开九章堂之后,从所用的《葛氏算学新编》到各种上课内容,确实是就不涉及到天文星象!除却之前听说人曾经在课堂上声称大地是圆的……

    虽说对张寿声称要在旁边翻译术语的要求简直哭笑不得,但韩平也翻过葛氏算经,知道用于不同,因而最终答应了,却要求先旁听两堂课再做计较。对此,张寿自然不会拒绝。

    而三皇子则是始终笑吟吟站着,压根没有动用自己身为太子的身份为张寿说什么做什么,只在韩平提出告退时,他非常客客气气地叮嘱道:“父皇说,历法是否准确,不但关乎百姓如何计日,而且还关乎农耕,更关乎我朝颁赐给属国的历法是否准确,彰显天朝之威德。”

    “所以,拜托各位在父皇召见之后,能够畅所欲言的同时,更摒弃前嫌。葛老太师说,他年事已高,这一次更多的是作为一个评判者,而不是主持者。”

    三皇子没有说什么指责钦天监的话,更没有说自家父皇已经决定把钦天监那些酒囊饭袋扫地出门,让出身民间更有水平的算学大家来填补空缺,而且会打破世袭制,施行考核制。

    可他这样的表态,再加上张寿一口咬定不懂天文,绝对不可能来争话语权的态度,韩平以及其余几个长者自然精神大振。几个人凛然应喏之后,带着那些较为年轻的学生告退离开九章堂之后,韩平就笑了一声。

    “不愧是葛老太师,挑学生的眼光比谁都好!学识这一层,我等这些因循守旧的已经很难称量他了,而他竟然能放下重订历法的至高荣誉,甚至也不怕别人笑话,坚称不懂天文星象,只专攻算经……大家接下来就全力以赴吧,不用考虑葛门弟子出来相争。”

    而张寿送走了这一堆本来很可能会变成冤家,现在却心结尽去的同行,就非常虚怀若谷地向三皇子和其他诸位东宫讲读官对今日公开课的过程和结果做了一番自我批评。

    听到张寿只在那反省讲到兴起时忘了下头不是九章堂的学生,把各种演算过程推进得飞快,孟学士忍无可忍地开口打断道:“张学士,你今日这番授课,别的都无所谓,可你不觉得讲解淋尖踢斛实在是有点多余吗?”

    “为什么多余?”开口反问的不是别人,正是三皇子,他眉头大皱地说,“孤觉得能够听到这般内情,简直是胜读十年书!”

    “太子殿下只需把握全局,何须明白这等诡谲伎俩!”

    孟学士那简直是觉得痛心疾首,可在三皇子那清亮的目光注视下,他意识到自己很难搬出那种面对成年人的水至清则无鱼这种论调来加以驳斥,只能唉声叹气地说:“有些规矩已经实行了几十上百年,早已经是约定俗成了。”

    “约定俗成的好规矩,那自然应该延续下去,但约定俗成的陈规陋矩,为什么还要一直延续,而不能加以变革?”三皇子不假思索地反问。

    发觉其他同僚竟然全都保持了沉默,就连以三大山长为代表的在野人士,那也是满脸沉肃,孟学士只觉得心累。他只是翰林院掌院学士,又不是阁老,其实这根本和他无关!

    一时情急,他不得不开口解释道:“太子殿下,淋尖踢斛确实是弊政,可那是因为各地官吏的俸禄不少都不足以养家糊口,所以方才出此下策。但这其实并不是本朝就有,而是多年以来就在底层口耳相传的。而且,并不存在张学士说的那样,踢斛之后还会再次淋尖……”

    “机会仅仅只有一次,一次若是没有踢好,撒出来的谷子不见得会很多……”

    “孟学士所言差异,会做这种事的人,大多数都是苦练这一记绝学,保证一脚踢下去,一定会谷粒满地!”方青刚刚一直忍着没开腔,可发现孟学士竟然替淋尖踢斛这一弊政说话,他一气之下就管不住这张嘴了。

    而说都说了,他就索性继续说道:“我家昔日纳粮时,就曾经遇到过那税吏百般刁难,每一斛被踢出去的谷粒都能在地上洒落厚厚一层!最重要的是,我朝官吏的俸禄不算少,他们凭什么拿这约定俗成的一套来坑百姓?如果要保护这些让他们受惠的陈规陋矩……”

    “谁来保护根本就有苦无处诉的小民百姓!”

    孟学士登时哑然。结果,还是张寿的一句话暂时拯救了他:“其实,如今的赋役也有折算成钱来收取的……”

    还没等张寿说完,如获至宝的孟学士就立刻附和道:“不错,如今朝廷收税,不少都是折算成钱,早就不全都收粮谷了,这弊政自然是也就被扫进垃圾堆了!”

    三皇子听着两边激辩,再见方青满脸讥刺,却被宋举人拽住,他情知这其中另有猫腻,可却发现其他人都是三缄其口。而张寿面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当他看过去时,人恰是微微摇了摇头,仿佛是有难言之隐。

    这时候,就算再傻,三皇子也知道这其中奥秘不可说了。他没有继续追问,而是一脸倦容地说:“时候不早了,孤也应该回宫了,今日是岳先生的课,岳先生随孤一同回去吧。四弟,你留一留,替孤谢一谢老师和其他诸位今日辛苦。”

    今天确实是自己的课不假,但岳山长更知道,此时三皇子为什么要和自己同车而行。见孟学士投来了警告的一睹,他却只当成没看见。直到随同这位太子殿下和张寿以及其他人道别,继而默不作声地出门登车,跟上去的他坐定之后,就直截了当抬起了头。

    “太子殿下,张学士刚刚说的,确实是全天下大部分税吏都会做的事。而张学士后来说的,如今赋税大多都折收银钱,这其实并不准确,更准确地说,是一部分实物,一部分收钱。但是,收钱的那部分,对于大部分农人来说,负担却更大。因为每到收获时节,他们需要卖粮换钱!粮价贵贱,完全取决于天下粮商的良心!星象为虚,农事为实,张学士很明智。”
推荐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书签
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情节内容,书评属其个人行为,与就爱网立场无关!
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发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更新!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